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警世通言 
  • 野史尽真乎?曰:不必也。尽赝乎?曰:不必也。然则去其赝而存共真乎?曰:不必也。《六经》《语》《孟》,谭者纷如,归于令人为忠臣、为孝子、为贤牧、为良友、为义夫、为节妇、为树德之士、为积善之家,如是而己矣。经书著其理,史传述其事,其揆一也。理著而世不皆切磋之彦,事述而世不皆博雅之儒...  阅读全文>>
  • 第 一 卷俞伯牙摔琴谢知音

      浪说曾分鲍叔金,谁人辨得伯牙琴!  干今交道好如鬼,湖海空悬一片心。  古来论文情至厚,莫如管鲍。管是管夷吾,鲍是鲍叔牙。他两个同为商贾,得利均分。时管夷吾多取其利,叔牙不以为贪,知其贫也,后来管夷吾被囚,叔牙脱之,荐为齐相。这样朋友,才是个真正相知。这相知有几样名色:恩德...  阅读全文>>
  • 第 二 卷庄子休鼓盆成大道

      富贵五更春梦,功名一片浮云。眼前骨肉亦非真,恩爱翻成仇恨。  莫把金枷套颈,休将玉锁缠身。清心寡欲脱凡尘,快乐风光本分。  这首《西江月》词,是个劝世之言。要人割断迷情,逍遥自在。且如父子天性,兄弟手足,这是一本连枝,割不断的。儒、释、道三教虽殊,总抹不得“孝”“弟”二字。...  阅读全文>>
  • 第 三 卷王安石三难苏学士

    海鳖曾欺井内蛙,大鹏张翅绕天涯。  强中更有强中手,莫向人前满自夸。  这四句诗,奉劝世人虚已下人,勿得自满。古人说得好,道是:“满招损,谦受益。”俗谚又有四不可尽的话。那四不可尽?——势不可使尽,福不可享尽,便宜不可占尽,聪明不可用尽。——你看如今有势力的,不做好事,往往任性...  阅读全文>>
  • 第 四 卷拗相公饮恨半山堂

    得岁月,延岁月;得欢悦,且欢悦。万事乘除总在天,何必愁肠千万结。放心宽,莫量窄。古今兴废言不彻。金谷繁华眼底尘,淮阴事业锋去血。临潼会上胆气消,丹阳县里萧声绝。到来弱草胜春花,运上精金逊顽铁。逍遥快乐是便宜,到老方知滋味别,精衣淡饭足家常,养得浮生一世拙。  开话己毕,未入正文...  阅读全文>>
  • 第 五 卷吕大郎还金完骨肉

    毛宝放龟悬大印,宋郊渡蚁占高魁。  世人尽说天高远,谁识阴功暗里来。  话说浙江嘉兴府长水塘地方,有一富翁,姓金名钟,家财万贯,世代都称员外,性至悭吝。平生常有五恨,那五恨?一恨天,二恨地,三恨自家,四恨爹娘,五恨皇帝。恨天者,恨他不常常六月,又多了秋风冬雪,使人怕冷,不免费钱...  阅读全文>>
  • 第 六 卷俞仲举题诗遇上皇

    日月盈亏,星辰失度,为人岂无兴衰?  子房年幼,逃难在徐邳,伊尹曾耕莘野,子牙尝钓磷溪。  君不见:韩侯未遇,遭胯下受驱驰,蒙正瓦窑借宿,裴度在古庙依栖,时来也,皆为将相,方表是男儿。  汉武帝元狩二年,四川成都府一秀士,司马长卿,双名相如。自父母双亡,孤身无倚,盐自守。贯串百...  阅读全文>>
  • 第 七 卷陈可常端阳仙化

    利名门路两无凭,百岁风前短焰灯。  只恐为僧僧不了,为增得了尽输僧。  话说大宋高宗绍兴年间,温州府乐清县,有一秀才,姓陈,名义,字可常,年方二十四岁。生得眉目清秀,且是聪明,无书不读,无史不通。绍兴年间,三举不第,就于临安府众安桥命铺,算看本身造物。那先生言:“命有华盖,却无...  阅读全文>>
  • 第 八 卷崔待诏生死冤家

