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说岳全传 
  • 前言

    《说岳全传》,全称《新增精忠演义说本岳王全传》,是一部以岳飞抗金故事为题材、带有某种历史演义色彩的英雄传奇小说。岳飞,字鹏举,是南宋著名的爱国将领。他坚决抗战、英勇杀敌,生前身后都赢得了人民深深的爱戴。在他被害不久,民间就开始演唱他的故事,至元明两代,岳精忠报国的事迹更是广为传...  阅读全文>>
  • 第〇一回 天遣赤须龙下界 佛谪金翅鸟降凡

    三百余年宋史,中间南北纵横。闲将二帝事评论,忠义堪悲堪敬。忠义炎天霜露,奸邪秋月痴蝇。忽荣忽辱总虚名,怎奈黄粱不醒!——调《西江月》诗曰:五代干戈未肯休,黄袍加体始无忧。那知南渡偏安主,不用忠良万姓愁。自古天运循环,有兴有废。在下这一首诗,却引起一部南宋忠武穆王尽忠报国的话头。...  阅读全文>>
  • 第〇二回 泛洪涛虬王报怨 抚孤寡员外施恩

    诗曰:波浪洪涛滚滚来,无辜百姓受飞灾。冤冤相报何时了,从今结下祸殃胎。常言道:“冤家直解不宜结。”那人来惹我,尚然要忍耐,让他几分,免了多少是非。何况那蛟精,在真君剑下逃出命来,躲在这黄河岸边,修行了八百几十年,才挣得个“铁背虬龙”的名号,满望有日功成行,那里想到被这大鹏鸟墓地...  阅读全文>>
  • 第〇三回 岳院君闭门课子 周先生设帐授徒

    诗曰:洪水漂流患难遭,堪嗟幼子团蓬蒿。终宵纺绩供家食,教子思夫泪暗抛。且说这岳飞出了门,一时应承了母亲出来打柴,却未知往何处去方有柴。一面想,一头望着一座土山走来。立住脚,四面一望,并无一根柴草。一步步直走到山顶上,四下并无人迹。再爬至第二山后一望,只见七八个小厮,成团打块的在...  阅读全文>>
  • 第〇四回 麒麟村小英雄结义 沥泉洞老蛇怪献枪

    古人结交惟结心,此心堪比石与金。金石易销心不易,百年契合共于今。今人结交惟结口,往来欢娱肉与酒。只因小事失相酬,从此生嗔便分手。嗟乎大丈夫,贪财忘义非吾徒。陈雷管鲍难再得,结交轻薄不如无。水底鱼,天边雁,高可射兮低可钓。万丈深潭终有底,只有人心不可量。虎2豢捌铮人心隔肚皮。休将...  阅读全文>>
  • 第〇五回 岳飞巧试九枝箭 李春慨缔百年姻

    诗曰:未曾金殿去传肿,先识鱼龙变化多。不用屏中图孔雀,却教仙子近嫦娥。话说当时周侗问岳飞:“为着何事,不去应试?”岳飞禀道:“三个兄弟俱豪富之家,俱去备办弓马衣服。你看孩儿身上这般褴褴褛褛,那有钱来买马?为此说是且待下科去罢。”周侗点头道:“这也说的是。也罢,你随我来。”岳飞随...  阅读全文>>
  • 第〇六回 沥泉山岳飞庐墓 乱草冈牛皋剪径

    诗曰:飘蓬身世两茫然,回首孤云更可怜。运等绛帐无他虑,只图四海姓名传。自古道:“物各有主。”这马该是岳大爷骑坐的,自然伏他的教训,动也不敢动,听凭岳大爷一把牵到空地上。仔细一看,自头至尾足有一丈长短,自蹄至背约高八尺。头如博兔,眼若铜铃,耳小蹄圆,尾轻胸悖件件俱好。但是浑身泥污...  阅读全文>>
  • 第〇七回 梦飞虎徐仁荐贤 索贿赂洪先革职

    却说那人走上前来,作个揖,便说道:“小人乃是这里村中一个里长的便是。只因相州节度都院刘大老爷行文到县,各处武童俱要到那里考试,取了方好上京应试。特来通知岳大爷和众位小爷。因见小爷们在此操演武艺,不敢骤然惊动,故此躲在林中观看,并不是歹人。”岳大爷道:“我愕懒恕!蹦抢锍ぷ鞅鹑チ恕...  阅读全文>>
  • 第〇八回 岳飞完姻归故土 洪先纠盗劫行装

    诗曰:花烛还乡得意时,忽惊宵小弄潢池。螳螂枉奋当车力,空结冤仇总是痴。话说李知县对岳飞道:“老夫自从丧偶未娶,小女无人照看,你令堂正堪作伴。我且不留你,你速速回去与令堂说明,明日正是黄道吉日,老夫亲送小女过门成亲,一同与你归宗便了。”岳大爷禀道:“岳父大阍谏希小婿家寒,一无所备...  阅读全文>>
  • 第〇九回 元帅府岳鹏举谈兵 招商店宗留守赐宴

    话说岳大爷在马上回头看那人时,却是相州开客店的江振子。岳大爷道:“你如何却在此?怎地我害了你?”江振子道:“不瞒大爷说,自从你起身之后,有个洪中军,说是被岳大爷在刘都院大老爷面前赢了他,害他革了职。便统领了许多人来寻你算帐。小人回他说已回去了两日,他怪小懔袅舜笠们,寻事把小人家...  阅读全文>>
  • 第一十回 大相国寺闲听评话 小校场中私抢状元

