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生活资讯

历史上每次瘟疫流行后,欧美国家发生了什么事件和决定?

作者:   来源:琴岛搜  
内容摘要:1瘟疫是人类可怕的敌人,在医疗不发达的时期,疫情的爆发会造成几百几千万的人丧生,甚至改变了人类历史的进程。而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蔓延,虽然给人类造成了巨大死亡与痛苦,但也在客观上结束了另一场灾难。1914年萨拉热窝事件之后,欧洲局势急剧恶化,以德国、奥匈帝国为首的同盟国向英国、......

历史上每次瘟疫流行后,欧美国家发生了什么事件和决定?

1

瘟疫是人类可怕的敌人,在医疗不发达的时期,疫情的爆发会造成几百几千万的人丧生,甚至改变了人类历史的进程。而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蔓延,虽然给人类造成了巨大死亡与痛苦,但也在客观上结束了另一场灾难。


1914年萨拉热窝事件之后,欧洲局势急剧恶化,以德国、奥匈帝国为首的同盟国向英国、法国、俄国等为首的协约国宣战。几年当中,土耳其、美国、意大利甚至亚洲的日本也纷纷加入战争,短短三年就有将近1000万的士兵战死,这就是著名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就在整个欧洲打得如火如荼,焦头烂额之际,在1918年的2月份,有几位美国的年轻人应征入伍,但此刻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身体已经感染了可怕的病毒,随着美军进入欧洲,这些士兵也把病毒带入了战场,于是病毒在各国的部队中间迅速开花。疫情的蔓延,大大的削弱了,各国的军力,疫情带来的死伤仿佛比战场来得更加凶猛,更加惨烈。

疫情也很快的,传到了亚洲,中国和印度,都爆发了疫情,整个疫情期间,印度死亡了大约1000多万人,非常惨重。

疫情的出现,让以德国为首的同盟国,几乎丧失了战斗力,对战争的胜利几乎不抱有任何希望,只好答应协约国的投降条件,签订了《凡尔赛合约》,至此,第一次世界大战到此停止,但是对于德国人来说,此次战败,心有不甘,他们认为是瘟疫击倒了他们,而不是英法联军,再加上《凡尔赛合约》对于德国苛刻的压迫,因此也为后来的二战埋下了伏笔!

2
时下新冠肺炎疫情正快速在全球蔓延,人类再次面临一场重大战“疫”,看意大利、看欧洲、看世界,几乎每天都有人死亡,疫情的无情让人揪心、惋惜和悲伤,目前,中国已走出抗击疫情的最困难阶段,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这并非是新冠病毒对中国人网开一面,而是因为中国人的抗疫决心更加强盛,使得疫情在中国人面前彻底败下阵来,事实证明,中国的抗疫方式符合科学的抗疫举措,而中国人万众一心抗击疫情的气魄也让世界为之侧目,如今中国经验已成为世界各国学习的标本

纵观千百年来人类历史呈现的规律——每次重大疫情都会改写历史,但也并非随心所欲。从某种意义上讲,人类文明的发展史也是不断与疫病斗争的历史,在世界范围内,几乎每隔几十年就会爆发一场重大的疫情,而每次疫情又都是细菌与人类相互作用的产物,很多时候,是人类的无度引发细菌的增生,人类在进入工业文明前,瘟疫的杀伤力是惊人的,无论是古希腊、古罗马,还是中世纪的欧洲、美洲大陆以及亚洲大陆,一场大的瘟疫过后,甚至造成很多的国家就此消失,即便是大国,人口的存活率也不足六成。

