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初刻拍案惊奇 
  • 卷之一 转运汉遇巧洞庭红 波斯胡指破鼍龙壳

    日日深杯酒满,朝朝小圃花开。  自歌自舞自开怀,且喜无拘无碍。  青史几番春梦,红尘多少奇才。  不须计较与安排,领取而今见在。  这首词乃宋朱希真所作,词寄《西江月》。单道着人生功名富贵,总有天数,不如图一个见的怜活。试看往古来今,一部十六史中,多少英雄豪杰,该富的不得富,该...  阅读全文>>
  • 卷之二 姚滴珠避羞惹羞 郑月娥将错就错

      自古人心不同,尽道有如其面。  假饶容貌无差,毕竟心肠难变。  话说人生只有面貌最是不同,盖因各父母所生,千支万派,那能勾一模一样的?就是同父合母的兄弟,同胞双生的儿子,道是相象得紧,毕竟仔细看来,自有些少不同去处。却又作怪,尽有途路各别、毫无干涉的人,蓦地有人生得一般无二...  阅读全文>>
  • 卷之三 刘东山夸技顺城门 十八兄奇踪村酒肆

      弱为强所制,不在形巨细。  卿蛆带是甘,何曾有长喙?  话说天地间,有一物必有一制,夸不得高,恃不得强。这首诗所言“卿蛆”是甚么?就是那赤足蜈蚣,俗名“百脚”,又名百足之虫。这“带”又是甚么?是那大蛇。其形似带一般,故此得名。岭南多大蛇,长数十丈,专要害人。那边地方里居民,...  阅读全文>>
  • 卷之四 程元玉店肆代偿钱 十一娘云冈纵谭侠

    赞曰:  红线下世,毒哉仙仙。隐娘出没,跨黑白卫。香丸袅袅,游刃香烟。崔妾白练,夜半忽失。侠妪条裂,宅众神耳。贾妻断婴,离恨以豁。解洵娶妇,川陆毕具。三鬟携珠,塔户严扃。车中飞度,尺余一孔。  这一篇《赞》,都是序着从前剑侠女子的事。从来世间有这一家道木,不论男女,都有习他的。...  阅读全文>>
  • 卷之五 感神媒张德容遇虎 凑吉日裴越客乘龙

    诗曰:  每说婚姻是宿缘,定经月老把绳牵。  非徒配偶难差错,时日犹然不后先。  话说婚姻事皆系前定,从来说月下老赤绳系足,虽千里之外,到底相合。若不是姻缘,眼面前也强求不得的。就是是因缘了,时辰来到,要早一日,也不能勾。时辰已到,要迟一日,也不能勾。多是氤氲大使暗中主张,非人...  阅读全文>>
  • 卷之六 酒下酒赵尼媪迷花 机中机贾秀才报怨

      诗曰:  色中饿鬼是僧家,尼扮繇来不较差。  况是能通闺阁内,但教着手便勾叉。  话说三姑六婆,最是人家不可与他往来出入。盖是此辈功夫又闲,心计又巧,亦且走过干家万户,见识又多,路数又熟,不要说那些不正气的妇女,十个着了九个儿,就是一些针缝也没有的,他会千方百计弄出机关,智...  阅读全文>>
  • 卷之七 唐明皇好道集奇人 武惠妃崇禅斗异法

     诗曰:  燕市人皆去,函关马不归。  若逢山下鬼,环上系罗衣。  这一首诗,乃是唐朝玄宗皇帝时节一个道人李遐周所题。那李遐周是一个有道术的,开元年间,玄宗召入禁中,后来出住玄都观内。天宝末年,安禄山豪横,远近忧之:玄宗不悟,宠信反深。一日,遐周隐遁而去,不知所往,但见所居壁上...  阅读全文>>
  • 卷之八 乌将军一饭必酬 陈大郎三人重会

      诗曰:  每讶衣冠多资贼,谁知资贼有英豪?  试观当日及时雨,千古流传义气高。  话说世人最怕的是个“强盗”二字,做个骂人恶语。不知这也只见得一边。若论起来,天下那一处没有强盗?假如有一等做官的,误国欺君,侵剥百姓,虽然官高禄厚,难道不是大盗?有一等做公子的,倚霏父兄势力,...  阅读全文>>
  • 卷之九 宣徽院仕女秋千会 清安寺夫妇笑啼缘

