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汉武帝

第十五节 御史大夫田叔

作者:   来源:  
内容摘要:“皇妹看何人可当此重任?”“御史大夫田叔。”“就依皇妹之见,朕即刻颁旨。”正如刘嫖举荐时所说,田叔是个忠直之士,在朝中一向以直言敢谏著称。他出自袁盎门下,也是在朝堂上反对梁王立储之人。刘嫖挑选他,应该说是经过认真思考的。接到圣旨后,田叔夫人抱着丈夫痛哭流涕:“你不能受命,就说身染......

“皇妹看何人可当此重任?”

“御史大夫田叔。”

“就依皇妹之见,朕即刻颁旨。”

正如刘嫖举荐时所说,田叔是个忠直之士,在朝中一向以直言敢谏著称。他出自袁盎门下,也是在朝堂上反对梁王立储之人。刘嫖挑选他,应该说是经过认真思考的。接到圣旨后,田叔夫人抱着丈夫痛哭流涕:“你不能受命,就说身染沉疴,告病请假。”

“什么话,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皇上圣旨,岂是可以推辞的。”田叔决意领旨前往。

“老爷,谁不知梁王势大,有太后撑腰,皇上也奈何不得他,去他的封地办案,不是羊入虎口自寻死路吗?”

“俗话说,君叫臣死臣不能不死,何况万岁是派我为钦差大臣。”田叔无所畏惧,“梁王虽然霸道,量他也不敢公然反叛朝廷,他也就不敢把我这皇上派的钦差怎么样。”

田叔与夫人依依惜别方要起程,长寿宫的总管太监到了。他面对田叔,大模大样地一站:“太后懿旨,着田大人即刻进宫,不得有误。”

“请问公公,太后传唤下官,不知所为何事?”

“太后又没交待,咱家怎知。”总管示意就走,“田大人,到了长寿宫自然就知道了。”

田叔乘轿跟随总管来到长寿宫,拜见过窦太后动问:“太后召见卑职,不知有何吩咐?”

“哀家获悉田大人荣任钦差,要去睢阳办案,恰好老身要给我儿梁王捎些稀罕物件,想有劳田大人可否?”

“太后这是看得起下官,理当效劳。”

“礼品已命人备好,走时即着人送至府上。”

“卑职一定分毫无损地交与梁王千岁。”

“田大人,听说袁盎一案牵涉到梁王手下之人,老身有一言奉告,梁王为哀家钟爱,无论案情怎样,都不得难为梁王,如若有违,小心你的身家性命,就是皇上也保不了你!”

田叔哪儿敢不唯唯应承:“为臣谨遵懿旨。”

田叔步出长寿宫,才知此行是个苦差事。他满腹心事离京前往睢阳,由于面临的是桩挠头案,他一路思忖如何才能做到两全其美,所以行进速度迟缓。五天之后,到了离睢阳六十里路的界牌镇。红日业已衔山,田叔决定在此住宿一宵,次日早晨赶赴睢阳。

钦差一行刚刚进入官驿落脚,梁王派出迎接的使者公孙诡就到了。驿丞为二人做了引见,公孙诡抢先说:“钦差大人一路风尘,学生奉梁王之命为大人接风,酒宴早已齐备,就请移驾入席。”

田叔脸上毫无表情:“下官奉旨查案,不敢有丝毫徇私,难以从命赴宴,还望公孙先生见谅。”

“好,不愧为当朝御史,清正廉明,一尘不染,”公孙诡赞美之后起身,“学生就不勉强了,权且告辞,明日一早来迎领大驾。”

田叔起立相送:“先生走好。”

驿丞跟在公孙诡身后:“先生的房间业已准备妥当,待小人为您带路。”

“我还不累,休息不急,你带我去厨房看看为钦差准备的晚饭,要可口又不奢糜,而且要确保万无一失。”

“这个先生只管放心,小人专司迎来送往,厨役都知规矩,钦差入住更是百倍小心,决不会出半点儿差错。”

“梁王派我前来,不去厨房看视总难放心。”公孙诡坚持要去,“你就头前带路吧。”

厨房内热气蒸腾,厨师与下人们忙得正欢。例行的晚饭基本已准备停当,在那盆黄河鲤鱼汤前,公孙诡认真地抄起勺子,搅几下又舀起半勺,送到鼻子边嗅了嗅:“不错,色香俱佳,手艺高超。”

驿丞恍惚看见一粒黑豆似的东西,随着公孙诡搅动勺子时落在了汤中。他刚想提出,又觉不妥,便将已到唇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公孙诡回房休息去了,下人们忙着给钦差开饭。米饭和烧的菜全都送上了餐桌,在厨役端起汤要送走时,驿丞伸手拦住了。他觉得自己既已看见有脏物落入汤内,就不该再奉与钦差,吩咐首厨抓紧重新烹制一碗。这碗汤倒掉实在可惜,驿丞便就着一个烧饼吃下了这碗鲤鱼汤。