瘟疫也常常改变着人类文明的走向,古希腊在伯罗奔尼撒战争时曾爆发了重大瘟疫,这场瘟疫让古希腊文明遭受重创,而爆发在罗马帝国时期的鼠疫也曾动摇了帝国的根基,黑死病曾让中世纪的欧洲陷入黑暗之中,天花也曾随着殖民者的舰队、商船搅乱了美洲大陆,十九世纪的霍乱曾遍及世界多个大洲,使得许多闻名遐迩的大国国力骤损,从此一蹶不振,瘟疫的杀伤力远远高于战争所带来的灾害,距今一百年前的一战刚刚结束之际,西班牙爆发了大流感,这场大瘟疫的死亡人数远远高于一战的死亡人数。

二战后至今,虽然也曾爆发过多次蔓延全球的大型瘟疫,但其伤害程度已大大降低,这并不是瘟疫的毒性变弱了,而是人类战胜瘟疫的手段变强了,在每次战胜瘟疫的过程中,无论是多么曲折复杂,但归根结底无外乎是两个方面起决定性作用,一是科学的预防和治疗,这是克敌制胜的最终法宝;二是社会的组织力,这是控制疫情、减少损失、为科学治疗赢得宝贵时间的关键所在。

3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致。”自古以来,“危”与“机”都是相互依存的。

在危乱之中蕴含着新的生机。

人类历史上上,笼罩西方国家的大瘟疫有:

雅典大瘟疫 、安东尼瘟疫、查士丁尼瘟疫、欧洲大瘟疫:黑死病(鼠疫)、美洲大瘟疫:天花、黄热病、霍乱、西班牙流感、俄国斑疹伤寒。

这些大瘟疫造成了无数人口丧生。但也改变了旧有的秩序,重建新的秩序。

以14世纪发生在欧洲的黑死病为例。

1347——1351年,欧洲爆发了杀伤力极大的传染病——流行性淋巴腺鼠疫,俗称黑死病。据史料载,1347年,一艘来自中东的商船,停靠在意大利的热那亚港口,然后从这艘船上带来的鼠疫,迅速袭击了意大利,接着传染到西班牙、法国、德国、英国、俄国……。

那场大瘟疫,共持续4年之久,且在10年后多次复发。

那一次黑死病,导致整个欧罗巴大陆死亡人数超2500万,约等于当时欧洲人口的三分之一,恐怖至极。

中世纪的欧洲,在这一次黑死病过后,农奴制土崩瓦解,英国约四分之一的农奴死于瘟疫。

仅仅剩余少许封建领主,在俄国苟延残喘。

除了农奴制,还波及了欧洲上层统治阶层,占据社会资源的官员、学者、中产阶级人群等大量死亡。导致一直压制着的民智,在那时候开始萌芽,很多穷人家的孩子,终于可以进入学校学习知识。

与此同时,神学开始消亡,大学开始改革。这为以后的文艺复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大规模的死亡人数摆在眼前,而人们一直祈祷、信仰的上帝并未眷顾任何人,死神依然肆无忌惮的收割生命。

“父母抛弃儿女,丈夫抛弃妻子”,“有时全家在夜里偷偷溜走,留下感染的亲属孤身一人,无医无药,等待死亡的降临。”——《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
在神职人员大量死亡后,人们开始反思人与神的关系。统治整个欧罗巴大陆的基督教被无数人质疑,人们不再相信上帝是万能的。政教合一的统治出现崩溃,黑暗的中世纪迎来了智慧的曙光。

城市里,所有的商业活动都已停止,物资缺乏严重,有时候搜遍全城,能找到一只鸡蛋,都算是幸运的了。

十室九空的欧洲,劳动力严重短缺。农民和工人可随意挑选自己满意的工作,一些贵族领主甚至抬高工资来招揽劳动力。

(中世纪贵族领主的城堡)

但是有些不肯出高工资的贵族们,通过向王室施压的方法,让政府出台限制高工资的法律:

1349年6月18日,英国皇家法令规定,有能力工作的人必须工作!且工资不得高于1346年的平均水平。

这个政策令无数的农民起义造反,虽然最终被扑灭了,但是元气大伤的欧洲各国,只得默认高工资的存在。旧贵族封建领主开始没落,城市里的商人、金融家等资产阶级开始崛起。

之后,在意大利开始文艺复兴。

每次欧美的瘟疫过后,无非是恢复生产,出台一些政策。瘟疫虽然带走了无数可怜人的生命,各国却在瘟疫过后破旧立新,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文艺复兴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而我国,在此次2020年的瘟疫中进一步凝聚民心,笔者相信,21世纪是属于我们中国的世纪。

参考:《是灾难,更是契机和动力——试论黑死病对欧洲社会的三大影响》

文:梁生

4
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清楚瘟疫的严重程度,如果是局部瘟疫,严重程度不大,欧美国家一般不会有大的措施。但是如果由于疫情严重,间接造成经济衰退,就是说失业率高、股市崩盘、银行倒闭、工商企业生产萎缩甚至破产,即经济危机爆发时。历史上欧美国家经常选择战争来转移国内经济萧条的矛盾。

我这里强调的是,严重的大疫情本身与战争没有关系。但如果大疫情引起严重的经济危机,情况就不一样了。因为历史上由经济危机引发的战争比比皆是。

1929年的经济危机非常严重,波及全世界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直接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回顾美国近几十年来发动的战争,如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等等,都是为了资源,为了扩大国内就业和发展制造业,都是为了发展经济的需要。从而实现美国的国家战略利益。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我们要时刻保持应有的警惕性,做世界和平的中坚力量。

5
雅典大瘟疫
公元前431年,伯罗奔尼萨战争时期,斯巴达战士骁勇善战,打的雅典军队节节败退,雅典执政官伯利克里要求雅典人退守城中,与斯巴达军对峙。次年,雅典突然爆发大瘟疫,城中四分之一人口因瘟疫而死。

大瘟疫开始后,雅典城市规划和市民生活习俗的弊端开始逐渐显现。以帕台农神庙为中心的老城区人口密度过大,且因城市缺乏科学规划而造成的贫富家庭比邻现象比比皆是,很难就地隔离;雅典人习惯在公共场所讨论政治,这加大了病毒的传播机会;患者在神庙祈祷时大量聚集,也导致众多市民被感染。医护人员虽然在疫情初期开展了积极自救,但因为没有有效的防护措施,也纷纷被瘟疫感染。

雅典大瘟疫后,古典希腊城邦日渐式微,北方马其顿人崛起,后征服希腊各城邦,东证期间将希腊文化传播到西亚各国。

安东尼瘟疫
公元165年,罗马帝国爆发了一场改变西方文明史的大规模瘟疫。一支从西亚返回的罗马军团带回了病毒,很快就传播到帝国境内的核心区域。相传罗马帝国的两位皇帝,维鲁斯(Lucius Verus)与马可·奥勒略·安东尼(Marcus Aurelius Antoninus)都可能分别死于这场瘟疫。

相关资料表明此次传染病的平均死亡率大概为7%--10%,在城市和军队中大概为15%。瘟疫大大削弱了罗马的兵力,此后罗马帝国用了很长时间恢复元气,但帝国内部矛盾计划,积重难返。在三世纪北方蛮族入侵罗马,欧洲再次爆发大瘟疫,彻底击溃了古老的罗马帝国,辉煌灿烂的罗马文明自此衰落。

查士丁尼瘟疫
公元541年,地中海世界第一次大规模爆发鼠疫。据估计这次大瘟疫导致全世界1亿人丧生。它使541年至700年间的欧洲人口减少约50%,正处于复兴时期的拜占庭帝国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不仅是人口的锐减,还有经济衰退和领土叛乱。据说当时出现了许多诡异恐怖的情景:

当人们正在相互交谈时,便不能自主地开始摇晃,然后就倒在地上;人们买东西时,站在那儿谈话或者数零钱时,死亡也会不期而至。

而最早感染鼠疫的是那些睡在大街上的贫苦人,鼠疫最严重的时候,一天就有5000到7000人,甚至上万人不幸死去,连拜占庭帝国的皇帝查士丁尼也未能幸免于难。

瘟疫过后,帝国境内约四分之一人口因瘟疫而死,临近丰收,农田庄稼却无人收获导致大范围饥荒,城镇里的手工作坊也停止了生产,市场无人进行交易,拜占庭帝国的经济处于停滞状态。查士丁尼皇帝出台了限价政策,但粮食短缺问题依旧存在。皇帝又下令缩减医生和大学教师的薪金,暂停首都的一切娱乐场所,造成君士坦丁堡大量民众失业,社会动荡不堪。瘟疫开始时,皇帝还曾开仓济民,但因国库逐渐亏空,饥民们为抢夺粮食而发动了暴乱,严重打击了帝国统治的稳定。

查士丁尼瘟疫不仅使拜占庭帝国经济严重受挫,还削弱了军队战斗力,动摇了统治的根基,也许还是日后阿拉伯帝国击败拜占庭的原因之一。

中世纪黑死病
中世纪在欧洲大范围传播的黑死病,在其他回答中均有提及,其传染性之强、死亡率之高,导致当时欧洲人口的平均寿命迅速锐减至20岁。黑死病最初爆发于西亚地区,然后通过商船传播到意大利,最后传播到欧洲各国,连大西洋岛国英国也未能幸免。

但在黑死病席卷整个意大利的过程中,米兰城一直被视为独特的存在。当瘟疫快要蔓延到米兰时,大主教下令,对最先发现瘟疫的三所房屋进行隔离,在周围建起围墙,围墙内的所有人不许迈出半步,结果米兰避免了瘟疫。这是人类对传染病第一次建立隔离制度,并一直沿用至今。

在疫情肆虐的意大利其他城市,医生们纷纷戴上鸟嘴面具,穿上黑色的皮大衣,在做好个人防护前提下前往救治感染者。

教皇也第一次准许医生解剖病人尸体。一位名叫希利亚克的医生经教皇准许开始解剖死者的尸体,而在此之前解剖尸体被教会视为大逆不道。希利亚克正确判断出鼠疫的两种类型,即肺鼠疫和淋巴腺鼠疫,前者通过空气传播,后者通过血液传播,前者的感染性更强。

黑死病平息后,欧洲各国开始注重公众卫生的改善,曾经污水横流,粪便和垃圾充斥河道的巴黎、罗马等大城市,在鼠疫过后开始挖掘宽敞的下水道,并且重视对垃圾的处理,加上普遍进行杀虫和消毒,使鼠疫等传染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此后欧洲虽然也曾数次爆发鼠疫,但影响力都不如十四世纪的黑死病。国际上把欧洲对鼠疫的防治称为“第一次卫生革命”。

灭绝印第安人的天花
15世纪,欧洲殖民者登陆美洲大陆,与美洲原住民开始了第一次接触。在带来文明和先进技术的同时,也为原住民带来了天花病毒。15世纪末时,美洲大陆生活着2000-3000万原住民,约100年后,原住民人口剩下不到100万人。研究者表明,欧洲殖民者曾经把天花患者用过的毯子送给了印第安人。

随后,瘟疫肆虐,由欧洲传来的腮腺炎、麻疹、霍乱、淋病和黄热病等病也接踵而至。而原住民由于技术落后,卫生条件较差,再加上崇拜自然神明,根本无力抵抗欧洲传来的病毒。直到18世纪70年代,英国医生爱德华·琴纳发现了牛痘,人类终于能够抵御天花病毒。

白人的梦魇——黄热病
1648年,黄热病在美洲最先攻击了加勒比海的圣凯茨、巴巴多斯和马提尼克三岛,延伸到远至古巴和尤卡坦,突然袭击了毫无防备的居民,将许多村镇夷为平地。