      诗曰:  闻说氤氲使,专司夙世缘。  岂徒生作合,惯令死重还。  顺局不成幻,逆施方见权。  小儿称造化,于此信其然。  话说人世婚姻前定,难以强求,不该是姻缘的,随你用尽机谋,坏尽心术,到底没收场。及至该是姻缘的,虽是被人扳障,受人离间,却又散的弄出合来,死的弄出活来。从...  阅读全文>>
  • 卷之十 韩秀才乘乱聘娇妻 吴太守怜才主姻簿

    诗曰:  嫁女须求女婿贤,贫穷富贵总由天。  姻缘本是前生定,莫为炎凉轻变迁!  话说人生一世,沧海变为桑田,目下的贱贵穷通都做不得准的。如今世人一肚皮势利念头,见一个人新中了举人、进士,生得女儿,便有人抢来定他为媳,生得男儿,便有人捱来许他为婿。万一官卑禄薄,一旦夭亡,仍旧是...  阅读全文>>
  • 卷十一 恶船家计赚假尸银 狠仆人误投真命状

    诗曰:  杳杳冥冥地,非非是是天。  害人终自害,狠计总徒然。  话说杀人偿命,是人世间最大的事,非同小可。所以是真难假,是假难真。真的时节,纵然有钱可以通神,目下脱逃宪网,到底天理不容,无心之中,自然败露;假的时节,纵然严刑拷掠,诬伏莫伸,到底有个辨白的日子。假饶误出误入,那...  阅读全文>>
  • 卷十二 陶家翁大雨留宾 蒋震卿片言得妇

    诗曰: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一时戏语,终身话柄。  话说人生万事,前数已定。尽有一时间偶然戏耍之事,取笑之话,后边照应将来,却象是个谶语响卜,一毫不差。乃知当他戏笑之时,暗中已有鬼神做主,非偶然也。  只如宋朝崇宁年间,有一个姓王的公子,本贯浙西人,少年发科,到都下会试。...  阅读全文>>
  • 卷十三 赵六老舐犊丧残生 张知县诛枭成铁案

    诗曰:  从来父子是天轮,凶暴何当逆自亲?  为说慈鸟能反哺,应教飞鸟骂伊人。  话说人生极重的是那“孝”字,盖因为父母的,自侞哺三年,直盼到儿子长大,不知费尽了多少心力。又怕他三病四痛,日夜焦劳。又指望他聪明成器,时刻注意。抚摩鞠育,无所不至。《诗》云:“哀哀父母,生我勋劳。...  阅读全文>>
  • 卷十四 酒谋对于郊肆恶 鬼对案杨化借尸

    诗曰:  从来人死魂不散,况复生前有宿冤!  试看鬼能为活证,始知明晦一般天。  话说山东有一个耕夫,不记姓名。因耕自己田地,侵犯了邻人墓道。邻人与他争论,他出言不逊,就把他毒打不休,须臾身死。家间亲人把邻人告官。检尸有致命重伤,问成死罪,已是一年。忽一日,右首邻家所生一子,口...  阅读全文>>
  • 卷十五 卫朝奉狠心盘贵产 陈秀才巧计赚原房

    诗曰:  人生碌碌饮贪泉,不畏官司不顾天。  何必广斋多忏悔?让人一着最为先。  这一首诗,单说世上人贪心起处,便是十万个金刚也降不住;明明的刑宪陈设在前,也顾不的。子列子有云:“不见人,徒见金。”盖谓当这点念头一发,精神命脉,多注在这一件事上,那管你行也行不得?  话说杭州...  阅读全文>>
  • 卷十六 张溜儿熟布迷魂局 陆蕙娘立决到头缘

     诗曰:  深机密械总徒然,诡计奸谋亦可怜。  赚得人亡家破日,还成捞月在空川。  话说世间最可恶的是拐子。世人但说是盗贼,便十分防备他。不知那拐子,便与他同行同止也识不出弄喧捣鬼,没形没影的做将出来,神仙也猜他不到,倒在怀里信他。直到事后晓得,已此追之不及了。这却不是出跳的贼...  阅读全文>>
  • 卷十七 西山观设辇度亡魂 开封府备棺迫活命