驿丞狼吞虎咽用过饭,抹抹嘴巴要给公孙诡一行安排晚餐,就觉得腹中刀绞般疼痛,而且随之剧痛难忍。他此刻全明白了,双手捂住腹部,强忍痛楚对首厨说:“快,快去叫钦差大人。”

田叔闻讯赶到,驿丞已是疼得在地上翻身打滚,他断断续续地说:“田大人,公孙诡,他……他在汤里下毒……”

田叔抱住驿丞:“你挺住,我派人给你去请郎中。”

“我……我……”驿丞声音越来越微弱,“所幸……这汤……”

“你救了我,我一定为你报仇。”

驿丞用最后的力气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厨役们将方才公孙诡来过的情景讲述了一遍,田叔愈想愈是后怕,决定立刻将凶手擒获。他带人闯到公孙诡下榻的房间,哪里还有公孙诡的影子,凶手早已溜走,连夜返回睢阳去了。

次日早饭后,田叔带着为驿丞报仇的决心,踏上了通向睢阳的官道。一路马不停蹄,一口气赶到了睢阳城。

国相轩丘豹在城门迎候:“钦差大人一路鞍马劳顿,请到驿馆休息。”

田叔憋着一肚子气:“轩大人,请问公孙先生何在?”

“千岁命他去界牌镇迎接钦差,没有见到吗?”

“昨晚曾见过一面,可他昨天夜里就不辞而别了。”

“这倒是奇怪了。”

“说怪也不怪,”田叔提出,“圣命差遣,不敢稍有怠慢,请轩大人即刻引我去见梁王千岁。”

轩丘豹略一沉吟:“好吧,恭敬不如从命。”

梁王的银安殿宏大宽敞金碧辉煌,梁王高高在上,为了表示对钦差的礼遇,特意在左下首为田叔设了个座位。不等田叔开口,梁王即抢先说道:“田大人离京前可曾见过太后?”

田叔明白了,这是太后早已飞马报来信息,也就如实应答:“太后也曾召见下官,并为千岁捎来礼品一箱,就让下人抬上请千岁过目。”

“不必了,本王这里奇珍异宝应有尽有,那一箱礼品就转送与田大人了,想来不会见拒。”

“千岁,下官奉旨办案,您又是当事人,虽说却之不恭,然亦不敢领受,以免传到朝中,人们会有闲话。”

“怎么,怕受牵连吗?”

“非也,其实在下官事小,恐有损千岁的名声。”

“本王不在乎朝中百官的议论,礼品是一定送与你了,你是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

“王爷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下官也只能从命了。”田叔心中已有主张,回京后将礼品原封不动交还窦太后。他赶紧将话茬转入正题,“千岁,下官奉旨前来办案,还望鼎力相助。”

梁王故做懵懂:“是何案子啊?”

“相国袁盎被刺。”

梁王仰天大笑起来,笑过一阵后,他反诘道:“案子发生在京城,你不在长安抓凶手,来我这睢阳做甚?”

“因凶手是千岁手下羊胜,所以圣上命下官前来。”

“这就怪了,请问田大人,如何便断定是羊胜所为?有道是捉贼要赃,捉奸要双,这证据何在?”

“请千岁召羊胜上殿,下官与他当面对质。”

“这个只怕不妥,羊胜本不是凶手,为何要受盘问?”梁王推托,“再者说,案发日他一直在本王身边,本王可以作证。”

“俗话说,身正不怕影斜,羊胜既非凶手,与下官见一面,说说清楚,下官也就可回京复旨了。”

刘武感到此话有理,便见见又有何妨,即令人宣召羊胜上殿。

羊胜自恃是在睢阳,又有梁王保护,故而毫不在乎,大大咧咧上殿来,见到田叔抱拳一礼:“啊,这不是田大人吗?是什么风把御使吹到睢阳来了?”

“羊将军真的不知,下官是奉圣命为袁相国被刺一案而来?”

“这么说你是做了钦差了,钦差出朝地动山摇,田大人此番是够风光的了。”

“风光不敢说,责任却是重大啊!”

“有何难处只管对我讲,某当鼎力相助。”

“那真是求之不得,就是想要带羊将军回朝复旨。”

“要带我,”羊胜以手指着自己的鼻尖,“为什么?”

“因为你是凶手。”

羊胜高声大笑起来:“田大人,你该不是开玩笑吧?”

“凶杀大案,岂能儿戏。”

羊胜收敛了笑容:“田大人,末将一直在睢阳千岁身边护驾,你不要凭空猜测诬赖好人哪!”


本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