•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原来慈禧

第三章 千古评说第一节 甲午战败

作者:   来源:  
内容摘要:光绪二十年六月至二十一年二月(1894年7月—1895年3月),中日经历了甲午战争。战争以清王朝的失败而告终——宗藩朝鲜沦于日本之手;北洋海军全军覆没;被迫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割让了宝岛台湾;赔款两亿两白银,准许外国侵略者对华资本输出……甲午战争成了中国近代历史上的一个重......

    光绪二十年六月至二十一年二月(1894年7月—1895年3月),中日经历了甲午战争。战争以清王朝的失败而告终——宗藩朝鲜沦于日本之手;北洋海军全军覆没;被迫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割让了宝岛台湾;赔款两亿两白银,准许外国侵略者对华资本输出……甲午战争成了中国近代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从此,帝国主义列强俄、法、英、美、德诸国紧步日本后尘,纷纷向清廷提出领土要求,攫取在华利益,抢占租界,划分势力范围,掀起了一场瓜分中国的狂潮。中国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机。

    清王朝何以走到这一步?谁应承担甲午战败的责任?过去在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人们往往考虑的是清朝上层统治集团的腐朽、妥协、投降和卖国,其代表人物下是李鸿章,上是慈禧。

    应该怎样认识和评价甲午战败的责任、特别是慈禧的责任呢?

    甲午战争爆发之时,慈禧已归政五年,在颐和园颐养天年,准备她的六十大寿。按说战争胜负与她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人所共知,慈禧不但与这场战争有关,而且发挥了较大甚至极大的影响。

    评说甲午战争中慈禧的作用,一般涉及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国家安危与慈禧享乐的问题;一是和战问题。

    在国家安危与慈禧享乐问题上,人们普遍以为,慈禧为了个人的享乐不顾国家安危。最有说服力的例子,是慈禧竟然拿北洋海军的军费去修颐和园。康有为《康南海自编年谱》写道:“时西后以游乐为事,自光绪九年经营海军,筹款三千万,所购铁甲十余舰,至是尽提其款筑颐和园,穷极奢丽,而吏役辗转扣克,到工者实得其二成而已,于是光绪十三年后不复购铁舰矣。败于日本,实由于是。”

    人们指出,北洋海军有大小战舰25艘,号称世界第八、亚洲第一,就“渤海门户而论,已有深固不摇之势”。然以侵华为第一目标的日本帝国主义疯狂扩军备战,甲午战争前夕,日本海军已拥有新式舰艇21艘。其中9艘是1889年以后的英、德制最新型快速巡洋舰,装配有10英寸左右速射炮数十尊。时速23海里的吉野号是当时世界上最快的巡洋舰。日本海军发展之迅速,足令欧美震惊,其世界排名从末位迅速窜升至第11位;黄海炮响时,它的战斗力早已在清朝海军之上了。光绪十四年(1888年)以后,正当日本海军全力向前推进之时,清朝海军竟然“未购一舰”。光绪十八年(1892年),中日双方之形势已是箭在弦上,户部却征得海军衙门同意,正式宣布,太后万寿需款,海军停购舰艇二年。快舰买不成了,至少快炮也该多买几尊吧。朝鲜局势吃紧时,李鸿章循部下之请,要海军衙门拨款六十万两购快炮20尊替代各主要舰艇的慢炮,而户、海两处竟一毛不拔。李鸿章不得已,乃自海军日常粮饷给养之中挤出二十万两,暂且购次等快炮12尊,以平海军官兵积愤。

    那么,为修颐和园究竟挪用了多少海军经费呢?言人人殊,难究其详。据说将清漪园改建成颐和园的初期预算竟为白银一万万两,可用以增建10支北洋舰队而有余;而实际估计达一千万至三千万两。具体项目,人们举出,李鸿章与奕譞以所谓“建军祝寿”,在颐和园万寿山修建工程中挖“昆明湖”,办“昆明湖水师学堂”的名义令各省捐输,共计二百六十余万两,存于天津洋行生息。

