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七回 藏书阁奇遇

作者:卢艺天   来源:  
内容摘要:“你的意思是杀死宋三秃子的是一条修炼五百年即将化成蛟龙的万虫之祖!”刘铁嘴战战兢兢脸色铁青的问到。“八成也差不多,书中记载这万虫之祖的唾液——虺涎为深绿色,人的血肉碰到即化为脓水。太阳光暴晒两个时辰过后,化为幽冥鬼火一日一夜方可消散。”卢一天详细的解释着全然不顾刘铁嘴魂魄出窍的窘......
“你的意思是杀死宋三秃子的是一条修炼五百年即将化成蛟龙的万虫之祖!”刘铁嘴战战兢兢脸色铁青的问到。

    “八成也差不多,书中记载这万虫之祖的唾液——虺涎为深绿色,人的血肉碰到即化为脓水。太阳光暴晒两个时辰过后,化为幽冥鬼火一日一夜方可消散。”卢一天详细的解释着全然不顾刘铁嘴魂魄出窍的窘态。

    “少爷!我求你了,咱走吧!我这后脊梁沟直冒凉气,咱招惹这麻烦可不划算呀!”刘铁嘴都快哭了,悔的肠子都青了。

    一来卢一天见刘铁嘴真的受不了了,二来也是怕夜长梦多便说了句“走,你帮我搜集点东西,咱马上就离开这鬼地方!”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块手帕包了几点幽冥鬼火揣在怀里。

    “还搜集什么?”刘铁嘴硬着头皮说。

    卢一天显然知道刘铁嘴已经体似筛糠动弹不得,顺口说着话自己已经跑到了大蛇尸体的旁边“再扯一块蛇皮!”拔出随身的匕首快速剥了一小块蛇皮用另一块手帕包了起来。

    “咱能走了么?”

    “走!”

    刘铁嘴是个老江湖,一见此事诡异至极再也不敢掺和,找了个借口告别了卢少爷,一溜烟儿的跑走了。按下刘铁嘴吓破了胆暂且不表,单说卢大少爷脚步加紧匆匆忙忙返回卢府。

    这卢一天虽是书香门第,但从小就不爱四书五经,崇拜江湖豪杰一心想加入青帮当混混儿。当然,袁三儿这等汉奸恶霸他是不会看在眼里的,他佩服的青帮堂主是天津卫西头的锅伙头头人称“海爷”的刘四海。无奈几次拜师都碰了刘四海的软钉子,这位海爷是说嘛也不开山门。后来托人打听才知道刘四海是有名的爱徒如子,他是怕败坏了卢一天祖上书香门第的这块招牌。用海爷的话说:收一个天津卫“九大家”本该读书考状元的孩子入帮会当混混儿,那不是缺德么?

    近几年卢一天不惜重金请出德高望重的青帮前辈说合,刘四海实在禁不住软磨硬泡,才放出话来,只要他干一件造福乡里惊天动地的大事就收他入帮。说来也巧,这卢一天虽说不爱读书但也不是什么书都不看,他是专看旁门左道,像什么《山海经》、《神仙传》、《抱朴子》、《鲁班经》、《祝尤十三科》这些玄之又玄的天方夜谭他是爱不释手,而且还经常从旧书摊淘换一些孤本回来补充祖上的收藏,从这一手儿看也算是继承家族遗风了。

    现在有句话是“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卢一天这多年积累的神怪杂学今天算是派上用场了。他琢磨着:宋三秃子挖死大青蛇,万虫之祖的虺涎惊现刘庄浮桥,这天津卫恐怕要出一场大乱子了。要是能抓住这事的蛛丝马迹帮父老乡亲们逃过此劫,那肯定是万人传送的一段佳话,海爷怎么也该收我这个徒弟了吧。到那时候光宗耀祖名震津门,天津卫这地面儿上我也算是人前显贵傲里夺尊了!

    想到此处,卢一天的脸上渗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抬头看已经来到自家门前,推门进院不跟门房多说,直奔后院藏书阁一查究竟。

    由于九国租界地西洋建筑的兴建和水旱码头的通商,天津卫在民国晚期,已经栖身于世界级大都市的行列了,几乎全世界时髦的好玩意都能在天津卫找到影子。因此,卢家这样有点名望的大宅门里已经能用上电灯了,当时天津卫的豪绅富甲活的那叫一个滋润,比北京皇城的一般王公贵胄都要强。

    此时正是夜半子时,而卢家的藏书阁却被日本造的“气死风灯”照得如同白昼,各种古书古籍整齐的罗列在紫檀木书架上,书架精雕细刻,什么“暗八仙”、“明八仙”、“海八宝”、“梅兰竹菊四君子”巧夺天工活灵活现。屋内古朴宁静处处散发着那种特有的墨香,这古书的墨香可是有说道的,有些用墨相当讲究,香气有提神醒脑疏通经络开启祖窍的作用,传说凡人若是常用“乌龙髓”、“墨仙醉”等上品熏修吐纳可以延年益寿,成仙悟道。

    卢家的古书墨香有没有成仙得道的功效是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卢家藏书阁里看书是不会困倦的,卢一天经常是彻夜读书到天明依然是精神矍铄毫无困意。

    这虺涎的记载怎么找不到了呢?这万虫之祖是什么来历呢?卢一天思索着手里一本一本的飞速翻着各类稀奇古怪的海外孤本。桌上放着两块手帕分别包着蛇皮和虺涎化作的幽冥鬼火,这幽冥鬼火不愧为妖魔的口水所化,不仅幽暗的绿光丝毫不逊色电灯的光亮,而且隐隐散发着一股无形的摄魂之力迷人心智。

    全神专注于古籍文字的卢一天对此毫无察觉。

    虽说卢家藏书阁有千年古书墨香的幽然正气浩荡,压住了这股子邪气,但是卢一天还是因离邪物太近,不多时便被幽冥鬼火的邪气熏得眼前重影叠现金星乱冒,一时间混混沌沌神游太虚去了。

    卢一天刚刚伏案而睡,忽然房间内灵光一闪现出了一个人形来。

    恍惚间,一个甜腻柔软的声音飘入耳朵在脑腔里沉沉的遁迹下来:“公子——公子醒醒——公子醒醒。”卢一天缓缓的抬起了眼皮。

    “卢公子,你可不能睡呀,这幽冥鬼火摄人心魄,如若睡上三个时辰就会变成再也醒不过来的活死人了。醒醒!醒醒!”醉人的声调还是那么甜美隐隐约约飘忽不定,可言辞的内容却是惊得人一身的冷汗啊。

    卢一天心中一惊不由得睁大了双眼。

    一双晶莹剔透的大眼睛,眉头紧皱更显的楚楚可怜,再仔细观瞧是一张如暖玉般洁白的小脸儿,只看到此处就令人春心荡漾心猿意马了,卢一天犹如堕入了温柔香中,一股说不出的美妙感觉从澎湃的心扉中缓缓的绽放开来,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面前曼妙美丽的面庞,他陶醉了。

    来人见卢一天全然不顾男女之别痴傻的双目直视,双颊一红害羞的低下了头“你——醒啦!”那娇艳欲滴的粉色小嘴儿一张一闭吐出了三个字后,便微微上翘咧出了一抹羞涩迷人的笑来,一股浓郁的香气从口中飘了出来,沁人心脾。卢一天神清气爽魂归祖窍,顿时清醒了。

    女主角登场了!

本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