     诗曰:  三教从来有道门,一般鼎足在乾坤。  只因装饰无殊异,容易埋名与俗浑。  说这道家一教,乃是李老君青牛出关,关尹文始真人恳请留下《道德真经》五千言,传流至今。这家教门,最上者冲虚清净,出有入无,超尘俗而上升,同天地而不老。其次者,修真炼性,吐故纳新,筑坎离以延年,煮铅...  阅读全文>>
  • 卷十八 丹客半黍九还 富翁千金一笑

     诗曰:  破布衫巾破布裙,逢人惯说会烧银。  自家何不烧些用?担水河头卖与人。  这四句诗,乃是国朝唐伯虎解元所作。世上有这一伙烧丹炼汞之人,专一设立圈套,神出鬼没,哄那贪夫痴客,道能以药草炼成丹药,铅铁为金,死汞为银。名为“黄白之术”,又叫得“炉火之事”。只要先将银子为母,...  阅读全文>>
  • 卷十九 李公佐巧解梦中言 谢小娥智擒船上盗

     赞云:  士或巾帼,女或弁冕。  行不逾阈,谨能致远。  睹彼英英,惭斯翦翦。  这几句赞是赞那有智妇人,赛过男子。假如有一种能文的女子,如班睫妤、曹大家、鱼玄机、薛校书、李季兰、李易安、朱淑真之辈,上可以并驾班、扬,下可以齐驱卢、骆。有一种能武的女子,如夫人城、娘子军、高凉...  阅读全文>>
  • 卷二十 李克让竟达空函 刘元普双生贵子

    诗曰:  全婚昔日称裴相,助殡千秋慕范君。  慷慨奇人难屡见,休将仗义望朝绅!  这一首诗,单道世间人周急者少,继富者多。为此,达者便说:“只有锦上添花,那得雪中送炭?”只这两句话,道尽世人情态。比如一边有财有势,那趋财慕势的多只向一边去。这便是俗语叫做“一帆风”,又叫做“鹁鸽...  阅读全文>>
  • 卷二十一 袁尚宝相术动名卿 郑舍人阴功叨世爵

    诗曰:  燕门壮士吴门豪,筑中注铅鱼隐刀。  感君恩重与君死,泰山一掷若鸿毛。  话说唐德宗朝有个秀才,南剑州人,姓林名积,字善甫。为人聪俊,广览诗书,九经三史,无不通晓。更兼存心梗直,在京师大学读书,给假回家,侍奉母亲之病。母病愈,不免再往学中。免不得暂别母亲,相辞亲戚邻里,...  阅读全文>>
  • 卷二十二 钱多处白丁横带 运退时刺史当艄

      诗曰:  荣枯本是无常数,何必当风使尽帆?  东海扬尘犹有日,白衣苍狗刹那间。  话说人生荣华富贵,眼前的多是空花,不可认为实相。如今人一有了时势,便自道是“万年不拔之基”,旁边看的人也是一样见识。岂知转眼之间,灰飞烟灭,泰山化作冰山,极是不难的事。俗语两句说得好:“宁可无...  阅读全文>>
  • 卷二十三 大姊魂游完宿愿 小姨病起续前缘

     诗曰:  生死由来一样情,豆茸燃豆并根生。  存亡姊妹能相念,可笑阋墙亲弟兄。  话说唐宪宗元和年间,有个侍御李十一郎,名行修。妻王氏夫人,乃是江西廉使王仲舒女,贞懿贤淑,行修敬之如宾。王夫人有个幼妹,端妍聪慧,夫人极爱他,常领他在身边鞠养。连行修也十分爱他,如自家养的一般。...  阅读全文>>
  • 卷二十四 盐官邑老魔魅色 会骸山大士诛邪

     诗曰:  王浚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  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帆出石头。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清流。  而今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  这几句诗,唐朝刘梦得所作,乃是金陵燕子矶怀古的。这个燕子矶在金陵西北,大江之滨,跨江而出,在江里看来,宛然是一只燕子扑在水...  阅读全文>>
  • 卷二十五 赵司户千里遗音 苏小娟一诗正果

