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雾都孤儿 
  • 雾都孤儿在线阅读

    (讨论奥立弗·退斯特的出生地点,以及有关他出生的种种情形。)在某一个小城,由于诸多原因,对该城的大名还是不提为好,我连假名也不给它取一个。此地和无数大大小小的城镇一样,在那里的公共建筑物之中也有一个古已有之的机构,这就是济贫院。本章题目中提到了姓名的那个t就出生在这所济贫院里,具...  阅读全文>>
  • 第二章

    (介绍奥立弗·退斯特的成长教育以及衣食住行情况。)接下来的八个月,或者说十个月,奥立弗成了一种有组织的背信弃义与欺诈行为的牺牲品,他是用奶瓶喂大的。济贫院当局按规定将这名孤儿嗷嗷待哺、一无所有的情况上报教区当局。教区当局一本正经地咨询济贫院方面,眼下"院内"是...  阅读全文>>
  • 第三章

    (叙述奥立弗·退斯特差一点得到了一个并非闲差的职务。)奥立弗犯下了一个亵渎神明、大逆不道的罪过,公然要求多给些粥,在以后的一个礼拜里,他成了一名重要的犯人,一直被单独关在黑屋子里,这种安排是出自理事会的远见卓识与大慈大悲。乍一看起来,不无理由推测,倘若他蟀妆承纳鹗康脑ぜ抱有适度...  阅读全文>>
  • 第四章

    (奥立弗得授新职,初次踏进社会。)举凡大户人家,遇到一个优越的位置,比方说财产、名分的拥有、复归、指定继承或者是预订继承,摊不到一个正在成长发育的子弟身上的时候,有一条非常普遍的习惯,就是打发他出海谋生。依照这一个贤明通达的惯例,理事会诸君凑到一起,商议蠓癜寻铝⒏ソ桓一条小商船...  阅读全文>>
  • 第五章

    (奥立弗结识新同事,平生第一次参加葬礼就冒出了一些和他主人的买卖颇不适宜的想法。)奥立弗单独留在棺材店堂里,他把灯放在一张工作台上,怀着敬畏的心情怯生生地环顾四周,不少年龄大得多的人也不免产生同样的心情。一具未完工的棺材放在黑黝黝的支架上,就在店堂中间,蟮彼游移的目光无意中落到...  阅读全文>>
  • 第六章

    (叙述奥立弗被师兄诺亚的辱骂所激怒,奋起自卫,诺亚吓了一大跳。)一个月的试用期结束了,奥立弗正式当上了学徒。眼下正是疾病流行的有利时节,用商界的行话来说,棺材行情看涨。几个星期之间,奥立弗学到了很多经验,苏尔伯雷先生的点子别出心裁,果然立竿见影,甚而超出笏最为乐观的估计。当地年...  阅读全文>>
  • 第七章

    (奥立弗继续反抗。)诺亚以最快速度在大街上狂奔,一口气跑到济贫院门口。他在那儿歇了一两分钟,以便酝酿精彩的抽噎,堆上一脸令人难忘的眼泪与恐惧,然后砰砰砰地冲着小门敲起来。开门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贫民,即便是在他自己的黄金时代里,看到的也只是一张张惆怅哀怨的罂祝可骤然见到这么一副苦...  阅读全文>>
  • 第八章

    (奥立弗徒步去伦敦,途中遇见一位颇为古怪的小绅士。)奥立弗到达小路尽头用来挡牲口的栅栏,重新上了公路。眼下是八点钟光景。尽管离城已经差不多有五英里了,他仍然时而跑几步,时而溜到路旁篱笆后面去躲一躲,生怕有人赶上来把他捉回去,这样一直折腾到中午。他在一块路笈员咦下来歇歇气,第一次...  阅读全文>>
  • 第九章

    有关快活老绅士和他那班得意门生的若干新细节。)第二天上午,奥立弗从酣然沉睡中醒来,天已经不早了。屋子里没有别的人,犹太老头正在用一口耳锅煮早餐的咖啡。他匀匀缓缓地用铁匙搅动着咖啡,一边悠闲地打着口哨。时不时地,只要楼下有响动,他便要停下来听一听,直待放心螅才又继续在口哨的伴奏下...  阅读全文>>
  • 第十章