    山色晴岚景物佳,暖烘回雁起平沙。  东郊渐觉花供眼,南陌依稀草吐芽。  堤上柳,未藏鸦,寻芳趁步到山家。  陇头几树红梅落,红杏枝头未着花。  这首《鹧鸪天》说孟春景致,原来又不如仲春词做得好:  每日青楼醉梦中,不知城外又春浓。  杏花初落疏疏雨,杨柳轻摇淡淡风。  浮画肪,...  阅读全文>>
  • 第 九 卷李谪仙醉草吓蛮书

    堪羡当年李谪仙,吟诗斗酒有连篇;  蟠胸锦绣欺时彦,落笔风云迈古贤。  书草和番威远塞,词歌倾国媚新弦;  莫言才干风流尽,明月长悬采石边。  话说唐玄宗皇帝朝,有个才干,姓李,名白,字大白。乃西梁武昭兴圣皇帝李局九世孙,西川锦州人也。其母梦长庚人怀而生媚浅じ星又名大白星,所以...  阅读全文>>
  • 第 十 卷钱舍人题诗燕子楼

    烟花风景眼前休,此地仍传燕子楼。  鸳梦肯忘三月意?翠肇能省一生愁。  拓因零落难重舞,莲为单开不并头。  娇艳岂无黄壤痤?至今人过说风流。  话说大唐自政治大圣大孝皇帝溢法大宗开基之后,至十二帝宪宗登位,凡一百九十三年,天下无事日久,兵甲生尘,刑具不用。时有礼部尚书张建封做官...  阅读全文>>
  • 第十一卷苏知县罗衫再合(1)

    早潮才罢晚潮来,一月周流六十回。不独光阴朝复暮,杭州老去被潮催。这四句诗,是唐朝自乐天杭州钱塘江看潮所作。话中说杭州府有一才子,姓李,名宏,字敬之。此人胸藏锦绣,腹隐珠巩,奈时运未通,三科不第。时值深秋,心怀抑郁,欲渡钱塘,往严州访友。命童子收拾书囊行李,买舟而行。划出江口,天...  阅读全文>>
  • 第十一卷苏知县罗衫再合(2)

    仪真至邵伯湖,不过五十余里,到天明,仍到了五坝曰上。徐能回家,唤了一乘肩舆,教管家的朱婆先扶了奶奶上轿,一路哭哭啼啼,竟到了涂能家里。徐能 分付朱婆:“你好生劝慰奶奶,到此地位,不由不顺从,不要愁烦。今夜芳肯从顺,还你终身富贵,强似跟那穷官。’说得成时,葜赜猩停”朱婆领命,引...  阅读全文>>
  • 第十二卷范鳅儿双镜重圆

     帘卷水西楼,一曲新腔唱打油。  宿雨眠云年少梦,休沤,且尽生前酒一匝。  明日叉登舟,却指今宵是旧游。  同是他乡沦落容,休愁!月子弯弯照几州?  这首词未句乃借用吴歌成语,吴歌云。  月子弯弯照几州?几家欢乐几家愁。  凡家夫妇同罗帐,几家飘散在他州。  此歌山自南宋建炎年...  阅读全文>>
  • 第十三卷三现身包龙图断冤

    甘罗发早子牙迟,彭祖颜回寿下齐,  范丹贫穷石崇富,算来都是只争时。  话说大宋元佑年问,一个大常大卿,姓陈名亚,因打章子厚不中,除做江东留守安抚使,兼知建康府。一日与人官宴于临江亭上,忽听得亭外有人叫道:“不用五行囚柱,能知祸福兴衰。大卿问:“甚人敢出此语?众官有曾认的,说道...  阅读全文>>
  • 第十四卷一窟鬼癞道人除怪

    杏花过雨,渐残红零落胭脂颜色。  流水飘香,人渐远,难托春心脉脉。  恨别王孙,墙阴目断,谁把青梅摘?  金鞍何处?绿杨依旧南陌。  消散云雨须臾,多情因甚有轻离轻拆。  燕语千般,争解说些于伊家消息。  厚约深盟,除非重见,见了方端的。  而个无奈,寸肠千恨堆积。  这只词名...  阅读全文>>
  • 第十五卷金令史美婢酬秀童(1)

