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二回 三不管儿

作者:卢艺天   来源:  
内容摘要:“好么!那边打起来啦!”不知是谁冷不丁喊了一声。紧跟着人群一片嘈杂过后潮水一般的往街道的另一头儿涌去,不多时就只剩下刘铁嘴“光杆儿司令”一个人了。此时,三不管儿街道另一头儿,有两个人正在吵架。“嚯!小刘三儿你是要疯是么?一个桃儿卖俩大子儿?你这是王母娘的仙桃儿是么?”老黑十斜楞着......
“好么!那边打起来啦!”不知是谁冷不丁喊了一声。紧跟着人群一片嘈杂过后潮水一般的往街道的另一头儿涌去,不多时就只剩下刘铁嘴“光杆儿司令”一个人了。

    此时,三不管儿街道另一头儿,有两个人正在吵架。

    “嚯!小刘三儿你是要疯是么?一个桃儿卖俩大子儿?你这是王母娘的仙桃儿是么?”老黑十斜楞着眼嗔怪着。

    “黑爷,介不能怨我呀!今儿隔早起我上货桃儿就特别贵,不瞒您说刨去烂的和路上糟践的我这还赔钱卖了,要不您换俩梨吃吧。这桃儿我给西头的海爷留着。”小刘三儿不紧不慢的从篮子里拿出来一个梨却不往前送。

    “呦呵!你介话里是有话儿啊。你介是说我吃不起这桃儿是么?还拿刘四海儿压我,他刘四海敢来咱三不管儿晃荡么?三不管儿这地方可是袁三爷的地盘!”老黑十听出了弦外之音有点儿急眼。

    “吓死我也不敢呀,你这可是屈枉我了。”小刘三儿嘴里应承着,可脸上却是一脸的鄙视和不屑一顾。显然他没把老黑十看在眼里,说话间把梨放回了筐里,转身要走。

    老黑十一把抠住了小刘三的肩膀,老黑十身材魁梧小刘三干巴瘦,这一抓像极了猫头鹰抓田鼠,手拿把攥。“不把话说清楚了今天你小子别想走!要不是三爷最近发话,三不管儿地面得平静半个月不让惹事。我今天弄死你,信么?”

    “三不管”地理位置就在天津现在的南市一带。天津沦为九国租界以后,日本人曾经想把这一带归为日租界,可是由于其他几国不同意最后也没有得逞。民国政府当时怕外国人怕得要命,日本人既然想要中国政府就不敢收回。

    据说天津当时的警察厅长杨以德也就是“杨梆子”,先后派人交涉日、德、法租界询问这一地区的归属问题,出于各国微妙的外交关系居然三个国家都不承认“三不管”地区的租界权。就这样昏庸的天津官府竟不敢在那里行使主权,使这里乱埋乱葬死人尸骨没人管,坑蒙拐骗没人管,打架斗殴没人管,三不管三不管就是哪都不管,干嘛都没人管。

    最早天津的经济文化中心在“侯家后”也就是现在的估衣街大胡同一带。1900年,八国联军与义和团作战,南北大街、估衣街一带成了一片焦土,城墙也被拆毁。天津海河两岸的外国租界地,竟达到了九个,即:英、法、德、美、俄、日、意、奥、比。大关河沿,侯家后、北门外的繁荣,一落千丈。

    由于三不管一带没有人管,一些艺人和小买卖人就开始在这里做生意,逐渐发展起来。这群人没有门脸铺面全凭手艺吃饭称为“撂地”,有卖大力丸和假药的,卖“折罗”(饭馆剩菜剩饭)的,卖小吃的,剃头打辫子的,拉洋片的,摆茶摊的,等等。在“撂地”当中,首推四大生意,行话叫:“金、批、彩、挂”,依次就是相面算卦、说书唱戏、戏法魔术、打把式卖艺的。

    由于三不管变成南市,趋向繁华地皮价涨,一些下野的军阀和前清的遗老遗少就开始在这一地区发展原始的房地产买卖。以末代皇帝溥仪的岳父荣源、江西督军李纯为首的上层权贵,在辛亥革命后,都在这里低价买进土地,建房出租。从现在天津的地名“荣业大街”、“荣安大街”、“东兴大街”,还可看出这些街道与荣源开的“荣业房产公司”、李纯开的“东兴经租处”的密切关系。

    南市这个小地方,最多时曾有20多家大小饭馆,十几家影剧院和曲艺园子。白天这里人来人往,叫买叫卖。晚上灯红酒绿,锣鼓喧天。反动军警、特务、**都在南市逞凶做恶。杂霸地头子袁三儿官称袁三爷,更是横行南市三十年,帮助反动统治为虎作伥无恶不作。

    三不管儿地面儿上,不讲王法讲“胳膊根儿”,谁的胳膊根儿粗谁就说了算,蛮横就带三分理。小刘三儿年纪尚轻,今天得罪了混混儿青皮老黑十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年少气盛的小刘三一看老黑十真动手了有点害怕了,说话都带了颤音“你放开我!讲~不讲理啊,我~我不卖了还不行么?”

    俩人就这样在马路中间撕摞了起来,周围已经围了一群老少爷们儿。三不管儿是个闹市区天津人又爱凑热闹,“起哄架秧子”的不乏其人,有的窃窃私语有的说老黑十欺负人有的说小刘三儿不懂规矩。一时间,人山人海围了个水泄不通。

    “看我了!看我了!老黑十你跟个孩子较哪门子的劲啊?撒手吧,别让人笑话了!”人群里挤进来一个中年人,穿着灰布长衫,四平八稳的往那一站,尤其声音真可以说是“声若洪钟,绕梁三日”。

    来人正是说书先生“刘铁嘴”。能在三不管儿混饭吃的都有绝活儿,刘铁嘴年轻时候练过内家功底气很足,上了岁数才改行说了评书。他说书之前要先运气,一口混元金刚气运足了才开书,离着两丈开外也能听的清清楚楚,听书的熟客给这手儿功夫起了个响当当的名字叫“狮子吼”。天津的三老四少都服有能耐的人,凭着这一手儿“狮子吼”刘先生每天也能混一顿吃喝。

    “哎呦!这不是刘先生么,失敬失敬!”老黑十拱拱手满脸堆笑,场面上的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是最基本的能力。

    这一个臭说评书的,怎么老黑十这么恭敬他呢?这里面有点渊源,那时候的天津除了国民政府的警察局和租借的外国巡捕管事,还有一种势力在天津卫也说了算,那就是混混儿锅伙。尤其在三不管儿混事儿的人们都怕混混儿,不管你是做什么买卖也不管你是正经生意还是坑蒙拐骗的歪门邪道,都得给他们上供按月交“孝敬钱”。

    天津的混混儿由来已久,到了袁世凯任直隶总督的时候才得以根治,后来大多数混混儿都加入了青帮。这青帮的历史深远,组织脉络神秘,后文书咱们会详细批讲,今天暂且不论。

本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