    (叙述奥立弗对新伙伴的品格日趋了解,他长了见识但代价高昂。本章不长,但在这部传记中却十分重要。)好些日子了,奥立弗一直呆在老犹太的屋子里,挑去手帕上的标记(每天都有数不清的手帕带回来),间或也参加前边讲过的那种游戏,那可是两个少年和老犹太每天早晨照例要做蟆5胶罄矗他开始感到闷得...  阅读全文>>
  • 第十一章

    (讨论治安推事范昂其人以及他办案方式的一个小小的例子。)这桩案子发生在与首都警察局的一个赫赫有名的分局的辖区内,而且与这个分局近在咫尺。人群得到的满足仅仅是簇拥着奥立弗走过两三条街,到一个叫做玛当山的地方为止。他被人押着走过一条低矮的拱道,登上一个肮脏的缶,从后门走进即决裁判庭...  阅读全文>>
  • 第十二章

    (在这一章里,奥立弗得到前所未有的悉心照料,回头接着谈那位快活的老绅士和他的那一帮年轻朋友。)马车辚辚,沿着与当初奥立弗由机灵鬼陪着首次进入伦敦几乎完全相同的一条路驶去,过了爱灵顿街的安琪儿酒家便折向另一条路,一直开到本顿维尔附近一条幽静的林阴道才停了下蟆T谡饫铮布朗罗先生亲自...  阅读全文>>
  • 第十三章

    (向聪明的读者介绍几位新相识,捎带着叙述一下他们的各种与这部传记有关的趣事。)“奥立弗哪儿去了?”犹太人杀气腾腾地站了起来,说道,“那小子在哪儿?”两个小扒手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师傅,似乎被他的火气吓了一跳,彼此忐忑不安地看了一眼,没有回答。“那孩子怎么啦?蠓呀鹨槐咚浪谰咀』灵鬼的...  阅读全文>>
  • 第十四章

    (进一步叙述奥立弗在布朗罗先生家里的情形,在他外出办事时,一位名叫格林维格的先生为他作了一番值得注意的预言。)布朗罗先生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奥立弗吓得晕了过去,过了一会他醒了。在随后的谈话中,老绅士和贝德温太太都十分谨慎,对画中人避口不谈,也不谈论奥立弗的笕ズ徒来,话题都以让他感...  阅读全文>>
  • 第十五章

    (表一表快活的老犹太和南希小姐是何等宠爱奥立弗·退斯特。)在小红花山最肮脏的地段,有一家下等酒馆,酒馆的店堂十分昏暗,这里冬天从早到晚点着一盏闪闪烁烁的煤气灯,就是在夏天,也没有一丝阳光照进这个阴森幽暗的巢穴。这家酒馆里坐着一个正在独斟独酌的汉子。他穿一笃饺尥馓祝淡褐色马裤,半...  阅读全文>>
  • 第十六章

    (奥立弗·退斯特被南希领走之后的情况。)在一片宽敞的空地,狭小的胡同、院落总算到了尽头,四下里立着一些关牲口的栏杆,表明这里是一处牛马市场。走到这里,赛克斯放慢了脚步,一路上快行急走,南希姑娘再也支持不住了。赛克斯朝奥立弗转过身来,厉声命令他拉住南希的手蟆疤见没有?”赛克斯见奥...  阅读全文>>
  • 第十七章

    (奥立弗继续倒运,引得一位前来伦敦的显要人物败坏他的名声。)在一切优秀的凶杀剧目中,总是交替出现悲哀的和滑稽的场面,就跟一段段肥瘦相间,熏制得法的五花肉一样,这已经成为舞台上的一种惯例了。男主人公为镣铐与不幸所累,栽倒在柴草褥子上。接下来的一场,他那位不笄系闹沂邓娲尤从靡皇谆稽...  阅读全文>>
  • 第十八章

    (时过境迁,奥立弗在那一班良师益友之中如何度日。)第二天中午时分,机灵鬼和贝兹少爷外出干他们的老本行去了,费金先生借此机会向奥立弗发表了长篇演说,痛斥忘恩负义的滔天罪行。他清楚地表明,奥立弗的罪过非同小可,居然忍心抛下一帮时时记挂着他的朋友,再者说,大家罄茨敲炊嗟穆榉常花了那么...  阅读全文>>
  • 第十九章