    塞翁得马非为吉,宋子双盲岂是凶。祸福前程如漆暗,但平方寸答天公。话说苏州府城内有个玄都观,乃是梁朝所建。唐刺史刘禹锡有诗道:“玄都观里桃干树”,就是此地。一名为玄妙观。这观踞郡城之中,为姑苏之胜。基址宽敞,庙貌崇宏,上至三清,下至十殿,无所不备。各房黄冠道士,何止数百。内中有个...  阅读全文>>
  • 第十五卷金令史美婢酬秀童(2)

    却说金令史旧邻有个闲汉,叫做计七官。偶在街上看见秀童买了许多东西,气忿忿的走来,问其缘故。秀童道:“说也好笑,我爹真是交了败运,干这样没正经 事二百两银子已自赔去了,认了晦气罢休。却又听了别人言语,请什么道人来召将。邓贼道今日鬼混,哄了些酒肉吃了,明日少得还要索谢。成不成,吃...  阅读全文>>
  • 第十六卷小夫人金钱赠年少

     谁言今古事难穷?大抵荣枯总是空。  算得生前随分过,争如云外指滨鸿。  暗添雪色眉根白,旋落花光脸上红。  惆怅凄凉两回首,暮林萧索起悲风。  这八句诗,乃西川成都府华阳县王处厚,年纪将及六旬,把镜照面,见须发有几根白的,有感而作,世上之物,少则有壮,壮则有老,古之常理,人人...  阅读全文>>
  • 第十七卷钝秀才一朝交泰

      蒙正窑中怨气,买臣担上书声。文夫失意惹人轻,才入荣华称庆。红日偶然阴臀,黄河尚有澄清。浮云眼底总难凭,牢把脚跟立定。  这首《西江月》,大概说人穷通有时,固不可以一时之得意,而自夸其能;亦不可以…对之失意,而自坠其志。唐朝甘露年间,有个王涯丞相,官居一品,权压百僚,憧仆干数...  阅读全文>>
  • 第十八卷老门生三世报恩

     买只牛儿学种田,结间茅屋向林泉。  也知老去无多日,且向山中过几年。  为利为官终幻客,能诗能酒总神仙。  世问万物俱增价,老去文章不值钱。  这八句诗,乃是达者之言,未句说:“老去文章不值钱”,这一句,还有个评论。大抵功名迟速,莫逃乎命,也有早成,也有晚达。早成者未必有成,...  阅读全文>>
  • 第十九卷崔衙内白鹞招妖

    古本作《定山三怪》,又云《新罗白鹞》。  早退禾朝宠责妃,谏章争敢傍丹择。  蓬莱殿里迎薄驾,花尊楼前进荔枝。  揭鼓未终聋鼓动,羽衣犹在战衣追。  子孙翻作升平祸,不念先皇创业时。  这首诗,题著唐时第七帝,溢法谓之玄宗。古老相传云:天上一座星,谓之玄星,又谓之金星,又谓之参...  阅读全文>>
  • 第二十卷计押番金鳗产祸

    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  因过竹院逢憎话,又得浮生半日闲。  话说大宋徽宗朝有个官人,姓计名安,在北司官厅下做个押番。止只夫妻两口儿。偶一日,下番在家,天色却热,无可消遣,却安排了钓竿,迄逞取路来到金明他上钓鱼。钓了一日,不曾发市。计安肚里焦躁,却待收了钓竿归去,觉道...  阅读全文>>
  • 第二十一卷赵太祖千里送京娘

     兔走乌飞疾若驰,百年世事总依稀。  累朝富贵三更梦,历代君王一局棋。  禹定九州汤受业,秦吞六国汉登基。  百年光景无多日,昼夜追欢还是迟。  话说赵宋未年,河东石室山中有个隐士,不言姓名,自称石老人。有人认得的,说他原是有才的豪杰,因遭胡元之乱,曾诣军门献策不听,自起义兵,...  阅读全文>>
  • 第二十二卷宋小官团圆破毡笠

