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网站置顶

周科长

作者:九河之家   来源:本站原创  
内容摘要:周科长是我40多年前的同事,近日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步履蹒跚像个垂暮的老人,尽管他比我大两岁,真是不至于如此!他是名牌大学土建专业毕业的工农兵大学生,那时公司特别缺乏技术人员,他的到来立即被重用,当上施工的“工长”,他特别能干又敬业,时间不长在单位就颇有名气,他负责承建的...

周科长

    周科长是我40多年前的同事,近日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步履蹒跚像个垂暮的老人,尽管他比我大两岁,真是不至于如此!

         他是名牌大学土建专业毕业的工农兵大学生,那时公司特别缺乏技术人员,他的到来立即被重用,当上施工的“工长”,他特别能干又敬业,时间不长在单位就颇有名气,他负责承建的工程在当时被评优质工程,曾经受到过上级领导多次褒奖。

        80年代初期,恢复了“职称等级评定”,但是工农兵大学生要加考两门功课一是高等数学;二是材料力学,合格者直接授予“工程师职称”,尽管考得不难但是功课一旦荒废了,再拿起来不易。不幸的是周科长没有考过去,只能被授予“助理工程师”,周科长从此情绪很低落,因为两者工资待遇至少差30多元,那时候这不算一笔小钱了,搞技术的不能通过考试更感到脸上无光。从此以后周科长工作不那么积极了,脾气也暴躁起来,经常和他人激烈争论,绝不允许他人小觑自己。 别看就差了这一步,周科长处处踩不上“点儿”,他得不到提拔,以至于后来入职的大学生都撵上了他,成了“老资格的普通职员”,连刚来不久的学生都能指挥他,周科长愤愤不平,满腹牢骚,一气之下抛家舍业到外地去干工程,这样一来可以远离烦恼又可以多赚一些钱。

        临别之前,单位排我到他家慰问,还带了一些东西。周科长住在老城区,老旧的房子,年迈的父母,幼小的独生子,其实周科长的家境完全可以免去外地奔波,但是就是差一步没有踩上点儿,他的心理压力太大了,总有“没脸见人”的感觉。

        多年以后发现他在一家“私企工作”,原来他离职了,我见到他时已是满头白发,面色苍白浮肿,他患有“肾炎”,尿蛋白4个加号还坚持在施工现场工作~~~

        近期见他得知,他唯一的儿子因酒后驾车不幸身亡,这给年过花甲的周科长致命打击,从此周科长脾气更加不好。平时周科长在家里就经常发“无名火”,儿子也是因为和他吵架喝酒出事故身亡的。周科长晚年丧子太不幸了,老同事、老同学都伸出驰援之手,给他捐了款。周科长目光呆滞行动迟缓,可没有脾气了。我想他一辈子没有迈出的那道“坎儿”就是那次害人的考试,中国有许多优秀的青年人都被荒诞的考试淘汰出局,落榜或者考试失意的人被压上一座沉甸甸的大山,让自卑感长久地伴随着你。其实周科长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工程技术人员。

         人真应该豁达一些,不拘一格,人生是丰富多彩的,绝不能让一件事恶心自己一辈子,周科长傻呀!


本文是9river.com原创作品---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