    (一个值得留意的计划在本章讨论定板。)这是一个寒冷潮湿,朔风怒号的夜晚。费金穿上外套,将自己枯瘦的躯干紧紧地裹了起来。他把衣领翻上去盖住耳朵,将下半个脸藏得严严实实,走出老巢。他锁好大门,挂上链子,又在阶梯上停下来。他听了听,几个少年把一切都弄好了,他们蠡厝サ慕挪缴也听不见了,...  阅读全文>>
  • 第二十章

    (叙述奥立弗是如何被托付给威廉·赛克斯先生的。)早晨,奥立弗醒了,发现自己那双旧鞋不翼而飞,床边放着一双鞋底厚厚实实的新鞋,他不禁吓了一大跳。刚开始他还很高兴,以为这是自己即将获得自由的预兆。他坐下来,跟费金一起吃早饭时,这些想法就顿时化为了泡影,老头儿蠡笆钡目谄和脸色更增添了...  阅读全文>>
  • 第二十一章

    (远征。)他们来到街上。这是一个令人扫兴的早晨,风疾雨猛,漫天阴云,像是要来一场暴风雨。夜里雨下得很猛,路上积起了无数的大水洼,水沟也都满了。天空透出一道隐隐可见的微光,预示着新的一天即将来临,而这一道亮光非但没有减轻反倒加重了景物的幽暗,使街灯射出的光蟊涞靡黄苍白,没有在湿漉...  阅读全文>>
  • 第二十二章

    (夜盗。)“哈罗!”他们刚踏进过道,就听见一个沙哑的大嗓门嚷起来。“别那么瞎嚷嚷,”赛克斯一面说,一面闩门。“托比,给照个亮。”“啊哈!我的老伙计,”那声音嚷着说,“照个亮,巴尼,照个亮一把那位绅士领进来,巴尼,劳驾,醒醒吧。”说话人似乎把一只鞋拔子之类笪锛朝自己所招呼的那个家...  阅读全文>>
  • 第二十三章

    (邦布尔先生和一位女士进行了一次愉快的交谈,说明在某些时候甚至一位教区干事也会多情善感。)这大夜里天气格外寒冷。雪垫在地面上,凝结成厚厚的一层硬壳。只有飘撒在小路。角落里的团团积雪才感受到了呼啸而过的朔风,风找到了这样的战利品,似乎越加暴躁地滥施淫威,气笮谛诘刈テ鹧┢抛到云端,...  阅读全文>>
  • 第二十四章

    (叙述一件非常乏味的事,本章虽然很短,但在这部传记中却相当重要。)女总管房间里的谧宁气氛被那个老婆子打破了,老太婆担任报丧人倒是再合适不过了,因为她上了年纪而且弯腰驼背,瘫软的手脚直打哆嗦,脸歪嘴瘪,还老是咕咕哝哝地翻白眼,看她那个样子,与其说是造化之功蠡共蝗缢迪袷且桓鲂疟释磕...  阅读全文>>
  • 第二十五章

    (在本章中,这部传记要回过头去讲费金先生以及他的同伴了。)当某镇济贫院里发生上述这些事情的时候,费金先生正坐守在老巢里——奥立弗就是从这儿被南希姑娘领走的——他低低地笼着一雄烟雾凫凫的微火,膝盖上放着一只携带式风箱,看样子他早就打算把火拨得旺一些,不曾想蠹旱瓜萑肓顺了肌K双臂交...  阅读全文>>
  • 第二十六章

    (在这一章里,一个神秘的角色登场了,还发生了许多与这部传记不可分割的事情。)费金老头一直跑到街角,才开始从托比·格拉基特带来的消息造成的影响中回过神来。他丝毫也没有放慢自己异乎寻常的脚步,仍然疯疯癫癫地向前跑去。突然,一辆马车从他身边疾驶而过,行人见他险笤嵘沓档锥疾辉级同地大叫...  阅读全文>>
  • 第二十七章

     (为前一章极不礼貌地把一位女士抛在一旁赔礼补过。)  一个无足轻重的作家,让诸如教区干事这样举足轻重的角色背对火炉,大衣下摆撩起来夹在胳膊底下,在一边久等,一直等到笔者高兴放他稍息为止,这种作法是极为失礼的。捎带着又把干事曾报以脉脉含情的目光的一位女士蟾怠慢了,这与作者的身份...  阅读全文>>
  • 第二十八章