    却说牛皋跟了那两个人走进围场里来,举眼看时,却是一个说评话的摆着一个书场,聚了许多人,坐在那里听他说评话。那先生看见三个人进来,慌忙立起身来,说道:“三位相公请坐。”那两个人也不谦逊,竟朝上坐下。牛皋也就在肩下坐定,听他说评话。却说的北宋金枪倒马传的故事阏说到:“太宗皇帝驾幸五...  阅读全文>>
  • 第十一回 周三畏遵训赠宝剑 宗留守立誓取真才

    诗曰:三尺龙泉一纸书,赠君他日好为之。英雄自古难遭遇,管取功成四海知。却说周三畏必要请教岳大爷此剑的出处,当下岳大爷道:“小弟当初曾听得先师说:‘凡剑之利者,水断蛟龙,陆专刂犀象。有龙泉、太阿、白虹、紫电、莫邪、干将、鱼肠、巨阙诸名,俱有出处。’此剑出鞘阌泻气侵人。乃是春秋之时...  阅读全文>>
  • 第十二回 夺状元枪挑小梁王 反武场放走岳鹏举

    诗曰:落落贫寒一布衣,未能仗剑对公车。心承孟母三迁教,腹饱陈平六出奇。铩羽濡飞嗟此日,腰金衣紫待何时?男儿未遂封侯志,空负堂堂七尽躯。话说张邦昌听得宗爷说出那两桩故事,明知是骂他妒贤嫉能,却又自家有些心虚,发不出话来,真个是敢怒而不敢言,便道:“岳飞,且阋说你的文字不好,今问你...  阅读全文>>
  • 第十三回 昭丰镇王贵染病 牟驼冈宗泽踹营

    诗曰:旅邸相依赖故人,新知亦肯远留宾。若非王贵淹留住,宗泽安能独踹营?话说岳大爷弟兄五个逃出了校场门,一竟来到留守府衙门前,一齐下马,望着辕门大哭一场,拜了四拜起来,对那把门巡捕官说道:“烦老爷多多拜上大老爷,说我岳飞等今生不能补报,待转世来效犬马之力罢恪彼低辏就上马回到寓所,...  阅读全文>>
  • 第十四回 岳飞破贼酬知己 施全剪径遇良朋

    诗曰:辕门昨日感深恩,报效捐躯建上勋。白鹊旗边悬贼首,红罗山下识良朋。话说那宗留守老爷,一人一骑独踹王善的营盘,满拚一死。不要说是众寡不敌,倘然贼兵一阵乱箭,这家老爷岂不做了个刺猬?只因王善出令要捉活的,所以不致伤命。但是贼兵一重一重,越杀越多;一层一层,围得水泄不通,如何得出...  阅读全文>>
  • 第十五回 金兀术兴兵入寇 陆子敬设计御敌

    诗曰:渔阳鼙鼓动喧天,易水萧萧星斗寒。金戈铁骑连蕃汉,烟尘茄角满关山。却说那人上前一步,高声叫道:“列位兄弟,休得动手,都来说话。”那四个人正战到好处,忽听得那人叫,便一齐收住兵器,上前来道:“我们正要捉拿那厮,不知大哥为何呼唤小弟们?”那人指着岳大爷道省按宋徽是挑梁王的岳飞!...  阅读全文>>
  • 第十六回 下假书哈迷蚩割鼻 破潞安陆节度尽忠

    诗曰:殉难忠臣有几人?陆登慷慨独捐身。丹心一点朝天阙,留得声名万古新!却说当时小番捉住那人,兀术便问:“你好大胆!孤家在此,敢来持虎须。实在是那里来的奸细?快快说来!若有半句支吾,看刀伺候。”那人连忙叩头说道:“小人实是良民,并非奸细,因在关外买些货物,始胰ヂ簟R蛲跻大兵在此,...  阅读全文>>
  • 第十七回 梁夫人炮炸失两狼 张叔夜假降保河间

    诗曰:大炮轰雷失两狼,那堪天意佑金邦。丈夫纵有乾坤手,枉送身躯死战场!又诗曰:金将南侵急围城,张君矢日效忠诚。非关屈膝甘降服,为保河间一郡民。说话梁夫人闻丈夫、儿子俱已遭伤,将幼子托付奶娘夫妇先出城去,自己带领家将人马,来到关前。守关众将上前迎接道:“番适拼螅夫人只宜坚守关隘,...  阅读全文>>
  • 第十八回 金兀术冰冻渡黄河 张邦昌奸谋倾社稷

    诗曰:塞北胡风习斗惊,宫墙狐兔任纵横。惭愧上方无请处,脔奸磔佞恨方伸。且说那宗泽差人往汤阴县去,不多日,回来禀说:“岳相公病重不能前来。那些相公们不肯离了岳相公,俱各推故不来。小人无奈,只得回来禀复。”宗泽长叹一声:“岳飞有病,此乃天意欲丧宋室也!”且说适醪钛嘧庸元帅乌国龙、乌...  阅读全文>>
  • 第十九回 李侍郎拼命骂番王 崔总兵进衣传血诏

    诗曰:破唇喷血口频开,毡笠羞看帝主来。莫讶死忠惟一个,党人气节久残灰。话说当时兀术将秦桧留住,不放还朝;命将赵三尸首,教秦桧去掩埋了。又问张邦昌道:“如今殿下已死,还待怎么?”张邦昌道:“如今朝内还有一个九殿下,乃是康王赵构,待臣再去要来。”遂辞了兀术出剩来至朝内,见了道君皇帝...  阅读全文>>
  • 第二十回 金营神鸟引真主 夹江泥马渡康王