    不是姻缘莫强求,姻缘前定不须忧。  任从波浪翻天起,自有中流稳渡舟。  话说正德年问,苏州府昆山县大街,有一居民,姓宋名敦,原是宦家之后。浑家卢氏,夫妻二口,不做生理,靠着祖遗田地,见成收些租课力话。年过四十,并不曾生得一男半女。宋敦一日对浑家说:“自古道:‘养儿待老,积谷防饥...  阅读全文>>
  • 第二十三卷乐小舍弃生觅偶

     一名《喜乐和顺记》  怒气雄声出海门,舟人云是子胥魂。  天排雪浪晴雷吼,地拥银山万马奔。  上应天轮分晦朔,下临宇宙定朝昏。  吴征越战今何在?一曲渔歌过晚村。  这首诗,单题着杭州钱塘江潮,元来非同小可:刻时定信,并无差错。自古至今,莫能考其出没之由。从来说道天下有四绝,...  阅读全文>>
  • 第二十四卷玉堂春落难逢夫(1)

    与旧刻《王公子奋志记》不同公子初年柳陌游,玉堂一见便绸缕。黄金数万皆消费,红粉双眸在泪流。财货拐,仆驹体,犯法洪同狱内囚。按临驼马冤想脱,百岁姻缘到白头。话说正德年间,南京金陵城有一人,姓王名琼,别号思竹,中乙丑科进士,累官至礼部尚书。因刘逮擅权,劾了一本。圣旨发回原籍。不敢稽...  阅读全文>>
  • 第二十四卷玉堂春落难逢夫(2)

    写到“不愿为娼”,玉姐说:“这句就是了。须要写收过王公子财礼银三万两。”亡八道:“三儿!你也拿些公道出来。这一年多费用去了,难道也算?” 众人道:“只写二万罢。”又写道:有南京公子王顺卿,与女相爱,淮得过银二万两,凭众议作赎身财札。今后听凭玉堂春嫁人,并北净无干。立此为照。后...  阅读全文>>
  • 第二十四卷玉堂春落难逢夫(3)

    随你叫谁看1金哥听说大喜。二人买了一本乡试录,走到本司院里去报玉堂春说:“罩叔中了1玉姐叫丫头将试录拿上楼来,展开看了,上刊“第四名王景卤,注明“应天府儒士,《礼记》”玉姐步出楼门,叫丫头忙排香案,拜谢天地。起 来先把王匠谢了,转身又谢金哥。唬得亡八鸨子辈辉谔濉I桃樗担骸巴跞...  阅读全文>>
  • 第二十五卷桂员外途穷忏悔(1)

    交游谁似古人情?春梦秋云未可凭。沟壑不援徒泛爱,寒暄有问但虚名。陈雷义重逾胶漆,管鲍贫交托死生。此道个人弃如上,岁寒惟有竹松盟。话说元朝天顺年问,江南苏州府吴趋坊有一长者,姓施名济,字近仁。其父施鉴,字公明,为人谨厚志诚,治家勤俭,不肯妄费一钱。生施济时年已五十余矣。鉴晚岁得子...  阅读全文>>
  • 第二十五卷桂员外途穷忏悔(2)

    施还在门上候了多时,守门的推三阻四不肯与他传达。再催促他时,佯佯的走开去了。那小官人且羞且怒,植衣露臂,面赤高声,发作道:“我施某也不是 无因至此的。‘行得春风,指望夏雨/当初我们做财主时节,也有人求我来,却不曾恁般怠慢人!”骂犹未绝,只见一位郎君衣冠齐停自外而入,问骂者何人...  阅读全文>>
  • 第二十六卷唐解元一笑姻缘

    三通鼓角四更鸡,日色高升月色低。  时序秋冬又春夏,舟车南北复东西。  镜中次第人颜老,世上参差事不齐。  若向其间寻稳便,一壶浊酒一餐奇。  这八句诗乃吴中一个才子所作。那才子姓唐名寅,字伯虎,聪明盖地,学问包天。书画音乐,无有不通;词赋诗文,一挥便就。为人放浪不羁,有轻世做...  阅读全文>>
  • 第二十七卷假神仙大闹华光庙

    欲学为仙说与贤,长生不老是虚传。  少贪色欲身康健,心不瞒人便是仙。  话说故宋时杭州普济桥有个宝山院,乃嘉泰中所建,又名华光庙,以奉五显之神。那五显?  一显,聪昭圣早仁福善王。  二显,明昭圣年义福顺王。  三显,正昭圣孕智福应王。  四显,直昭圣旱爱福惠王。  五显,德昭...  阅读全文>>
  • 第二十八卷白娘子永镇雷峰塔(2)