    找寻奥立弗,接着讲述他的遭遇。)  “让狼咬断你们的脖子。”赛克斯小声地说,牙齿咬得格格直响。“有朝一日你们谁也躲不掉,你们会把嗓子喊得更哑的。”  赛克斯骂骂咧咧地把这一番诅咒发泄出来,脸上那副不顾死活的样子充分体现了他的那种不顾死活的脾气。他把受伤的罅⒏ズ岱旁谧约旱南ジ巧希...  阅读全文>>
  • 第二十九章

    (介绍一下奥立弗前来投靠的这一家人。)  这是一个雅致的房间(尽管室内陈设带有老派的舒适格调,而不是风雅的现代气派),一桌丰盛的早餐已经摆好,餐桌旁坐着两位女士。凯尔司先生一丝不苟,身着全套黑色礼服,侍候着她们。他把自己的位置定在餐具架与餐桌之间的某个地蟆—身子挺得笔直,头向后...  阅读全文>>
  • 第三十章

    (叙述新来探访的人对奥立弗有何印象。)  大夫絮絮叨叨,作出了无数保证,说她们一看到罪犯肯定会大吃一惊。他要小姐挽住他一只胳臂,把另一只手伸给梅莱太太,彬彬有礼,端庄稳重地领着她们往楼上走去。  “现在,”大夫轻轻转动卧室门上的把手,小声地说,“我们还是蠓撂听你们对他印象如何吧...  阅读全文>>
  • 第三十一章

    (紧急关头。)  “谁呀?”布里特尔斯解下链子,把门拉开一条缝,用手挡住烛光,往外看去。  “开门,”外边有人回答道,“我们是波雾街的警官,今天接到你们报警。”  听到这番话,布里特尔斯感到放心多了,他把门大打开来,迎面出现了一个身穿大衣的胖子,那人二话笏担在擦垫上把鞋揩干净,...  阅读全文>>
  • 第三十二章

    (奥立弗与好心的朋友们一起,开始过幸福的生活。)  奥立弗的病痛既深又杂。除了手臂骨折的疼痛和治疗上的耽搁以外,他在又湿又冷的野外呆得太久,以致一连好几个星期发烧,身子打颤,拖得他委靡不振。但是,他终于缓慢地逐步好转,有时候也能含着泪水说几句话了,他是多笄苛业馗芯醯搅四橇轿豢砂...  阅读全文>>
  • 第三十三章

     (在这一章里,奥立弗和朋友们的欢乐遇到了一次意外挫折。)  春天飘然逝去,夏天来临了。如果说村子当初一度很漂亮的话,那么现在则充分展示了它的风采与繁盛。早几个月里显得畏畏缩缩,赤身露体的高大树木现在进发出充沛的活力,张开绿色的手臂,遮盖住干渴的土地,把蟠Υξ拚谖扪诘牡氐惚涑晌...  阅读全文>>
  • 第三十四章

    (详细介绍一位现在才出场的青年绅士,以及奥立弗的又一次奇遇。)  这种欢乐几乎叫人难以承受。奥立弗听到这个意想不到的消息,一时目瞪口呆。他欲哭不得,说不出话,坐卧不宁。他在黄昏的宁静气息中徘徊了很久,又大哭了一场,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理解力,这才似乎猛然醒蠊来,令人高兴的变化已经...  阅读全文>>
  • 第三十五章

    (奥立弗的奇遇不了了之。哈利·梅莱与露丝之间进行了一次相当重要的谈话。)  别墅里的人听到喊声,纷纷赶到奥立弗呼救的地点,发现他脸色煞白,激动不已,手指着别墅背后那片草地的方向,连“老犹太!老犹太!”儿个字都几乎说不清了。  凯尔司先生弄不清这喊叫声的含螅还是哈利·梅莱脑子来得...  阅读全文>>
  • 第三十六章

    (本章很短,单独看起来似乎无关紧要,可是作为上一章的续篇,以及到时候读者自会读到的一章的伏笔,还是应该读一下。)  “这么说,你决定今天早上跟我一块儿走了,嗯?”大夫问道,哈利·梅莱这时走到餐桌前,跟他和奥立弗一起吃早点。“怎么,你的心情或者说打算,前半笮∈焙秃蟀敫鲂∈倍疾灰谎...  阅读全文>>
  • 第三十七章