    然近年来,清史专家王道成等教授认为,慈禧太后并没有挪用那么多的海军经费修建颐和园;慈禧太后挪用海军经费修建颐和园对海军建设影响不大。

    首先,光绪九年(1883年)清廷并未为海军筹款三千万两,终光绪一朝也未曾有过这样的事;光绪元年(1874年)规定北洋、南洋海军每年各四百万两的经费,从来也未全部兑现过。有时“仅及原议拨四分之一”,有时“大半无着,岁各仅得银数十万”,即便全部挪用,也不足人们印象之数。

    其次,颐和园为海军衙门承修,经费也为海军衙门筹措,但并不等于海军经费全部或大部均用于修建颐和园。从史料上看,修建颐和园的经费主要有三个来源:一、从海军军费中拨给。据总理海军事务的奕譞、奕劻等的奏折,如海军经费每年果能全数拨给,则可勉强支撑,腾挪用于颐和园工程的费用大约在每年二十万两左右,但这是他们的设想,有无实行,目前没有史料证明。二、海军巨款息银。即上述李鸿章与奕譞以办“昆明湖水师学堂”的名义令各省捐输(实是“筹银”)、存天津洋行生息的银两。时两广认筹银一百万两;两江认筹银七十万两;湖广认筹银四十万两;四川认筹银二十万两;江西认筹银十万两;直隶认筹银二十万两等,称“海军巨款”。自光绪十五年(1889年)二月至十八年三月解往天津存入洋行生息。至甲午战前,这笔“海军巨款”本金一直未动,息金数额及颐和园如何动用史料未载,按上表累计本银一百多万两,息银三十多万两,可供参阅。三、光绪十五年后的“新海防捐”垫款。所谓垫款是要由上述“海军巨款息金”归还的。“新海防捐”每年约收一百八十万两左右,为颐和园垫了多少,后来还了没有,不得而知。从现在保留的颐和园算房56项工程(占全部工程的三分之二)工费料费三百一十六万六千余两估算,颐和园工程修建经费大约在五六百万两白银。

    再次,颐和园修建经费所花费的这五六百万两白银,是光绪十二年至光绪二十一年(1886年—1895年)间陆续支出的。而北洋海军在光绪十四年(1888年)已奠定规模,大小舰船25艘全部于光绪二年至十四年(1876年—1888年)间购置。光绪十三年(1887年)以后没有添置舰船、装备海军,并不等于就是为了修颐和园。当时清廷财政困难,统治集团内部矛盾复杂深刻,李鸿章等是以湘、淮军起家,代表地方势力进入上层的实力派,不能不受到多方猜忌。他曾大发慈禧的牢骚:“鳃鳃然欲收将帅疆吏实权,又仅挑剔细故,专采谬悠无根之浮言”云云。慈禧限制北洋海军发展另有深意,不能简单归结为修造颐和园。

    但是,慈禧个人的生活享乐,确实对甲午战争的进展造成了恶劣影响。这就是她的六十庆典。光绪二十年(1894年)十月初十,是慈禧六十大寿。按中国传统,六十为一个甲子,非寻常生日可比。慈禧六十庆典成了当时清朝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连发动战争的日本侵略者都看到,“今年慈圣庆典,华必忍让。”庆典加紧筹备之时,中日战争爆发。而当有人提出撙节庆典费用以供战费所需时,慈禧怒称:今日令吾不欢者,吾必令彼终身不欢!电视剧《走向共和》中对此细节有精彩的阐述:

    “十几年里我何尝睡过囫囵觉,这才换得个‘同治中兴’。这不是为的江山社稷又是为了什么?就说这万寿庆典吧,知道的人说我该享享福了,不知道的骂我穷奢极欲!谁个知道?我这也是为了江山社稷的一片苦心”,“寻常百姓家的老太太六十大寿,办得风光热闹,左邻右舍就会说这老太太好福气、有面子,这户人家在那一带就做得起人。百姓如此,国家更是如此。如果连我的生日都办寒碜了,不但我的面子,朝廷的面子也没地方搁。又怎么个体现我中国河清海晏国泰民安?这样一来,不但洋人瞧不起,连老百姓也瞧不起。洋人瞧不起你他就欺负你,老百姓瞧不起你他就不服你,这样就会出事儿,祖宗的基业就会毁于一旦……今儿我也把话撂在这里了,谁让我这个生日过得不舒服,我让他一辈子不舒服。”