      诗曰:  青楼原有掌书仙,未可全归露水缘。  多少风尘能自拔,淤泥本解出青莲。  这四句诗,头一句“掌书仙”,你道是甚么出处?列位听小子说来:唐朝时长安有一个倡女,姓曹名文姬,生四五岁,便好文字之戏。及到笄年,丰姿艳丽,俨然神仙中人。家人教以丝竹官商,他笑道:“此贱事岂吾所...  阅读全文>>
  • 卷二十六 夺风情村妇捐躯 假天语幕僚断狱

      诗云:  美色从来有杀机,况同释子讲于飞。  色中饿鬼真罗刹,血污游魂怎得归?  话说临安有一个举人姓郑,就在本处庆福寺读书。寺中有个西北房,叫做净云房。寺僧广明,做人俊爽风流,好与官员士子每往来。亦且衣钵充轫,家道从容,所以士人每喜与他交游。那郑举人在他寺中最久,与他甚是...  阅读全文>>
  • 卷二十七 顾阿秀喜舍檀那物 崔俊臣巧会芙蓉屏

     诗曰: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飞。  若是遗珠还合浦,却教拂拭更生辉。  话说宋朝汴梁有个王从事,同了夫人到临安调官,赁一民房。居住数日,嫌他窄小不便。王公自到大街坊上寻得一所宅子,宽敞洁净,甚是象意,当把房钱赁下了。归来与夫人说:“房子甚是好住,我明日先搬东西去了,...  阅读全文>>
  • 卷二十八 金光洞主谈旧变 玉虚尊者悟前身

    诗云:  近有人从海上回,海山深处见楼台。  中有仙童开一室,皆言此待乐天来。  又云:  吾学空门不学仙,恐君此语是虚传。  海山不是吾归处,归即应归兜率天。  这两首绝旬,乃是唐朝侍郎白香山白乐天所作,答浙东观察使李公的。乐天一生精究内典,勤修上乘之业,一心超脱轮回,往生净...  阅读全文>>
  • 卷二十九 通闺闼坚心灯火 闹囹圄捷报旗铃

    诗曰:  世间何物是良图?惟有科名救急符。  试看人情翻手变,窗前可不下功夫!  话说自汉以前,人才只是幸荐征辟,故有贤良、方正、茂才异等之名;其高尚不出,又有不求闻达之科。所以野无遗贤,人无匿才,天下尽得其用。自唐宋以来,俱重科名。虽是别途进身,尽能致位权要,却是惟以此为华美...  阅读全文>>
  • 卷三十 王大使威行部下 李参军冤报生前

     诗曰:  冤业相报,自古有之。  一作一受,天地无私。  杀人还杀,自刃何疑?  有如不信,听取谈资。  话说天地间最重的是生命。佛说戒杀,还说杀一物要填还一命。何况同是生人,欺心故杀,岂得不报?所以律法上最严杀人偿命之条,汉高祖除秦苛法,止留下三章,尚且头一句,就是“杀人者...  阅读全文>>
  • 卷三十一 何道士因术成奸 周经历因奸破贼

     诗云:  天命从来自有真,岂容奸术恣纷纭?  黄巾张角徒生乱,大宝何曾到彼人?  话说唐乾符年间,上党铜辗县山村有个樵失,姓侯名元,家道贫穷,靠着卖柴为业。己亥岁,在县西北山中,采樵回来,歇力在一个谷口,旁有一大石,巍然象几间屋大。侯元对了大石自言自语道:“我命中直如此辛苦!...  阅读全文>>
  • 卷三十二 乔兑换胡子宣淫 显报施卧师入定

    词云:  丈失只手把吴钩,欲斩万人头。如何铁石,打成心性,却为花柔?君看项藉并刘季,一怒使人愁。只因撞着,虞姬威氏,豪杰都休。  这首词是昔贤所作,说着人生世上,“色”字最为要紧。随你英雄豪杰,杀人不眨眼的铁汉子,见了油头粉面,一个袋血的皮囊,就弄软了三分。假如楚霸王、汉高祖分...  阅读全文>>
  • 卷三十三 张员外义抚螟蛉子 包尤图智赚合同文