    古风:胡马南来表宋作,楼台歌舞春光暮。玉人已去酒后空,西曲当年随帝辂。谁想奢华变作悲,龙争虎斗交相持。京城鼙鼓旌旗急,风逐人将士离。亲皇后妃俱遭谴,义士忠臣无计转。黄云白草蔽胡尘,促去銮舆关塞远。致令天下勤王心,临歧还觉嗟怨深。欲挽干戈回日月,中原奚忍见食痢=鹆昶运留英主,竟产...  阅读全文>>
  • 第二一回 宋高宗金陵即帝位 岳鹏举划地绝交情

    诗曰:胡马南来宋社墟,夹江夜走有神驹。临安事业留青史,莫负中兴守一隅。上回已讲到了宋康王泥马渡过夹江,在崔府君庙内躲在神厨里睡觉。此回却先说那夹江这里,却正是磁州丰丘县所属地方。那丰丘县的县主,姓都名宽。那一夜三更时候,忽然坐起堂来,有几个随行值宿的快班室哿忙掌起灯来,宅门上发...  阅读全文>>
  • 第二二回 结义盟王佐假名 刺精忠岳母训子

    诗曰:寂寞相如卧茂陵,家徒四壁不知贫。世情已逐浮云变,裘马谁为感激人?大盗徒然投币帛,新君仗尔整乾坤。只看贤母精忠训,便识将军报国心。话说众兄弟不肯安贫,各自散去,岳大爷正在悲伤之际,恰遇着那人来叩门。岳大爷开了进来,只见那人一直走上中堂,把包袱放下,问道:“小弟有事来访岳飞的...  阅读全文>>
  • 第二三回 胡先奉令探功绩 岳飞设计败金兵

    诗曰:兵卒疮痍血未于,金兵湖寇几时安?奇才妙计遭湮没,方识风云际会难。却说岳爷见对阵内走出一个强盗来,生得青面撩牙,额下无须;坐下一匹青鬃马,手舞狼牙棒,出到阵前,大叫一声:“岳大哥!小弟特来寻你带挈带挈。”岳爷上前一认,却原来是吉青。岳爷骂道:“狗强盗跄愀市奈贼,还来怎么?快...  阅读全文>>
  • 第二四回 释番将刘豫降金 献玉玺邦昌拜相

    诗曰:刘豫降金实可羞,邦昌献玺岂良谋?欺君卖国无双士,吓鬼瞒神第一流。话说当时岳爷要把吉青斩首,吉青大叫:“无罪!”岳爷道:“我怎样吩咐你,却中了他金蝉脱壳之计。”便向铜先文郎喝问道:“你这等诡计,只好瞒吉青,怎瞒得我过?你实说是何等样人,敢假装粘罕替死酢蓖先文郎暗想:“中原有...  阅读全文>>
  • 第二五回 王横断桥霸渡口 邦昌假诏害忠良

    诗曰:地网天罗遍处排,岳侯撞入运时乖。才离吊客凶神难,又遇丧门白虎灾。话说当时岳爷对吉青道:“愚兄今日奉旨回京,只愁金兵渡过河来,兄弟干系不小!恐你贪酒误事,今日愚兄替你戒了酒,等我回营再开。兄弟若肯听我之言,就将此茶为誓。”说罢,就递过一杯茶来。吉青接醪枥矗便道:“谨遵大哥之...  阅读全文>>
  • 第二六回 刘豫恃宠张珠盖 曹荣降贼献黄河

    诗曰:胡茄羯鼓透重关,千里纷腾起塞烟。揉掀风浪奸臣舌,断送黄河反掌间。昼暗狐狸夺得势,天阴魑魅自持权。不图百世流芳久,那愁遗臭万千年。却说高宗黜退了张邦昌,命岳飞领兵一千,出城退贼。岳飞辞驾出朝,披挂上马,带着张保、王横下教场来,挑选一千人马,出城过了吊桥。汤怀、牛皋等看见,齐...  阅读全文>>
  • 第二七回 岳飞大战爱华山 阮良水底擒兀术

    诗曰:将军勇敢士争先,番寇忙忙去若烟。失鹿得马相倚伏,空擒兀术献军前。却说岳元帅令吉青去引兀术,先令张显、汤怀带领二万人马,弓弩手二百名,在东山埋伏。但听炮响为号,摆开人马捉拿兀术,二人领命而去。又令王贵、牛皋带领二万人马,弓弩手二百名,在北山埋伏,吩咐道:“此处乃进山之路,等...  阅读全文>>
  • 第二八回 岳元帅调兵剿寇 牛统制巡湖被擒

    诗曰:昨夜族头耀斗魁,今朝上将诰戎师。臂挽雕弓神落雁,腰横宝剑勇诛魑。三千罴虎如云拥,百队旌旗掣电随。试看累囚争献馘,遐方拜伏贺唐虞。却说岳元帅在岸上,看见阮良在水中,擒住了兀术,心中好不欢喜,举手向天道:“真乃朝廷之洪福也!”众将无不欢喜,军兵个个雀跃。阮良擒住了兀术,赴水将...  阅读全文>>
  • 第二九回 岳元帅单身探贼 耿明达兄弟投诚

    词曰:世事有常有变,英雄能弱能强。从来海水斗难量。壮怀昭日月,浩气凛秋霜。不计今朝凶吉,那知他日兴亡。忠肝义胆岂寻常?拼身入虎穴,冒险探豺狼。——调《临江仙》话说杨虎大怒,命左右将牛皋推出斩首。当有元帅花普方跪下禀道:“主公暂息雷霆之怒。这牛皋是一员勇将,乃是岳飞的结义弟兄。那...  阅读全文>>
  • 第三十回 破兵船岳飞定计 袭洞庭杨虎归降

