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四回 卢大少爷

作者:卢艺天   来源:  
内容摘要:上文书说道,小刘三儿趁着刘铁嘴吸引众人注意力,在人群之中开始偷东西,忽然之间有一个人抓住了他的手说了一句:“小兄弟儿,你胆子可够肥的!”。小刘三手一哆嗦水果篮子差点撒手,吓得魂飞天外脑子一片空白,完了被逮着了!可转念又一想,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不就是进局子待两天么,有嘛了!再说......
上文书说道,小刘三儿趁着刘铁嘴吸引众人注意力,在人群之中开始偷东西,忽然之间有一个人抓住了他的手说了一句:“小兄弟儿,你胆子可够肥的!”。

    小刘三手一哆嗦水果篮子差点撒手,吓得魂飞天外脑子一片空白,完了被逮着了!可转念又一想,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不就是进局子待两天么,有嘛了!再说我央求央求,来人发发慈悲兴许还能混过去呢。

    想到此处小刘三儿三魂回来了两个,定了定神咽了口唾沫回头应了句“大爷!饶了。。。。。。”一个我字还没说出口便看见了来人,小刘三顿时哑巴了。

    一张干净的脸白里透红气色相当的好,二龙斗宝的眉毛粗黑上挑,一双丹凤眼凝视着小刘三惊恐扭曲的脸。脑后扎着一条半长不短的马尾,这是民国以后剪了辫子又不留西式发型的扮相。这条马尾辫子根部向上撅撅着足有三寸,上面还插了一朵霸兰花,这叫“蝎子勾儿”是当时天津租界混混儿的打扮。这发型本来是中西结合土不土洋不洋有点怪异,可是扎在这个人脑袋后面却显得十分的顺眼隐约中还透着一股子英气。

    来人叫卢一天。说起这卢一天也算得上是天津卫的一个怪人。要论家世身份,他可是颇有渊源,据说这卢家祖上跟随纪晓岚编纂过《四库全书》也算是书香门第,家里藏书颇多。最难得的是在乾隆皇帝搞“文字*狱”销毁各类书籍的时候,卢家祖上暗地里私藏了很多禁书,各种珍品典籍传到现在都算是海内孤本了。三教九流,五行八作,神仙鬼怪,修仙访道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只要到卢家藏书阁找到相关的典籍一查便知。

    天津卫的豪门巨富当属“八大家”,有天成号韩家,益德裕高家,杨柳青石家,土城刘家,正兴德穆家,长源杨家,振德黄家,益照临张家也就是被泥人张贱卖的“海张五”。早在清朝咸丰年间,天津就流传着有关“八大家”的歌诀:“韩、高、石、刘、穆,长源、振德、益照临。”这八大家办盐务,养船队,开当铺都是在商场上叱诧风云的大家族。而卢家一没有买卖铺户二没有万贯家财,却凭着祖上留下的这藏书阁被天津的老少爷们尊称为“九大家”。

    有句话叫“富不过三代”,这书香门第也传不过三代。在世人看来,守着祖传的藏书阁按家学渊源,卢一天怎么也应该是个满腹经纶书生气十足的文化人儿吧。那您可想错了,这位卢少爷偏偏就喜欢江湖义气不爱做学问,不仅身上一点书香气没有而且每日里混迹于混混儿锅伙之中,广交三教九流的朋友称兄道弟离经叛道自得其乐。

    虽说天津自古就没出过状元,到现在文庙的正门还没开过,可天津人骨子里对读书人还是尊重的。正是因为这点对卢家祖上的敬重,再加上这位少爷亦正亦邪放荡不羁的古怪性子,卢一天在天津卫老少爷们的眼里也还真就算得上是一个人物了。

    “哎呦喂,卢少爷您可吓死我了!”小刘三认出是卢一天,像泄了气的皮球,顿时人就塌秧了。

    几年前小刘三偷东西的手艺还没纯熟时偷过一回卢一天,被当场逮住。小刘三声泪俱下苦苦哀求得卢一天动了恻隐之心,不仅没有把他扭送官府还给了他点吃饭的零钱。从那以后,小刘三经常给卢一天送新鲜应季的水果,这位卢公子交朋友又不论出身,不管你是王公贵族还是要饭花子只要看着顺眼就能登门入户吃喝不分。

    卢一天甚至还从自家的藏书阁里找到了一些古时候大盗神偷的记载,闲谈当中有意的流露给小刘三,像《东方朔偷桃》、《蒋干盗书》、《时迁火烧翠云楼》、《杨香武三盗九龙杯》等等。每每谈及这些偷盗怪论小刘三更是听得津津有味全神贯注,支棱着耳朵使劲往脑子里记生怕落下一句。

    年深日久,这“梁上君子”的绝活儿小刘三竟然无师自通了,什么叫“绺、顺、捋、牵”哪叫“捏、拿、摞、挂”样样儿玩的是干净利索。连卢一天都没想到,无意之中自己还给天津卫培养出了一个神偷来,一来二去两个人还真就成了莫逆之交了。

    “哈哈,三儿!还不赶紧快走,一会老黑十回过神儿来,免不了又是一场麻烦!”

    “我可不怕他,有本事就弄死我,弄不死我,我就趟他们家大门口!”小刘三是肉烂嘴不烂,一边说着一边往人群外面退。

    抬头观看正当午时,显然是到了饭口,不出意料卢一天开始攒饭局了“得了,得了,走!跟我吃八大碗儿去,看你这倒霉样儿,又是好几天没见荤腥了吧?”

    一听到要下馆子,小刘三眼睛都冒绿光了,哈喇子差点流出来可嘴里还是得硬撑“昨天刚吃完狗不理,今天换换样儿也行!说好了呀,今天我请您。”天哪,说这话你亏不亏心啊!摸摸你那杂货面儿的肚子,估计白面馒头你都几个月没见过了,还狗不理?再说了,跟卢少爷吃饭什么时候让你小刘三花过钱呀。

    卢一天只是微笑并不答言,拽着小刘三儿直奔“八大碗”而去,脑袋后面儿一根儿“蝎子勾儿”晃晃荡荡,不多时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可卢一天做梦也不会想到,就在路旁边的臭水沟里正有一双冷得冒寒气儿的眼直勾勾的看着他们的背影,把这一切尽收眼底。

    “少爷!今儿个这菜有点太多了吧?就咱俩人吃得了么?”小刘三看着这一桌的珍羞美味恨不得立刻就甩开腮帮子颠开大槽牙玩命吃上一顿,可这请客的主家卢一天就硬是不动筷子,憋得他呀,小脸儿都绿了。

    卢一天是什么人呀,小刘三的那点儿馋猫儿心思哪逃得出他的法眼,要是在平时这哥俩早就推杯换盏高谈阔论了,可今天他要等一个人,一个很重要的人。

本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