1792年,汉基号(Hankey)与另外两艘船驶往西非海岸的岛屿博拉马(Bolama),船上有三百多名怀揣理想主义的英国激进分子,他们试图在这个岛屿上建立一块通过雇佣而非奴役黑人的殖民地来逐步削弱大西洋的奴隶贸易。

但没想到的是,黄热病和其他热带疾病险些将这些殖民者团灭,剩下的人乘坐汉基号想返回英国,但怕被法国军舰拦截,就借着信风飘到了加勒比海。很快,西印度群岛都被感染了。这场加勒比海爆发的黄热病打击了英法殖民者,直接促成了海地奴隶革命的成功。

几个月后,商船与难民船只把感染了黄热病的乘客与蚊子运到了美国在当时的首都费城。1793年春季,黄热病在费城大爆发。9月,费城市长号召志愿者组成市民委员会,以遏制病毒的蔓延。委员会分工明确,并有专人负责管理接诊黄热病患者的布什山医院(类似非典时期的小汤山,今年的火神山和雷神山,个人理解)。

最初的布什山医院卫生条件很差,有这样的记载:

“生病的人、奄奄一息的人、己经死了的人混合在一起。病人的粪便和其他排泄物竟然允许以最令人呕吐的状态存在。这里不存在任何管理。事实上这里就是一个人类屠宰场,不计其数的患者在此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这让公众对布什山医院产生了质疑,甚至有患者对前往该医院就诊产生了抵抗情绪。直到9月底,市民委员会通过一系列努力改善医疗条件,布什山医院的环境才有所好转。患者发现症状后也不再选择躲藏,而是主动前往医院接受治疗。

10月,费城的疫情得到了控制,因死亡和逃离导致城内人口大幅减少,再加上冬季到来,蚊虫失去了生存的温床,病毒缺乏传播条件,疫情最终退去。

“1918年流感大流行”
1918年3月,一场突如其来的流感在美国某军营爆发,恰逢一战期间,美国作为同盟国参战,将流感带到了欧洲战场,病毒开始在各国军队传播,因流感造成的非战斗减员不计其数,但参战各国为避免影响士兵的士气,掩盖真相,拒绝承认疫情爆发。反而是中立国西班牙大规模报道国内严重的流感情况,导致这场流感又被称为“西班牙流感”(写到这想到前几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新冠病毒诡异的命名方式)。

流感很快传播到中国、印度、太平洋各群岛,甚至北极地区附近都出现患者,疫情陡然升级为世界范围内的传播,5亿人被流感病毒感染,其中5千万到1亿人因此死亡,是人类历史上最致命的自然事件之一。

这场流感加速了一战的结束,各国因流感而死亡的青壮年太多,根本无法弥补战场死亡军队的亏空。作为协约国主力的德国因疫情肆虐,导致兵员大减,战事失利,最终不得已与同盟国签订《凡尔登协定》。时任德国陆军军需总监的冯·鲁登道夫曾这样评价“西班牙流感”:

“(病毒就是)一支阻止德国取得最后胜利无形的手。”

1918年流感反复爆发了三次,一战结束后,流感平息。而到了当年秋季,流感再次爆发,而且主要感染者是在20~35岁的青壮年族群,死亡率极高。

第三次疫情爆发是在1919年冬季,但影响范围有限,并且在次年春季逐渐消失。

2020年新冠病毒大流行
2019年末,一种不知名的新型冠状病毒出现,在中国武汉发现了第一例感染者,随后就是全国爆炸性的传播发生。中国政府面对疫情沉着冷静,第一时间派出专家组赶赴武汉,要求武汉及时封城,并告知全国人民待在家中,做好防护。经过2个月的努力,武汉人民做出了巨大牺牲,全国人民倾力援助武汉,病毒在中国境内终于暂缓了传播的脚步。

