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五回 青红帮

作者:卢艺天   来源:  
内容摘要:“急嘛呀?谁告诉你就咱俩吃啦?我刚才让楼下的小伙计儿请人去了,你没看见是么?”“我还真没注意,我以为厨子又出什么新菜了,伙计那跟您介绍了。请的谁呀?这么半天都没露面儿,这是哪位英雄豪杰?架子还真不小啊!”小刘三急不可待,那模样儿跟饿死鬼韬生的差不多了都。“卢公子请客,老朽本应该是......
“急嘛呀?谁告诉你就咱俩吃啦?我刚才让楼下的小伙计儿请人去了,你没看见是么?”

    “我还真没注意,我以为厨子又出什么新菜了,伙计那跟您介绍了。请的谁呀?这么半天都没露面儿,这是哪位英雄豪杰?架子还真不小啊!”小刘三急不可待,那模样儿跟饿死鬼韬生的差不多了都。

    “卢公子请客,老朽本应该是先到恭候大驾,无奈琐事缠身姗姗来迟,恕罪,恕罪!”人没到声音先到了,嗓门是真大,震得人耳朵里嗡嗡的脑袋一时间混沌了。

    门一开,走进一人,此人正是刘铁嘴。

    “我还当请的是谁了,原来是刘先生,刚才可是多亏了您了,要不然我小刘三今天是少不了一顿胖揍了,多谢多谢。您快入座,快入座!”小刘三一见是刘铁嘴,恭敬有加连忙起身让座。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在三不管他老黑十还不敢不给我这个面子。”刘铁嘴满脸的得意,看了一眼桌上的菜眼毛都乐开花儿了“太丰盛了,太丰盛啦,小刘三儿你这也太客气了,破费了,破费了!”

    小刘三不由得心里一惊,刘铁嘴几句话就把他推到了结账主家的位置上了,可他这兜里现在真的是空空如也,刚才顺手下的货也不是什么金银财宝居然是一包人参,虽说是名贵的药材能值几个钱,可这药材不能当钱花呀。囊中羞涩的小刘三顿时闷了口,灰溜溜的眼睛瞄着坐在主座上卢一天。

    “留神了您呐,二楼雅座上了海味了!扒海参一大盘了诶!”跑堂的嗓子还真脆生。

    这扒海参是“八大碗”中的一碗儿。所谓八大碗就是八碗热菜,满汉全席里有“八大碗”,陕西菜里有“八大碗”,东北菜里也有“八大碗”,可是吃来吃去还是天津卫的“八大碗”地道。天津人素有“卫嘴子”之称,一来是天津人能说,不管懂不懂的都能海阔天空跟你论论胡侃瞎聊一气,二来就是指天津人对吃相当讲究,坊间有句老话叫“借钱吃海货,不算不会过”可见天津人有多爱吃。天津的“八大碗”汇集了炖、扒、蒸、烩等功夫,既有天津菜的共同特征每一碗又各具风味。

    到了民国的时候,“八大碗”不仅有荤素之分还有“粗八大碗”和“细八大碗”,还有**八大碗。“粗八大碗”一般在婚丧嫁娶红白事上才能见到,而“细八大碗”那得是在天津卫的名门望族大宅门里才能吃到的美味佳肴了。一般饭店里的“八大碗”就是烩虾仁、扒海参、清蒸羊肉条、熘鱼片、四喜丸子、烩鸭条、烧三丝、黄焖牛肉八道热菜,都用清一色的大海碗盛着。除了这八碗热菜还有十二个干鲜冷荤的压桌碟儿,所以“八大碗”其实是一桌酒席,那味道就更不用说了,肯定是解馋销魂之极的。