    诗曰:杨虎蜂屯两洞庭,气吞云梦控湖滨。岳侯妙算惊神鬼,水陆安排建大勋。却说岳元帅悄悄的对耿氏弟兄道:“你二位照旧时打扮,诈去投降,杨虎决然不疑。等待开兵之时,贤弟即谋一差,替他看守山寨。等杨虎出兵,先来放了牛皋,做了帮手,就拿了杨虎家眷,不可杀害。将他的银财帛收拾好了,四面放起...  阅读全文>>
  • 第三一回 穿梭镖明收虎将 苦肉计暗取康郎

    诗曰:山川扰扰战争时,浑似英雄一局棋。最好当机先一着,由他诈伪到头输。话说岳元帅独自一人,带了张保悄悄出了营门,往康郎山左近,把山势形状,细细观看了一番。复身回营,对众弟兄道:“我观康郎山前靠邵阳湖,山势险峻,虽有百万之众,一时难以破他。况且余化龙武艺高,本帅久闻其名。待我明日...  阅读全文>>
  • 第三二回 牛皋酒醉破番兵 金节梦虎谐婚匹

    词曰:这香醪,调和曲蘖多加料。须知不饮旁人笑。杯翻囗例,酣醉破番獠。飞虎梦,卜英豪。一霎时,百年随唱,一旦成交好。——调《殿前欢》却说余化龙、杨虎二人带领三军,齐至汜水关前,放炮呐喊。早有小番飞报上关,张从龙率领番兵开关迎敌,两阵对圆。余化龙出马,并不打,冲开战马,挺枪便刺,张...  阅读全文>>
  • 第三三回 刘鲁王纵子行凶 孟邦杰逃灾遇友

    诗曰:纵子行凶起祸胎,老躯身丧少逃灾。今日围龙初离水,他年惊看爪牙排。话说刘猊催马上前来捉太公,太公往后一退,立脚不住,一交跌倒,把个脑后跌成一个大窟窿。那太公本是个年老之人,晕倒在地,流血不止。众庄丁连忙扶起,抬进书房中床上睡下。太公醒来,便对庄丁道:快去唤我儿来!”那太公中...  阅读全文>>
  • 第三四回 掘陷坑吉青被获 认兄弟张用献关

    诗曰:几载飘零逐转蓬,年来多难与兄同。雁南燕北分飞久,蓦地相逢似梦中。上回已讲到那金国大太子粘罕统领大兵十万,离藕塘关十里,安下营盘,准备与岳元帅交兵,自有一番大战,暂且按下慢表。话中说起一位好汉,乃是河间府节度张叔夜的大公子张立。因与兄弟张用避难在外,弟分散,盘缠用尽,流落在...  阅读全文>>
  • 第三五回 九宫山解粮遇盗 樊家庄争鹿招亲

    诗曰:不思昔日萧何律,且效当年盗跖能。蜂屯蚁聚施威武,积草固粮待战争。话说谢总兵来到此山,名为九宫山。山上那位大王,姓董名先。手下四个弟兄:一个姓陶名进,一个姓贾名俊,一个姓王名信,一个也姓王名义。招集了五千多人马,占住这九宫山,打家劫舍。当日闻报,说是元帅军前的粮草在山下经过...  阅读全文>>
  • 第三六回 何元庆两番被获 金兀术五路进兵

    诗曰:庙堂无策可平戎,坐使甘泉照夕烽。宝鼎铜驼荆棘里,龙楼凤阁黍离中。却说岳元帅要见何元庆的两个家将,何元庆就把手中两柄溜银锤一摆,叫声:“岳飞,这就是我两个家将!你只问他肯降不肯降。”岳爷大怒道:“好匹夫!百万金兵,闻我之名,望风而逃,岂惧你这草寇?本见你是条好汉,不能弃暗投...  阅读全文>>
  • 第三七回 五通神显灵航大海 宋康王被困牛头山

    诗曰:庙食人间千百春,威灵赫奕四方闻。从他著论明无鬼,须信空中自有神。却说康王见兀术将次赶上,真个插翅难逃,只得束手就擒。正在惊慌之际,忽见一只海船驶来,众大臣叫道:“船上驾长,快来救驾!”那海船上人听见,就转篷驶近来,拢了岸,把铁锚来抛住了。君臣们即下来,把马弃了,忙忙的下船...  阅读全文>>
  • 第三八回 解军粮英雄归宋室 下战书福将进金营

    诗曰:三尺龙泉吐赤光,英雄万载姓名芳。男儿要遵封侯志,烈烈轰轰做一常。却说牛皋一马跑到粘罕营前,大叫一声:“快些让路!好等老爷去催粮。”就舞动双锏,踹进营来,逢人便打。众番兵见他来得凶,慌忙报知粘罕道:“山上有个黑炭团杀进营来了!”粘罕大怒,拿了溜金棍上来迎。刚刚碰着牛皋,被牛...  阅读全文>>
  • 第三九回 祭帅旗奸臣代畜 挑华车勇士遭殃

    诗曰:报应休争早与迟,天公暗里有支持。不信但看奸巧誓,一做羊来一变猪。却说王贵领令下山,暗想:“这个差使却难!那番营中有猪,也不肯卖与我。若是去抢,他六七十万人马,那里晓得他的猪藏在那里?不要管他,我只捉个番兵上去,权当个猪缴令,看是如何?”想定了主意,一马来至营前,也不言语,...  阅读全文>>
  • 第四十回 杀番兵岳云保家属 赠赤兔关铃结义兄