      诗曰:  得失枯荣忠在天,机关用尽也徒然。  人心不足蛇吞象,世事到头螳捕蝉。  无药可自延卿寿,有钱难买子孙贤。  甘贫守分随缘过,便是逍遥自在仙。  话说大梁有个富翁姓张,妻房已丧,没有孩儿,止生一女,招得个女婿。那张老年纪已过六十,因把田产家缘尽交女婿,并做了一家,赖...  阅读全文>>
  • 卷三十四 闻人生野战翠浮庵 静观尼昼锦黄沙巷

    诗云: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不是三生应判与,直须慧剑断邪思。  话说世间齐眉结发,多是三生分定,尽有那挥金霍玉,百计千方图谋成就的,到底却捉个空。有那一贫如洗,家徒四壁,似司马相如的,分定时,不要说寻媒下聘与那见面交谈,便是殊俗异类,素昧平生,意想所不到的,却...  阅读全文>>
  • 卷三十五 诉穷汉暂掌别人钱 看财奴刁买冤家主

      诗云:  从来欠债要还钱,冥府于斯倍灼然。  若使得来非分内,终须有日复还原。  却说人生财物,皆有分定。若不是你的东西,纵然勉强哄得到手,原要一分一毫填还别人的。从来因果报应的说话,其事非一,难以尽述。在下先拣一个希罕些的,说来做个得胜头回。晋州古城县有一个人,名唤张善友...  阅读全文>>
  • 卷三十六 东廊僧怠招魔 黑衣盗奸生杀

     诗云:  参成世界总游魂,错认讹闻各有因。  最是天公施巧处,眼花历乱使人浑。  话说天下的事,惟有天意最深,天机最巧。人居世间,总被他颠颠倒倒。就是那空幻不实境界,偶然人一个眼花错认了,明白是无端的,后边照应将来,自有一段缘故在内,真是人所不测。唐朝牛僧孺任伊阙县尉时,有东...  阅读全文>>
  • 卷三十七 屈突仲任酷杀众生 郓州司令冥全内侄

    诗云:  众生皆是命,畏死有同心。  何以贪饕者,冤仇结必深!  话说世间一切生命之物,总是天地所生,一样有声有气有知有觉,但与人各自为类。其贪生畏死之心,总只一般;衔恩记仇之报,总只一理。只是人比他灵慧机巧些,便能以术相制,弄得驾牛络马,牵苍走黄,还道不足,为着一副口舌,不知...  阅读全文>>
  • 卷三十八 占家财狠婿妒侄 廷亲脉孝女藏儿

    诗曰:  子息从来天数,原非人力能为。  最是无中生有,堪今耳目新奇。  话说元朝时,都下有个李总管,官居三品,家业巨富。年过五十,不曾有子。闻得枢密院东有个算命的,开个铺面,算人祸福,无不奇中。总管试往一算。于时衣冠满座,多在那里侯他,挨次推讲。总管对他道:“我之禄寿已不必言...  阅读全文>>
  • 卷三十九 乔势天师禳旱魃 秉诚县令召甘霖

     诗云:  自古有神巫,其术能役鬼。  祸福如烛照,妙解陰阳理。  不独倾公卿,时亦动天子。  岂似后世者,其人总村鄙。  语言甚不轮,偏能惑闾里。  滢祀无虚日,在杀供牲醴。  安得西门豹,投畀邺河水。  话说男巫女觋,自古有之,汉时谓之“下神”,唐世呼为“见鬼人”。尽能役使...  阅读全文>>
  • 卷 四十华阴道独逢异客 江陵郡三拆仙书

    诗云:  人生凡事有前期,尤是功名难强为。  多少英雄埋没杀,只因莫与指途迷。  话说人生只有科第一事,最是黑暗,没有甚定准的。自古道“文齐福不齐”,随你胸中锦绣,笔下龙蛇,若是命运不对,到不如侞臭小儿、卖菜佣早登科甲去了。就如唐时以诗取士,那李、杜、王、孟不是万世推尊的诗祖?...  阅读全文>>
本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