2020年3月,病毒在欧美等国家出现爆炸式传播,由于欧美国家民众倡导自由,没有戴口罩的习惯,导致病毒传播速度极快。面对病毒,英国政府提出让国民更多地被感染,直至形成群体免疫;美国政府对国内疫情表示乐观;意大利和法国政府积极防控,俄罗斯、塞尔维亚政府学习中国疫情防控的先进经验和做法。截至目前(4月8日),英国首相约翰逊确诊新冠肺炎并进入ICU,欧洲多国、巴西、伊朗等国部分政府要员也已确诊,全世界累计确诊病例1352582人,累计死亡病例78899人。

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将如何影响世界,我们已经可以从每天的新闻中嗅出端倪。我相信,新冠肺炎将影响全球的政治和经济格局。

一切正在发生的都是历史,我是小段,感谢阅读。

文中部分资料来自互联网,侵删请联系,谢谢。

6
我要说的他们都说了,换个思考方式。在没有发明抗生素或疫苗时,欧美国家对瘟疫表现的非常的原始野蛮,谁感染了瘟疫直接火烧。
在欧美,人们千百年来的习惯就是直接喝生水。在卫生措施难以保证的时代,欧洲由于饮水不洁造成的种种瘟疫,尤其是霍乱,层出不穷。

  在欧洲人引以为豪的古罗马文明时代,整个古罗马城都没有完善的排水设施,所有的城市生活污水和垃圾都排入一条大排水沟中。这个流动的大垃圾箱成了各种病原体的携带者,它流到哪里就把疾病带到哪里。于是,罗马就成了瘟疫流行病的多发区。公元前33年、公元65年、公元79年和公元162年,瘟疫反复光顾这座文明之都,死者无数。当时的罗马远郊专门挖了埋葬瘟疫罹难者的万人坑。瘟疫过后,鼎盛时期一度拥有一百万居民的罗马城,人口锐减到二十多万,几乎变成了一个小城镇。

  为了抵抗病菌,欧洲人尽可能地少喝水,渴了的话就喝酒,因为酒精毕竟可以起到一定的杀菌作用。于是,各种葡萄酒、啤酒成了中世纪欧洲人生活的必需品。如今法国葡萄酒、德国啤酒都成了这些国家的文化象征,不知缘由的中国人把洋酒看得颇为高尚,殊不知当年欧洲人喝酒主要还是为了保命。不过即便如此,欧洲人还是难逃厄运,有些病菌,比如霍乱病菌在酒精中仍可以存活。因为饮水不洁,整个欧洲一次又一次地遭受瘟疫的袭击,人口一次又一次地削减到六千万以下,近一半的土地常常渺无人烟,许多城市尸横遍野,十室九空。

  在现代卫生防疫体系建立起来之前,人类似乎只能在致命的干渴和疫病之间徘徊了。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聪明的古代中国人早就发明了最为简单有效的办法——喝开水。当西方人用水载着各种细菌喝进肚里再顺着肠道侵入体内的时候,中国人正烧一壶开水,坐在庭院里品着飘溢的茶香。作为中国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喝开水有利于消毒防病,实为民生之福。虽然中国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瘟疫,但是危害程度比欧洲要轻得多。

  中国人喝开水有四千多年的历史,《孟子》中载有:“冬日则汤”。“汤”便是热水或开水,这个习惯是怎么养成的呢?很可能与茶有关。中国是茶的原生地,《诗经》中已有“荼(茶)”的记载,汉代典籍中多见“烹茶”,可见饮茶必烹,必烧开水,这个习惯的形成至少不会晚于汉朝。要烧开水还得有锅,这一点中国人也有优势。英国史学家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中说:“中国化铁为水的浇铸技术比欧洲早发明十个世纪”。传说中治水的大禹就曾经让人铸造了九个称为“鼎”的大锅,可以炖肉,当然也可以烧水。别看这些容器简单,当时可是堪称高科技产品。欧洲游牧人那时候还玩不了这一套,只能习惯于烧烤,面包也好,牛排也好,架在火上烧一把了事。既然没有锅和水壶,也没有合用的加温消毒设备,到喝水的时候恐怕也就想不到烧开了喝这回事。