    “来!我自罚三杯!”说着刘铁嘴把面前的酒一饮而尽,把酒盅斜过来亮了亮杯底儿,表示他没有剩酒。接着一连干了三杯,这也是天津卫酒桌上的规矩,算是给足了主家面子。

    “好!真是海量,痛快,哈哈!”卢一天很享受这种吃吃喝喝的排场,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刘先生,咱俩得喝一个,感谢您今天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他老黑十算个屁呀,充其量也就是袁三爷屁股后面的“展点”,跑龙套的而已。别人拿他当盘儿菜,我刘铁嘴可不在乎他!”“展点”是青帮的春点,意思是男仆。

    “来,我也陪一个,以后三不管地面上还得仰仗二位多多的照应,有个大事小情给我通个风报个信儿。”卢一天渐渐的引入正题。

    “干!”

    “干!哈哈!”

    “干就干,我今天是舍命陪君子!”

    “卢公子,您了是书香传家,这李白斗酒可是诗百篇,一会您可得来一首。”

    “这叫连中三元,吃菜,吃菜啊。缓一气儿咱在来个五福临门。”刘铁嘴不愧是说书的,这吉祥话儿是张嘴就来,说得卢一天和小刘三开怀大笑。

    一个时辰过后正是未时三刻阳极转阴的时候,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刘铁嘴吃了个沟满壕平,小刘三更是不胜酒力已经溜桌了,屋子里渐渐安静了下来,偶尔传来几句楼下跑堂的上菜的吆喝声。

    “刘先生,今天请您来是有一事不明想当面请教,不知道您方便不方便?”卢一天这才开始聊到正题儿。

    “我知道,你不就是想问宋三秃子的事么?”行!刘铁嘴还算没喝多一句话就说出了卢一天的疑惑,可见是早有准备心里跟明镜似的。

    “正是正是,愿闻其详!”卢一天见刘铁嘴不避讳,也就顺坡下驴随口应承着。

    “这宋三秃子也算是作到头了,虽说他是洪帮的老头子跺一脚海河两岸乱颤,可是普通的凡人惹不起你混混儿杂八地,这妖魔鬼怪可不怕。”

    “妖魔鬼怪?”闻听此言卢一天脸色阴沉下来。

    “可不么!放着地上的祸不惹他惹天上的祸。当初,他跟袁三爷争刘庄浮桥清理河道的工程,因为三爷这边抽死签儿的‘肉墩子’尿(sui)了,三爷还好一阵的恼火。如今看来可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刘铁嘴绘声绘色讲起了宋三秃子的死因。

    现在有些书籍记载都称为“青红帮”,“青红帮”不是一个帮派而是两个不同的帮会组织,其实应该叫“青洪帮”也就是青帮和洪帮。之所以叫成了“青红帮”是因为江湖上的一句切口“青莲白藕红荷花,三教原本是一家”。这是一种比喻,青莲就是指青帮,白藕是白莲教,红荷花就是洪帮,这句切口的意思是白莲教、青帮、洪帮都是一个祖师爷应该团结。

    洪帮与青帮的组织架构截然不同。青帮讲究的是拜师门摆香堂,有师门传授每一代都有自己对应的“字儿”也就是辈分。青帮“盘道”时一般都得亮“海底”也就是报自己三代的人物字号,例如袁三儿以后加入青帮排“悟字辈”,他师傅白云生就是“通字辈”,师爷厉大森是“大字辈”,而他的徒弟就占“学字辈”,也就是青帮近代有名的“大通悟学”四辈。

    洪帮就不一样了,讲究的是兄弟手足情深,尊崇的是刘关张桃园结义有“一入洪门皆兄弟”之说。不管你是坐堂的堂主老头子还是散落市井打听消息的“溜子”一律“肩膀齐为弟兄”,像天地会、红花会、小刀会、红灯照都属于洪帮的分支。这也就是江湖上常说的“青帮一条线,洪帮一大片”。

    既然青帮和洪帮本来就是不同的两个组织谁也管不着谁,那遇到利益冲突肯定就免不了一场的穷凶恶斗。

本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