    诗曰:年少英风远近扬,凌云壮气傲秋霜。人中俊杰非无种,世上英豪自有光。话说兀术对军师道:“怎么要拿他两个小卒不能得,拿岳南蛮倒容易?”军师道:“他山上把守得铁桶一般,我兵如何得上去?故此拿他不得一个小卒。臣今打听得岳飞侍母最孝。他的母亲姚氏并家小,现今住汤阴。目下我们在此相持,...  阅读全文>>
  • 第四一回 巩家庄岳云聘妇 牛头山张宪救主

    诗曰:从来好事岂人谋,女貌郎才自好逑。千里良缘成佳耦,两心相得愿相酬。却说岳公子跌落陷坑,两边伸出几把挠钩来捉公子。公子大吼了一声,那匹马就猛然一纵,跳出陷坑。公子舞动双锤,将挠钩打开,拍马便走。列位看官,你道这班响马是谁?原来是刘豫第二个儿子刘猊,因打逃出,在此落草。当日正坐...  阅读全文>>
  • 第四二回 打碎免战牌岳公子犯禁 挑死大王子韩彦直冲营

    诗曰:年少英雄胆气豪,腰悬橐囗臂乌号。冲锋独斩单于首,腥血淋漓污宝刀。话说岳云拍马下山,一直冲至粘罕营前,大喝一声:“小将军来踹营了!”摆动那双锤,犹如雪花乱舞,打进番营。小番慌忙报知粘罕,粘罕闻报,即提着生铜棍,腰系流星锤,上马来迎敌,正遇着公子,喝声“小南蛮慢来!”捺下生铜...  阅读全文>>
  • 第四十三回 送客将军双结义 赠囊和尚泄天机

    诗曰:猛听金营茄鼓鸣,勤王小将显威名。冲锋直进浑无敌,虎窟龙潭掉臂行。  却说那韩公子一马冲进金营,大喝一声:“两狼关韩元帅的二公子来踹营了!”  摇动手中银杆虎头枪,犹如飞雷掣电一般,谁人档得住?竟被他杀出番营,上牛头山而去。小番忙去报知太子道:“不好!又来了一个小南蛮,把大...  阅读全文>>
  • 第四十四回 梁夫人击鼓战金山 金兀术败走黄天荡

     诗曰:腰间宝剑七星纹,臂上弯弓百战勋。计定金山擒兀术,始知江上有将军。  那韩元帅一声吩咐,两边军士答应,将兀术推进帐前。元帅把眼望下一看,原来不是兀术。元帅大喝道:“你是何人?敢假冒兀术来班我!”那将道:“我乃金国元帅黄柄奴是也。军师防你诡计,故命我装太子模样,果不出所料。...  阅读全文>>
  • 第四十五回 掘通老鹤河兀术逃生 迁都临安郡岳飞归里

    诗曰:两番败厄黄天荡,一夕渠成走建康。岂是书生多妙策,只缘天意佑金邦!  却说兀术问那秀才:“有何奇计,可以出得黄天荡,能使某家归国,必当重报。”  那秀才道:“此间望北十余里就是老鹦河,旧有河道可通,今日久淤塞。何不令军士掘开泥沙,引秦淮水通河?可直达康大路也!”兀术闻言大喜...  阅读全文>>
  • 第四十六回 兀术施恩养秦桧 苗傅衔怨杀王渊

    诗曰:铮铮义不帝邦昌,一过燕山转病狂。臣妾自南君自北,莫寻闲事到沙常却说那秦桧夫妻二人,自从被掳到金邦,那些同来的大臣死的死了,杀的杀了。  独有秦桧再四哀求,被老狼主赶他到贺兰山边草营内,服待看马的小番。后来小番死了,他夫妻两个就流落在山下,住在一顶破皮帐房内。饮食全无措办。...  阅读全文>>
  • 第四十七回 擒叛臣虎将勤王 召良帅贤后赐旗

    诗曰:中兴功业岂难收,为报君王莫重忧。此去好提三尺剑,管教斩却贼臣头。  却说牛皋、吉青二人正待发作,辕门外一时喧嚷起来。不道惊动了韩元帅在大堂听得了,即着家将出外查问。那家将领命出来,见了牛皋、吉青,便问道:“你两个是何人?敢在这里喧嚷!”牛皋道:“俺俩个乃是岳元帅帐前的统制...  阅读全文>>
  • 第四十八回 杨景梦传杀手锏 王佐计设金兰宴

    诗曰:金兰会上气如霜,杯酒生春频举觞。奸雄空使鸿门计,闯宴将军勇力强。  却说岳爷打了岳云,又战不下杨再兴,心中闷闷不乐,就在帐中靠着桌上蒙眬睡去。忽见小校报说:“杨老爷来拜。”随后就走进一位将官。岳爷连忙出来迎接,进帐见礼,分宾主坐定。那人便道:“我乃景是也!因我玄孙再兴在此...  阅读全文>>
  • 第四十九回 杨钦暗献地理图 世忠计破藏金窟

    诗曰:烽烟戈甲正重重,血战将军漂杵红。拟向围场定狐兔,博取天山早挂弓。  说话那些标枪手一齐杀将出来,牛皋便叫:“元帅快走!待我断后。”岳爷忙向腰间拔出宝剑,望外杀出。牛皋舞动双锏,且战且走。来到二门,只见张保手执佩刀,保住马匹,大叫:“元帅!牛将军!快上马,好让小人挡住后头。...  阅读全文>>
  • 第五十回 打酒坛福将遇神仙 探君山元戎遭厄难