    次日,白娘子清早起来,梳妆罢,戴了钡环,穿上素净衣服,分付青青看管楼上。夫妻二人,来到卧佛寺前。只见一簇人,团团围着那先生,在那里散符水。只见白娘子睁一双妖眼,到先生面前,喝一声:“你好无礼!出家人在在我丈夫面前说我是一个妖怪,书符来捉我!”那先生回言:我行的是五雷天心正法, ...  阅读全文>>
  • 第二十九卷宿香亭张浩遇莺莺

    闲向书斋阐古今,生非草木岂无情。  佳人才子多奇遇,难比张生遇李莺。  话说西洛有一才子,姓张名浩字巨源,自儿曹时清秀异众。既长,才擒蜀锦,貌莹寒冰,容止可观,言词简当。承祖父之遗业,家藏钡数万,以财豪称子乡里。贵族中有慕其门第者,欲结婚姻,虽媒的日至,浩正色拒之。人渭浩曰:“...  阅读全文>>
  • 第 三十 卷金明池吴清逢爱爱

    朱文灯下逢刘倩,师厚燕山遇故人。  隔断死生终不底,人间最切是深情。  话说大唐中和年间,博陵有个才子,姓崔名护,生得风流俊雅,才貌无双。  偶遇春榜动,选场开,收拾琴剑书籍,前往长安应举。时当暮春,崔生暂离旅舍,往城南郊外游赏,但觉口燥咽干,唇焦鼻热。一来走得急,那时候也有些...  阅读全文>>
  • 第三十一卷赵春儿重旺曹家庄

    东邻昨夜报吴姬,一曲琵琶荡容思。  不是妇人偏可近,从来世上少男儿。  这四句诗是夸奖妇人的。自古道:“有志妇人,胜如男子。”且如妇人中,只有娼流最贱,其中出色的尽多。有一个梁夫人,能于尘埃中识拔韩世忠。世忠自卒伍起为大将,与金兀术四太子相持于江上,梁夫人脱眷洱犒军,亲自执杆擂...  阅读全文>>
  • 第三十二卷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扫荡残胡立帝畿,龙翔凤舞势崔嵬。  左环沧海天一带,右拥太行山万围。  戈戟九边雄绝塞,衣冠万国仰垂衣。  太平人乐华胥世,永永金瓯共日辉。  这首诗单夸我朝燕京建都之盛。说起燕都的形势,北倚雄关,南压区夏,真乃金城天府,万年不拔之基。当先洪武爷扫荡胡尘,定鼎金陵,是为南京。...  阅读全文>>
  • 第三十三卷乔彦杰一妾破家

    世事纷纷难诉陈,知机端不误终身。  若论破国亡家者,尽是贪花恋色人。  话说大宋仁宗皇帝明道元年,这浙江路宁海军,即今杭州是也。在城众安桥北首观音庵相近,有一个商人姓乔名俊,字彦杰,祖贯钱塘人。自幼年丧父母,长而魁伟雄壮,好色贪淫。娶妻高氏。各年四十岁。夫妻不生得男子,止生一女...  阅读全文>>
  • 第三十四卷王娇鸾百年长恨

    天上鸟飞兔走,人间古往今来。  昔年歌管变荒台,转眼是非兴败。  须识闹中取静,莫因乖过成呆。  不贪花酒不贪财,一世无灾无害。  话说江西饶州府余干县长乐村,有一小民叫做张乙,因贩些杂货到于县中,夜深投宿城外一邸店。店房已满,不能相容。间壁锁下一空房,却无人住。张乙道:“店主...  阅读全文>>
  • 第三十五卷况太守断死孩儿

    春花秋月足风流,不分红颜易白头。  试把人心比松柏,几人能为岁寒留?  这四句诗泛论春花秋月,恼乱人心,所以才子有悲秋之辞,佳人有伤春之咏。往往诗谜写恨,目语传情,月下幽期,花间密约,但图一刻风流,不顾终身名节。这是两下相思,各还其债,不在话下。又有一等男贪而女不爱,女爱而男不...  阅读全文>>
  • 第三十六卷皂角林大王假形