    (读者在这一章里可以看到婚前婚后情况迥异的寻常现象。)  邦布尔先生闷闷不乐地坐在济贫院的一个房间里,眼睛盯着毫无生气的壁炉。因为正值夏季,除了壁炉那冷冰冰、亮闪闪的外表反射回来的几束微弱的日光而外,那里丝毫也看不到明亮一些的光线。一只纸糊的捕蝇笼晃晃悠蟮氐踉谔旎ò迳希几只不懂...  阅读全文>>
  • 第三十八章

     (邦布尔夫妇与孟可司先生夜间会晤的经过。)  这是一个阴云密布、空气沉闷的夏夜。阴沉了整整一天的云霭铺展开来,化作大团浓厚而呆滞的水气,早已凝聚起大滴的雨点,似乎预示着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就在这个时候,邦布尔夫妇绕过镇上那条大街,朝着城外大约一英里半的蟾鲂【用竦愠龇⒘耍那里稀...  阅读全文>>
  • 第三十九章

    (读者早已熟知的几个体面人物再次登场,并说明孟可司与老犹太是如何把他们很有价值的脑袋凑到一块儿的。)  上一章讲到,三位贵人如此这般作成了他们那一笔小小的交易,第二天傍晚,威廉·赛克斯先生从小憩中醒来了,他睡意朦胧地大吼一声,问现在是夜里几点钟了。  赛笏瓜壬提出这个问题时所在...  阅读全文>>
  • 第四十章

    (与上一章紧相衔接的一次奇怪的会见。)  南希姑娘混迹于伦敦的街头巷尾,一生都在最下流的藏污纳垢之所度过,然而她身上仍留下了女子天性中的某种东西。听到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朝着与她进来的那扇门相对的的另一扇门走来,想到这个小小的房间马上就要呈现出鲜明的对比,她蟮糜幸恢稚畈研位嗟囊馐堆...  阅读全文>>
  • 第四十一章

    (包含若干新的发现,说明意外之事往往接连发生,正如祸不单行一样。)  的的确确,露丝面临着一次非同寻常的考验,处境十分困难。她心急如焚,想要把牵连到奥立弗的身世的秘密搞个水落石出,刚刚与自己交谈过的那个可怜的女子是如此信赖她这样一个纯真的少女,她不能不将笾中湃慰吹檬分神圣。她的...  阅读全文>>
  • 第四十二章

    (奥立弗的一位老相识显示了明白无误的天才特征,一跃成为首都的一位公众人物。)  南希将赛克斯先生哄睡过去,带着她自己揽到身上的使命,匆匆赶到露丝·梅莱那里,也就是在这天夜里,有两个人顺着北方大道朝着伦敦方向走来,这部传记理应向他们二位表示某种程度的关注。蟆±凑咭桓鍪呛鹤樱一个是...  阅读全文>>
  • 第四十三章

    (本章讲述逮不着的机灵鬼如何落难。)  “原来你朋友就是你自个儿呀,是不是?”克雷波尔先生,也就是波尔特,向费金问道,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他第二天便搬进了费金先生的住所。“天啦,我昨晚上也想到过。”  “每个人都是他自己的朋友,亲爱的,”费金脸上堆满谄媚笕荩答道。“在任何地方都...  阅读全文>>
  • 第四十四章

    (到了向露丝·梅莱履行诺言的时候,南希却无法前往。)  南希姑娘虽然对耍猾做假的全套功夫十分娴熟,却也很难完全隐瞒迈出这一步在她心中产生的影响。她记得,不管是诡计多端的老犹太,还是残忍无情的赛克斯,他们的那些诡计对其他人只字不提,在她面前却毫不隐瞒,两个笸耆相信她是靠得住的,根...  阅读全文>>
  • 第四十五章

    (诺亚·克雷波尔受雇为费金执行一项秘密使命。)  第二天,费金老头儿一清早就起来了。他焦躁地等候着自己的新伙计露面,左等右等,也不知等了多久,新伙计才来,并当即开始狼吞虎咽地吃早餐。  “波尔特。”费金拉过来一把椅子,在莫里斯·波尔特对面坐了下来,开口说蟆!  斑恚我在这儿呢,...  阅读全文>>
  • 第四十六章