    后清军接连失利,黄海之战北洋水师严重受挫,金州、大连相继陷落,旅顺万分危急,慈禧不得不停办颐和园受贺事宜,在紫禁城内的宁寿宫度过了六十岁生日。但仍奢华已极,九月二十五日全国各地开始呈进万寿贡物,十月初一庆典正式开始,十七日结束,其中唱戏三天,前后将近一个月,共用银五百四十一万六千一百七十九两。当时户部给前线的战争筹款却只有二百五十万两,不足庆典一半。史家叹道,如果当时没有慈禧六旬庆典,全国上下全力对日作战,战争结局或许全然不同。

    十年后,光绪三十年(1904年)十月初十,慈禧太后又过七十大寿。章太炎做了一副对联,如下:

    今日到南苑,明日到北海,何日再到古长安?叹黎明膏血全枯,只为一人歌庆有。

    五十割琉球,六十割台湾,而今又割东三省,痛赤县邦圻益蹙,每逢万寿祝疆无。

    在和战问题上,人们以光绪为主战派;以李鸿章为主和派;认为慈禧起初主战,后来转而支持李鸿章主和。

    光绪主战,十分鲜明。朝鲜东学党起事平息后,清廷照会日本同时撤兵,日本不予理睬,并不断挑衅、制造事端,战争一触即发。对此,光绪主张坚决回击。他给李鸿章的上谕道:“现倭韩情事已将决裂,如势不可免,朝廷一意主战。李鸿章身庸重寄,熟谙兵事,断不可意存畏葸”,“若顾虑不前,徒事延宕,驯致贻误事机,定惟该大臣是问”。光绪二十年(1894年)六月二十三日,日本不宣而战,在丰岛海面击沉了清朝增援牙山的运兵船“高升号”。二十七日又向牙山的清军发动猛攻。七月初一,清廷向日本正式宣战。同一天,日本对清廷宣战。然而清朝主持前方战事的李鸿章采取保存淮军实力的方针,把希望寄托在俄、英等国的调停上。光绪则明确表示,“不宜借助他邦”,要以本**力战胜日本。但他没有实际经验,不了解中日双方的力量对比,所指定的作战方案含有不少空想成分,加之清军武备废弛,指挥失当,结果“水陆交绥,战无一胜”。然直到十月二十一日日军攻陷旅顺,以慈禧为首的后党迫不及待要求议和,不惜割地赔款时,光绪仍表现了鲜明的主战态度,对作战不力、贻误大局的李鸿章严加惩处,“拔去三眼花翎,褫去黄马褂”,告诫他“旅顺既为敌据,现又图犯威海,意在毁我战舰,占我船坞,彼之水师可往来无忌……着李鸿章、李秉衡飞饬各防军,昼夜巡逻,实力严防,不得稍有疏懈”。

    慈禧开始亦主战。这与她一贯的思想和做法是一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时为懿贵妃的慈禧极力谏阻,请求咸丰留在北京,继续抵抗,触怒了咸丰,险些引来杀身之祸。后奕訢与英法联军签订《北京条约》,懿贵妃深以为耻,曾劝咸丰废约再战,因咸丰病危作罢。此次战争初期,慈禧与光绪一样估计不足。光绪事事均请示慈禧,慈禧的态度主战无疑——光绪对诸大臣说:“朝廷一力主战”,“并传懿旨也主战”。然随着战场失利的消息频频传来,慈禧由主战转向主和。促使她转向主和的决定因素有二,一是旷日持久的战事,势必影响她的六十庆典活动,一是帝党的形成。其中第二个因素又是最重要的因素。