吴又可的《瘟疫论》是中国最早的传染病医学专著,据说他发明的达原饮是治疗非典的参考之一,这次新冠也发挥了作用,主要就是片中重点强调的:大黄。明朝末年,郎中吴又可路过潼关,与师傅团圆。恰逢崇祯重新起用孙传庭领兵扛闯,孙的大军驻扎潼关,军中忽然出现瘟疫,每天都有士兵死亡。吴又可的师傅在军营中治病,不但瘟疫更加严重,自己也染病死亡。吴又可临危受命,一场瘟疫防御战开始了....鼠疫。吴又可明确提出了六淫、伤寒之外的病因——戾气,又指出戾气自口鼻传入,并且要求戴口罩,这都是对当时医学理论的突破,而且应该说对于肺鼠疫已经有了初步的认识,这也是他的重大贡献。

 就靠这简简单单的办法,当瘟疫来袭的时候,古代中国的人口不断增长,最多时甚至占到全世界人口的35%。当然中医的贡献也是举世瞩目的,有了这样雄厚的基础,才有了中华大地上一个又一个辉煌强盛的帝国…

16世纪之前,西医防疫水平其实并不高。欧洲为了避免大量感染瘟疫,方法对策就是把公共卫生搞好,而不是防疫成功。

7
中世纪发生在欧洲的瘟疫――黑死病

它几乎蔓延了整个英国,黑死病的破坏力是巨大的,同时也从各方面给英国带来了机会,同时对未来的历史产生了影响。

第一动摇了教会和宗教的地位推动了改革的发展

第二经济体制发生改变,商人,金融家的社会地位得到提升

第三原有的社会政治制度遭到破坏,农民被迫反抗,等等……

黑死病为欧洲社会转型提供了契机,迎来了新生

8
瘟疫是人类的可怕敌人。在医疗不发达的时期,这种流行病的爆发将杀死数以千万计的人,甚至改变人类的历史进程。 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蔓延给人类造成了巨大的死亡和痛苦,但客观上也结束了另一场灾难。1914年萨拉热窝事件之后,欧洲局势急剧恶化。以德国和奥匈帝国为首的同盟国对以英国,法国和俄罗斯为首的同盟国宣战。在过去的几年中,土耳其,美国,意大利甚至亚洲的日本也加入了战争。在短短三年内,将近一千万的士兵在战斗中丧生。这是著名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整个欧洲如火如荼的时候,以及在1918年2月,有几名年轻的美国人被征召入伍,但是没人知道他们的身体已经感染了一种可怕的病毒。当美军进入欧洲时,这些士兵也将病毒带入战场,病毒迅速在各个国家的军队中扩散。流行病的传播已大大减弱。各国的军事力量和由这一流行病造成的人员伤亡似乎比战场更为激烈和悲惨。流行病也迅速蔓延。它传播到亚洲,中国和印度。流行病爆发了。流行期间,印度约有1000万人死亡,这是非常灾难性的。这种流行病的出现使以德国为首的盟军几乎丧失了战斗力。他们几乎没有战争胜利的希望。他们必须同意盟国的投降条件,并签署了“凡尔赛合同”。到目前为止,第一次世界大战就在这里。停止了,但是对于德国人来说,这次失败是不愿意的。他们认为瘟疫将他们击倒,而不是英法联军。此外,《凡尔赛合同》对德国施加了严厉的压迫,因此对随后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也是如此。预示!

9
国家和地区之间的资源、科技、财富、生产力等方面存在竞争,宗教文化政治军事为经济保驾护航。战争来解决矛盾冲突,死伤惨重,尸体感染,瘟疫爆发,疫情蔓延到发达国家地区,结束战争。国与国之间的矛盾得到有效解决,大家开始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