    词曰:御酒犒军前,鸩毒药,有谁参?幸亏福将有仙缘,打破醇坛,暂避茅庵。岳侯冒险浑身胆,翻身入虎窟龙潭,愿把命儿拼。  右调《黄莺儿》  且说那日思忠奉着圣旨,将三百坛御酒发到秦桧衙门,叫他加封,送往岳爷军前去。恰值奉桧在兵部衙门议事未回。这王氏夫人暗暗叫腹家将,将毒药每坛里放上...  阅读全文>>
  • 第五十一回 伍尚志火牛冲敌阵 鲍方祖赠宝破妖人

    诗曰:昔日田单曾保齐,今朝尚志效驰驱。千牛奔突如风扫,宋将安知备不虞?  却说岳元帅和众将顾不得性命,冒烟突火冲下山来。岳云在烟雾里遇着王佐,认做是父亲,一把抱住,当先走马前行。可怜众人都烧得焦头烂额!逃至水口,只见那杨虎赶来,遇见了众人道:“那边去不得桥已被他们拆断了!”正在...  阅读全文>>
  • 第五十二回 严成方较锤结义 戚统制暗箭报仇

    词曰:年少英雄相遇,双锤比较相同。情投意合喜相逢,愿得百年长共!祸福皆由天数,暗地毒箭何功?冤家徒结总成空,到后方知春梦!  调《西江月》  话说牛皋怒气冲天,提锏出营,要杀王佐。岳飞连忙唤转,叫声:“贤弟,为兄的两次险遭大难,皆为要他降顺。他虽使恶意,全不计较。人非草木,岂有...  阅读全文>>
  • 第五十三回 岳元帅大破五方阵 杨再兴误走小商河

    诗曰:万骑飞腾出阵云,潭州战胜拥回军。小商桥畔将星坠,夜半凄凉泣孤魂!  前言不表,闲话慢提。单说岳元帅带领大兵,齐出潭州城外,扎下大营。是日,元帅升帐,聚集一班众将,参见已毕。元帅开言道:“今屈原公调齐人马,摆下此阵,名为‘五方阵’。按金、木、水、火、各路埋伏,前后左右俱有救...  阅读全文>>
  • 第五十四回 贬九成秦桧弄权 送钦差汤怀自刎

    诗曰:报国丹心一鉴清,终天浩气布乾坤。只惭世上无忠孝,不论人间有死生。  说话那岳云一马冲入番营,大叫:“俺岳小爷来踹营了!”舞动那两栖银锤,如飞蝗雨点一般的打来,谁人抵挡得住!况且那些番兵俱已晓得岳公子的厉害,都向两边闪开。岳公子逢人便打,打得众番兵东西逃,自相践踏。  恰好...  阅读全文>>
  • 第五十五回 陆殿下单身战五将 王统制断臂假降金

    诗曰:昔日要离曾断臂,今朝王佐假降金。忠心不计残肢体,义胆常留自古今!  当时岳云等四人上前听令,元帅道:“你等四人出阵,不可齐上。可一人先与他交战,战了数合,再换一人上前:此名‘车轮战法’。”  四将领令,出营上马,领兵来至阵前。岳云大叫道:“那一个是文龙?”陆文龙道:“某家...  阅读全文>>
  • 第五十六回 述往事王佐献图 明邪正曹宁弑父

     诗曰:插下蔷薇有刺藤,养成乳虎自伤生。凡人不识天公巧,种就秧苗待长成。  却说这曹宁乃是北国中一员勇将,比陆文龙更狠,使一杆乌缨铁杆枪,有碗口粗细。那兀术说起岳家将的厉害,不能胜他。目今幸得小殿下连胜两阵,他将“免战牌”挂出,所以暂且停兵。曹宁要显他的段,请令要与岳家去会战,...  阅读全文>>
  • 第五十七回 演钩连大破连环马 射箭书潜避铁浮陀

     诗曰:宋江昔日破呼延,番帅今朝死董先。从今传得枪牌法,甲马虽坚也枉然。  话说完木陀赤、完木陀泽二人,引得董先等赶至营前,一声号炮响,两员番将左右分开,中间番营里拥出三千人马来。那马身上都披着生驼皮甲,马头上俱用铁钩铁环连锁着,每三十匹一排。马上军兵俱着生牛皮甲,脸上亦将牛皮...  阅读全文>>
  • 第五十八回 再放报仇箭戚方殒命 大破金龙阵关铃逞能

    诗曰:百万貔貅气象雄,秋风到韩倚崆峒。将军已定平金策,夺取龙骧第一功。  话说哈迷蚩对兀术道:“臣久闻云南化外国,有个李述甫,是个南方蛮子的统领。今日必然来助狼主,可请他进来相见,看他有甚言语。”兀术就命小番请李大王进帐相见。那小番遂出营对李述甫说道:“主请大王进帐相见。”李述...  阅读全文>>
  • 第五十九回 召回兵矫诏发金牌 详恶梦禅师赠偈语

    诗曰:北狄连番犯宋关,英雄并起济时艰。金兵大溃朱仙镇,几使余生不得还。  满期直捣黄龙府,二圣迎归复汁京。争奈班师牌十二,大勋一旦败垂成!  却说兀术望着石壁上一头撞去,原自舍身自尽,不道天意不该绝于此地,忽听得震天价一声响,那石壁倒将下去;又听得豁喇喇,山岭危巅尽皆倒下。兀术...  阅读全文>>
  • 第六十回 勘冤狱周三畏挂冠 探囹圄张总兵死义

    诗曰:挂冠归隐不贪名,富贵浮云看得轻。全具一腔真血气,只论忠义不论生。  为国为民终永誉,全忠全义每伤身。试看殒命如张保,等是天生不贰臣。  却说岳爷举起沥泉枪,望那怪戳去。那怪不慌不忙,弄一阵狂风,将沥泉枪摄去,钻入水底,霎时风平浪息。岳爷仰天长叹道:原来是这等风波,把我神枪...  阅读全文>>
  • 第六十一回 东窗下夫妻设计 风波亭父子归神