    甲午年中日开战前后,围绕着“主战”,光绪采取了两项重大措施。一是整顿军机处;一是筹措巨额战费。如前述,光绪十年(1884年),慈禧与奕譞合作发动“甲申易枢”,将奕訢为首的军机大臣全部罢黜,代之以平庸的礼亲王世铎及额勒和布、阎敬铭、张之万、孙毓汶等人。面临战争,这个班子明显运转不灵,难担重任。光绪果断任命主战大臣翁同龢、李鸿藻参与军机处事务,军机处重要事宜都须与翁同龢、李鸿藻协商。战争爆发后更直接授命翁同龢、李鸿藻、刚毅为军机大臣。后又鼓动词臣上书,吁请十年前被罢黜的奕訢重新出山,使奕訢得以“管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并在内廷行走”。在慈禧看来,改组军机处,那是夺取她控制朝政的大权;停建颐和园,那是藐视她的存在,触犯皇太后至高无上的尊严。

    八月,平壤之战,清军失利,左宝贵等将领壮烈牺牲,统帅叶志超一夜狂逃三百里,仓皇渡过鸭绿江退回中国境内;黄海之战,中日战平,邓世昌等壮烈殉国,中方损失4艘战舰,李鸿章抛出所谓“保船制敌”的方针,命北洋水师全队避入威海卫港内,不准出港与日军交战。慈禧终于站到台前,公然干预光绪的执政了。

    她先发懿旨,表示今年庆典仍在皇宫举行。而后连续召集重臣会议,提出议和,派翁同龢赴津要求李鸿章设法媾和。每次会议,光绪支持的主战派翁同龢、李鸿藻与慈禧支持的主和派孙毓汶、徐用仪等均发生激烈争执。慈禧索性抛开光绪,通过奕訢、李鸿章两条线加紧开展调停、议和活动。与之同时,她痛下狠手,教训光绪、整饬后宫、打击帝党。于是发生了前述珍妃一案。十二月,清廷派户部侍郎张荫桓、湖南巡抚邵友濂赴日本求和,翌年(1895年)正月初抵达日本。时日军正在准备进攻威海,决定彻底消灭北洋海军、给京津造成直接威胁后再谈,以进行最大限度的勒索,遂照会清廷,以张荫桓非全权特使、官秩稍低为由不予接待。慈禧当即议和的愿望没有实现。十八日,日军攻陷刘公岛,北洋海军全军覆没。清朝派出李鸿章乞和。三月二十八日,李鸿章在日签署的《马关条约》文本送到北京,须由光绪“用宝”(签押)后,再送往山东烟台与日本换约。这是从未有过的丧权辱国的条约:赔偿军费二万万两;割让台湾与澎湖列岛;开放更多通商口岸;允许日人在中国设厂制造等。消息传来,举国震动。外省封疆大吏纷纷致电、上奏坚决反对;刚参加完会试,正在等待发榜消息的各地举人,也上书反对签约。一时间,“拒和迁都,毁约再战”的呼声震撼朝野、震撼人心。二十九日,光绪如常召见军机大臣。孙毓汶将文本呈给光绪,称:无论如何应在今日批准。光绪说:条约要割台湾。台湾一割,天下人心皆去。朕何以为天下主?孙毓汶称:前线屡战屡败,如不签约,倭人将犯京师,奈何?光绪大怒:此约关系重大,汝欲逼朕签约不成?应先请太后懿旨,再作定夺。不料,慈禧称病闭门不见,在这个时候又做出“已归政”的架势,冠冕堂皇地说:“一切请皇帝旨办理。”光绪“徘徊不能决,天颜憔悴”。四月八日,光绪最终颁谕批准《马关条约》。回到读书的毓庆宫后,光绪与师傅翁同龢“战栗哽咽,相顾挥涕”,痛不欲生。十天以后,光绪下令大小官员一律到内阁观看他的一篇朱谕。这是他对战败的交代。他字字血泪地说,嗣后“君臣上下,惟当艰苦一心、痛除积弊,于练兵筹饷两大端,尽力研求,详筹兴革,勿存懈志。勿骛空名,勿忽远图,勿沿故习,勿期事事核实,以收自强之效”。他只说要增强军事力量,他没有说和约的签订是因为慈禧已“意有所归”。


本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