    (赴约。)  教堂的钟声敲十一点三刻的时候,两个人影出现在伦敦桥上。一个步履匆匆走在前边的是个女人,她急切地四下张望,像是在寻找某一个预期的目标。另一个男人的身影鬼鬼祟祟,一路上尽量走在最阴暗的影子底下,他不时调节自己的步伐,与那个女的保持一定的距离,女笸O滤也停下,女的继续走...  阅读全文>>
  • 第四十七章

    (致命的后果。)  离破晓差不多还有两小时,秋天里的这一个时辰确实可以称为死寂的深夜,街道寂寥冷落,连各种声音似乎都已酣然入睡,淫欲与骚动也步履蹒跚地回家睡觉去了。就是在这样一个万籁俱寂的时刻,费金坐守在自己的老巢里。他五官扭曲,脸色苍白,通红的两眼布满笏浚与其说他像人,不如说...  阅读全文>>
  • 第四十八章

    (赛克斯出逃。)  夜幕降临以后,偌大一个伦敦城内,在一切以黑暗为掩护发生的诸般劣迹之中,最下作的莫过于此了。在清晨的空气中散发着血腥味的种种惨状里,最恶心最惨烈的就是这一件。  太阳——明朗的太阳,不仅给人类带来光明,还带来新的生命、期望与朝气——辉煌罄玫卣瓜衷谡庾人烟稠密的...  阅读全文>>
  • 第四十九章

    (孟可司与布朗罗先生终于会面了,记述他们的谈话以及打断这次谈话的消息。)  暮色刚开始降临,布朗罗先生乘坐出租马车,在自己的家门口下了车。他轻轻叩门。房门打开了。一个虎彪彪的汉子从车厢里出来,站在踏板的侧边,与此同时,另一个坐在驭者座位上的汉子也走下来,笤诹硪徊唷2祭事尴壬做了...  阅读全文>>
  • 第五十章

    (追与逃。)  罗瑟息思教堂位于泰晤士河的一侧,由于运煤船腾起的灰尘和密密麻麻的矮房子喷出的烟,两岸的建筑物都非常龌龊,河上的船只也是黑黢黢的。伦敦本来就有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地区,在这一带至今仍存在着一个最肮脏、最奇怪、最不同寻常的区域,绝大多数伦敦市民笾亮它的名字也说不上来。...  阅读全文>>
  • 第五十一章

    (本章要解开好几个疑团,并议成一门只字不提财礼的亲事。)  在上一章叙述的事件发生之后两天,下午三点钟光景,奥立弗登上一辆旅行马车,朝着他出生的小城飞驶而去。和他同行的有梅莱夫人。露丝、贝德温太太,还有那位好心的大夫。布朗罗先生和一个隐名埋姓的人乘的是后边一辆驿车。  一路上,...  阅读全文>>
  • 第五十二章

    (费金在人世的最后一夜。)  法庭,从地板到天花板,砌满了人的面孔。每一寸空间都射出好奇而又急切的目光。从被告席前边的横栏,到旁听席最靠边的狭小角落,所有的目光都倾注在一个人身上——费金。他身前身后——上上下下,左边右边,仿佛天地之间布满闪闪发光的眼睛,他整个包围起来。  在这...  阅读全文>>
  • 第五十三章

    (最后一章。)  有关这部传记中出场人物的命运差不多已经讲完了。留给本书作者交待的只有简简单单几句话。  不出三个月,露丝·弗莱明与哈利·梅莱结婚了,地点就是那所从此以后将成为这位年轻牧师工作场所的乡村教堂。同一天,他俩搬进了幸福的新居。  梅莱太太也搬跟儿子、儿媳妇住在一块儿...  阅读全文>>
  • 译后记

      查尔斯·狄更斯(1812一1870)生于英国朴次茅斯一个贫苦家庭,父亲是海军小职员,十岁时全家被迫迁入债务人监狱,十一岁起就开始承担繁重的家务。他在鞋油作坊当学徒时,由于包装熟练,曾被雇主放在橱窗里当众表演操作,作为广告任人围观,给狄更斯心上留下了永久的伤痕,他感到自己“成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