     富贵还将智力求,仲尼年少合封侯。  时人不解苍天意,空使身心半夜愁。  话说汉帝时,西川成都府有个官人,姓栾名巴,少好道术,官至郎中,授得豫章太守,择日上任。不则一日,到得半路,远近接见;到了豫章,交割臕E印已毕。元来豫章城内有座庙,唤做庐山庙。好座庙但见:  苍松偃盖,古...  阅读全文>>
  • 第三十七卷万秀娘仇报山亭儿

     春浓花艳佳人胆,月黑风高壮士心。  讲论只凭三寸舌,秤奇天下浅和深。  话说山东襄阳府,藺E时唤做山南东道。这襄阳府城中,一个员外姓万,人叫做万员外。这个员外,排行第三,人叫做万三官人。在襄阳府市心里住,一壁开着干茶铺,一壁开着茶坊。家里一个茶博士,姓,小名叫做铁僧。自从小...  阅读全文>>
  • 第三十八卷蒋淑真刎颈鸳鸯会

    眼意心期卒未休,暗中终拟约登楼。  光阴负我难相偶,情绪牵人不自由。  遥夜定怜香蔽膝,闷时应弄玉搔头。  樱桃花谢梨花发,肠断青春两处愁。  右诗单说着“情色”二字。此二字,乃一体一用也。故色绚于目,情感于心,情色相生,心目相视。虽亘古迄今,仁人君子,弗能忘之。晋人有云:“情...  阅读全文>>
  • 第三十九卷 福禄寿三星度世

     欲学为仙说与贤,长生不死是虚传。  少贪色欲身康健,心不瞒人便是仙。  说这四句诗,单说一个官人,二十年灯窗用心,苦志勤学,谁知时也,运也,命也,连举不第,没分做官,有分做仙去。这大宋第三帝主,乃是真宗皇帝。景德四年秋八月中,这个官人水乡为活,捕鱼为生。捕鱼有四般:攀矰者仰,...  阅读全文>>
  • 第四十卷 旌阳宫铁树镇妖(1)

    春到人间景色新,桃红李白柳条青。香车宝马闲来往,引却东风入禁城。酾剩酒,豁吟情,顿教忘却利和名。豪来试说当年事,犹记旌阳伏水精。粤自混沌初辟,民物始生,中间有三个大圣人,为三教之祖。三教是甚么教?一是儒家,乃孔夫子,删述《六经》,垂宪万世,为历代帝王之师,万世文章之祖。这是一教...  阅读全文>>
  • 第四十卷 旌阳宫铁树镇妖(2)

    真个好一阵大风也!真君按剑在手,叱曰:“风伯等神,好将此风息了!”须臾之间,那风寂然不动。谁知那些孽怪,又弄出一番大雨来:则见:石燕飞翔, 商羊鼓舞。滂沱的云中泻下,就似倾盆;忽喇的空里注来,岂因救旱。逼逼剥剥,打过那园林焦叶,东一片,西一片,翠色阑珊;A苌干福滴得那池沼荷花...  阅读全文>>
  • 第四十卷 旌阳宫铁树镇妖(3)

    孽 龙精望日日不沉,招月月不上,呼风风不至,唤雨雨不来,驱雷雷不响,使云云不兴,直激得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遂谓众蛟党曰:“我不要风云雷雨,一小小 豫章郡终不然滚不成海?”遂耸开鳞甲,翻身一转,把那江西章江门外,就沉了数十余丈。吴君看见,即忙飞起手中宝剑,驾起足下祥云,直取孽...  阅读全文>>
  • 第四十卷 旌阳宫铁树镇妖(4)

    史老曰:“此蛟精怎的拿他?”真君曰:“此 孽千变万化,他若堤防于我,擒之不易;幸今或未觉,纵要变时,必资水力。可令公家凡水缸水桶洗脸盆及碗盏之类,皆不可注水,使他变化不去,我自然拿了 他。”史老分付已毕。孽龙正洗浴回馆,真君见了,大喝一声:“孽畜走那里去?”孽龙大惊,却待寻水而...  阅读全文>>
本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