    诗曰:秦桧无端害岳侯,故令宋柞一时休。至今地狱遭枷锁,万劫千回不出头。  话说宋高宗皇帝,一日,忽然扮做客商模样,叫秦桧改装作伴,往临安城内私行闲耍。秦桧只得也扮做个伴当。私行出了朝门,各处走了一会,偶然来至龙吟庵门首,只见围着许多人在那里不知做什么。高同着秦桧挨进人丛里去一看...  阅读全文>>
  • 第六十二回 韩家庄岳雷逢义友 七宝镇牛通闹酒坊

     诗曰:秋月春风似水流,等闲白了少年头。功名富贵今何在?好汉英雄共一丘!  对酒当歌须慷慨,逢场作乐任优游。红尘滚滚途车马,且向樽前一醉休。  这首诗,乃是达人看破世情,劝人不必认真,乐得受用些春花秋月,消磨那些岁月儿阴。不信,但看那岳元帅做到这等大官,旦被秦桧所害,父子死于狱...  阅读全文>>
  • 第六十三回 兴风浪忠魂显圣 投古井烈女殉身

    诗曰:奸佞当权识见偏,岳侯一旦受冤愆。长江何故风波恶,欲报深化知甚年?  却说员外命众人将牛通捆了,抬回庄上,绑在廊柱上。员外掇把椅子坐下,叫人取过一捆荆条来,慢慢的打这厮。那家人提起一根荆条,将牛通腿上打过二三十,又换过一个来打。牛通只叫:“好打!好打”接连过了三四个人,打了...  阅读全文>>
  • 第六十四回 诸葛梦里授兵书 欧阳狱中施巧计

     诗曰:三卷兵书授远孙,辅成孝子建奇勋。非关预识欧阳计,须知袖里有乾坤。  却说岳夫人见银瓶小姐投井身亡,痛哭不止!梁夫人亦甚悲伤,阖家无不哀痛。  就是那些来来往往行路之人,那一个不赞叹小姐孝烈!梁夫人含泪劝道:“令爱既死,不能复活,且料理后事要紧。”夫人即吩咐岳安,速去置备...  阅读全文>>
  • 第六十五回 小兄弟偷祭岳王坟 吕巡检贪赃闹乌镇

     诗曰:堪叹英雄值坎坷,平生意气尽消磨。魂离故苑归应少,恨满长江泪转多!  且说瓜州城里那狱中这些牢头禁子酒醒来,不见了欧阳从善,慌慌的到各处查看,众犯俱在,单单不见了岳雷。又看到监门首,但见监门大开。这一吓真个是魂飞天外,魄散九霄,忙去州里报知。知州闻是越了狱,即刻升堂,急急...  阅读全文>>
  • 第六十六回 牛公子直言触父 柴娘娘恩义待仇

     诗曰:不念旧恶怨自稀,福有根源祸有基。能移怨恨为恩德,千古贤名柴桂妻。  且说众弟兄急急忙忙走到这个所在,白茫茫一片无边无际,原来是太湖边上。  天又昏黑,又无船只,好不惊慌!只得沿着湖边一路下来,见几株绿杨树下系着四五只渔船,前面又有几只大官船。那弟七人走近船边,诸葛锦叫道...  阅读全文>>
  • 第六十七回 赵王府莽汉闹新房 问月庵兄弟双配匹

    诗曰:有意无媒莫漫猜,张槎裴杵楚阳台。百年夫妇一朝合,宿世姻缘今世谐。  话说巩夫人正尔望阶石上撞去,却被两旁从人一齐扯祝当时恼了张英,大怒起来,骂道:“你这狗官,如此无礼!我老爷和你拚了命罢!”捏着拳头,就要打来。朱致怒喝道:“你这该死的囚徒,怎敢放肆左右与我打死这囚徒!”两...  阅读全文>>
  • 第六十八回 牛通智取尽南关 岳霆途遇众好汉

    诗曰:父子精忠铁石坚,一朝骄首丧黄泉。心怀萱室遭颠沛,聚众兴师赴古滇。  话说牛通正在尽南关下叫骂讨战,忽见鸾英放炮出关。牛通抬头一看,但见马上坐着一员女将,生得:眉含薄翠,杀气横生;眼溜清波,电光直射。面似杨妃肥白,腮如飞燕霞红。玉笋纤纤,抡动梨花飞舞金莲窄窄,跨着骏马咆哮。...  阅读全文>>
  • 第六十九回 打擂台同祭岳王坟 愤冤情哭诉潮神庙

    诗曰:一同洒泪奠重泉,孤家荒坟衰草连。愿将冤曲森罗诉,早喋奸邪恨始蠲。  话说当时余雷问那店主人道:“我等俱是做买卖的客人,却不晓得什么是‘打擂台’。请主人与我们说说着。”那店主人道:“我这里临安郡中,有个后军都督叫做张浚他的公子张国乾,最喜欢武艺。数月,来了两个教师,一个叫做...  阅读全文>>
  • 第七十回 灵隐寺进香疯僧游戏 众安桥行刺义士捐躯

    诗曰:从来天运总循环,报应昭彰善恶间。信是冥冥原有主,人生何必用机关?  欺君误国任专权,罪恶而今达帝天。赫濯声灵施报复,顿教遗臭万斯年!  前话休提。且说秦桧夫妻那日来到灵隐寺中进香,住持众僧迎接进寺。来到大殿上,先拜了佛。吩咐诸僧并一众家人回避了,然嘿嘿祷告:“第一枝香,保...  阅读全文>>
  • 第七十一回 苗王洞岳霖入赘 东南山何立见佛

