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三回 桃卖的还真不贵

作者:卢艺天   来源:  
内容摘要:三不管儿一带的混混头子是袁三儿,这袁三儿此时还没有加入青帮未成气候,只能算是一般的混混儿头。后文书张宗昌、褚玉璞等山东军阀占领天津,他机缘巧合拜了青帮二十二代“通”字辈的白云生为师,这才在青帮有了辈份。到了日伪时期他帮着日本人抓华工倒卖人口,并且接受了皇协军的任命成立了“袁部队”......
三不管儿一带的混混头子是袁三儿,这袁三儿此时还没有加入青帮未成气候,只能算是一般的混混儿头。后文书张宗昌、褚玉璞等山东军阀占领天津,他机缘巧合拜了青帮二十二代“通”字辈的白云生为师,这才在青帮有了辈份。到了日伪时期他帮着日本人抓华工倒卖人口,并且接受了皇协军的任命成立了“袁部队”才成了天津卫有名的汉奸。老黑十就是袁三儿手下八大金刚之一,按理说刘铁嘴这样的说书艺人是不看在他眼里的。

    可“人走时气,马走膘”,偏偏袁三儿就爱听刘铁嘴的书,更看重他那手儿“狮子吼”的绝活,经常跟手下人说“刘先生是有功夫的人,天津卫的宝贝”。隔三差五就把刘铁嘴叫到家里说书,一来二去刘铁嘴就成了袁三儿的座上宾。今天他出面说合,看来小刘三儿是命不该绝。

    “刘先生,不是我老黑十欺负毛没长全的小孩蛋子,介倒霉孩子卖俩大子儿一个桃,您说说是不是该教训教训,让他懂懂规矩?”老黑十语气和蔼了很多。

    “呵呵,稍安毋躁,稍安毋躁!要说平时卖俩大子儿一个桃儿是有点不应该,可今天这桃儿卖俩大子儿要我说还真不贵。”刘铁嘴慢条斯理,可声音是异常的宏大原来暗自里运上了“狮子吼”的功夫。

    老黑十瞪大了双眼“为嘛?您给讲讲介里头有嘛套了裹脑儿的事?”套了裹脑儿是天津方言,意思就是隐含的纠缠不清的。

    “宋三秃子死了,你知道么?”刘铁嘴这一句话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围观的人群一阵的人声嘈杂。

    “哎呦,宋三秃子死啦!”

    “拥给嘛呀?”(这是天津方言,意思是因为什么呀)。

    “说的是河东刘庄洪帮老头子宋三秃子么?”

    “可不么。。。。。。”

    “别囔囔啦,听着。。。。。。”

    老黑十也是十分的震惊“我你妈还真不知道,这是嘛时候的事?”虽说青帮和洪帮分属不同的帮会,可是在天津地面上的混混儿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何况这河东刘庄的宋三秃子可是跟三不管的袁三儿、西头的刘四海、河北大街的八延庆齐名的混混儿头子,辈分可不低,名号也是响当当的。

    “就昨天晚上。”刘铁嘴默默的说。

    “怎么死的?”

    “呵呵,他砸死了一条千年蟒蛇精,他不死才怪了!”

    这句话像个炸雷,刚刚有点平静的人群,像开了锅一样鼎沸了!

    刘铁嘴的“狮子吼”确实名不虚传,不管人群的议论多么乱声音多么高只要他一张嘴,他说出来的话肯定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宋三秃子砸死柳家门儿大仙,蟒蛇精冤魂不散,要祸害海河两岸,为今只有一计,吃仙桃取逃避之意才能躲过这一劫!所以我说小刘三儿今天这桃儿卖的可真不贵呀。”

    天津卫有传说地仙有五大仙爷分别是“狐”、“黄”、“白”、“柳”、“灰”。狐就是狐狸,黄就是黄鼠狼,白是刺猬,柳是蛇,灰就是老鼠。刘铁嘴称的柳家门儿大仙就是指蛇精。

    “还有这事?您给详细说说!”老黑十闻听此言惊得嘴张的老大,下巴差点掉地上。

    “天机不可泄露。。。。。。”刘铁嘴的声音依然洪钟大吕震的人耳膜生疼嗡嗡作响。

    恰在刘铁嘴故弄玄虚老黑十狐疑之际,这小刘三却已经挤进了人群,奇怪的是他并不逃走,而是在人群里挤进挤出像个泥鳅一样穿梭着。矮小的身材见缝插针在人群里游走得也算如鱼得水,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老荣”在“下货”。

    旧社会在江湖上混饭吃的人有一种特殊的沟通语言叫“春点”,也有叫“唇点”或者“春典”的,反正都是一个发音。这春点实际就是江湖黑话,在过去是十分神秘有“宁舍一锭金,不赠一句春”之说,可见江湖人对春点的重视程度。这春点来源繁杂,有拆字译音,有地方方言,有民间俏皮话,有歇后语,有外国泊来语,不是门里人想知道其中的含义那是比登天还难。

    小偷在过去也是必须拜师学艺有门户才能干的行当,也属三百六十行之一也分三六九等,天津卫更有小偷中的顶尖能人被称为“高买”。说春点对于这一行更是保命的看家本事,所谓“老荣”就是小偷,“下货”就是偷东西。

    这小刘三就是天津卫的“偷儿”,可他这个“偷儿”完全是自学成才没拜师更没有门户,无宗无派用行话说叫“海青腿儿”。因此上他不敢明目张胆的承认自己是“老荣”,平日里在三不管拎着个筐卖鲜货走街串巷,其实是在“踩盘子”也就是找下手的目标,遇到合适的机会才暗地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偷一把。三不管一带本来就是鱼龙混杂,丢东西丢钱更是司空见惯,再说小刘三一般都是小偷小摸掀不起什么大风浪充其量也就是个“打野食儿”的,所以这些年一直也没露陷儿。他的胆子也就逐渐大了起来。

    偷东西讲究的是要有人给遮掩,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偷完了全身而退。这就要求偷东西的人审时度势对周围环境观察细腻,时辰火候拿捏的恰到好处才能滴水不漏。这里头学问可大了,分“童子引路”、“寿星坐堂”、“二仙传道”手法玄妙全凭的是巧劲儿。今天刘铁嘴和老黑十无意中给小刘三当了帮衬,行话说这叫“垫背的”,人们的注意力都在刘铁嘴身上,长了毛比猴还精的小刘三哪能放过这难得的机会?

    左手二指往旁边老者腰里一扫,右手提着篮子顺势一接,一个拳头大的小包袱就落在了水果篮子里,好一招“二龙戏珠”活儿做的那叫一个漂亮!小刘三按捺不住兴奋嘴角往上翘了翘,今天晚上的大饼卷肉算是有着落了。

    “小兄弟儿,你这胆子可真够肥的,老黑十的事还没完了,就偷开东西了?”一个细小而低沉的声音钻进了小刘三的耳朵在脑仁儿里泛起了一层涟漪荡漾开来,同时一只软绵绵温暖的手搭在了他的右手上。

    这下小刘三儿可是受惊匪浅,直吓得魂飞天外,转身偷眼观瞧,“啊!原来是你!”。要问来者何人,且听下回分解。

本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