     诗曰:红鸾天喜已相将,不费冰人线引长。着意种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行。  话说那苗王将岳霖擒进苗洞,喝叫苗兵:“将这小毛虫绑过来!”苗兵即将岳霖绑起,推上银安殿来。苗王喝道:“你是何处来的毛虫,敢将我先锋挑死?今日被我擒来,还敢不跪么?”岳霖道:“我乃堂元帅之子,焉肯跪你化外...  阅读全文>>
  • 第七十二回 黑蛮龙提兵祭岳坟 秦丞相嚼舌归阴府

     诗曰:一啸江河尽倒流,青霜片片落吴钩。直捣中原非叛逆,雄心誓斩逆臣头。  上回何立之事,已经交代。如今要说那黑蛮龙在苗王李述甫面前,假说征剿囗洞,领兵杀过三关。一路移文,说是要拿秦桧,与岳元帅报仇。故此在路并无阻挡,反各馈送粮草。  那些地方官飞本进京张竣万俟卨、罗汝楫看了本...  阅读全文>>
  • 第七十三回 胡梦蝶醉后吟诗游地狱 金兀术三曹对案再兴兵

     诗曰:石火电光俱是梦,蛮争触斗总无常。达人识破因缘事,月自明兮鹤自翔。  说话的常言道得好:“死的是死,活的是活。”上回秦桧既死,且丢过一边。  却说那临安城内,有一个读书秀才,姓胡名迪,字梦蝶,为人正直倜傥。自从那年腊月岁底,岳爷归天之后,心中十分愤,常常自言自语,说道:“...  阅读全文>>
  • 第七十四回 赦罪封功御祭岳王坟 勘奸定罪正法栖霞岭

     诗曰:窃弄威权意气豪,谁知一旦似冰消。人生祸福皆天理,天道昭昭定不饶!  话说秦桧夫人王氏,自从丈夫死后,日夜心神恍惚,坐卧不安。一日,独自一个在房中,傍着桌儿,手托香腮,不知想着些甚事。忽有丫环进来禀道:“适才有张元帅差人来报,说金邦四太子又起大兵五万,杀进中原,势加破竹,...  阅读全文>>
  • 第七十五回 万人口张俊应誓 杀奸属王彪报仇

    诗曰:休言是是非非地,现有明明白白天。试看害人终自害,冤冤相报总无愆。  话说岳夫人听得外边呐喊,即着家将出去查看。牛皋道:“敢是有人来劫法场么?快将我的兵器来!”正待要立起身来披挂,家将已进来禀道:“众百姓为那张俊在临安奸人妇女,占人田产,今日许多受冤人,都来看他行刑,想要报...  阅读全文>>
  • 第七十六回 普风师宝珠打宋将 诸葛锦火箭破驼龙

    诗曰:胜败军家事本常,请从邪正别妖祥。普风空倚驼龙术,难免今朝箭下伤!  却说牛皋被粘得力紧紧追赶下来,正在紧急之际,却来了一个救星。你道是那一个?却是那大刀关胜之子关铃,自从在朱仙镇上散伙回家之后,心中忿忿不平,欲待要兴兵与岳元帅报仇,却又孤掌难鸣。此闻得高宗驾崩,新君即位,...  阅读全文>>
  • 第七十七回 山狮驼兵阻界山 杨继周力敌番将

    诗曰:丹心誓补前人事,浩气临式不顾身。痛饮黄龙雪旧耻,平吞鸭绿报新君。  话说普风逃走回山之后,自有众小番忙来报知兀术。兀术又惊又恼,只得写成奏章,差官回本国去奏闻,求再添兵遣将,与宋朝决战。  到了次日,这边岳雷升帐发令,命关铃、牛通领兵三千,为第一队陆文龙、樊成领兵三千,为...  阅读全文>>
  • 第七十八回 黑风珠四将丧命 白龙带伍连遭擒

    诗曰:衰草青霜鬼火磷,征夫血泪洒荒坟。为民为国从来苦,千古沙场泣旅魂。  话说普风进到牛皮帐中,山狮驼同着连儿心善一齐迎接,见礼坐定。山狮驼开口道:“前日四狼主败回,曾说是国师宝珠驼龙俱被宋兵破了,也吃了他一亏。不知今日国师从何而来?”普风笑道:“谅宋朝几个小毛虫,有何难剿灭?...  阅读全文>>
  • 第七十九回 施岑收服乌灵圣母 牛皋气死完颜兀术

     诗曰:娇羞袅娜世无双,愿得风流两颉颃。襄王不入巫山梦,恐劳宋玉赋高堂。  这一首诗,单道那西云小妹看中了伍连风流少年,动了邪念,一心想与他成就好事,竟忘了父母之仇。这伍连是个豪杰汉子,怎肯下气求生?那知西云一片痴心,反成了他意外姻缘,自己落得一场话柄。话丢开。  且说那彩鸿来...  阅读全文>>
  • 第八十回 表精忠墓顶加封 证因果大鹏归位

    诗曰:世间缺陷甚纷纭,懊恨风波屈不伸。最是人心公道在,幻将奇语慰忠魂。  上回已说到兀术被牛皋擒住,愤怒气死,牛皋也大笑而亡。两个魂灵,一同扭结闹入幽冥。那阎罗天子尚费一番大周折,且按下慢表。  先说那岳雷追杀金兵一阵,鸣金收军。陆文龙擒得哈迷蚩来献,关擒得金将白眼骨都来献,伍...  阅读全文>>
本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