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在人间 
  • 第一章

    我来到人间,在城里大街上一家“时式鞋店”里当学徒。我的老板是个矮胖子,他的栗色脸是粗糙的,牙齿是青绿色的,湿漉漉的眼睛长满眼屎。我觉得他是个瞎子,为了证实这一点,我就做起鬼脸来。“不要出怪相,”他低声严厉地说。这对浑浊的眼睛看得我怪不好受;我不相信这种眼t会瞧得见,也许他只是猜想...  阅读全文>>
  • 第二章

    外祖父在院子里碰上了我——他正跪在地上用斧子砍木棍子。他扬起斧子装着要向我脑袋砍过来的样子,然后,摘掉帽子,讽刺地说:“您好呀,大老爷,退休啦?唔,往后可以享清福啦,啊,是呀!嗳,你呀……”“得啦,得啦。”外祖母急忙说,挥手赶开他。随后,走进屋子里,一面t茶炊,一面说:“你外公现...  阅读全文>>
  • 第三章

    弟弟科利亚,象一颗小小的晨星悄然消失了。外祖母、他和我,三个人睡在一个小板棚里,我们在木柴上垫一堆破布当床。在我们旁边,是一道用毛板拼成的有许多缝隙的墙,墙外是房东的鸡舍。每天晚上,我们都听到吃饱了的鸡,拍着翅膀咯咯地叫着睡去,早上,金色的公鸡高声啼叫,t我们吵醒。“啊,掐死你!...  阅读全文>>
  • 第四章

    我又到城里来了。住在一座两层楼的白房子里,它很象一口用来装许多死人的大棺材。房子是新的,却有点象患恶性病的人浮肿的样子,也好象一个叫化子突然发了横财,一下子吃胖了。房子侧面靠街,每层楼有八个窗子,在正面每层四个。楼下的窗子朝着狭窄的走道和院子,楼上的窗子t可以越过墙头望见洗衣工的...  阅读全文>>
  • 第五章

    这年春天,我终于逃跑了。有一天早晨,我上铺子里去买早茶用的面包。铺子里的老板当我的面,跟老婆吵架,拿一个秤砣打她的额角,她逃到街上,摔倒了。马上围满了人,把女的抬上四轮马车,送往医院里。我跟在车子后面跑,不知不觉地跑到了伏尔加河边,手里还拿着一个二十戈比t银币。春天的太阳和煦地照...  阅读全文>>
  • 第六章

    船到萨拉普尔,马克西姆上岸去了。他没有向谁打招呼,不声不响,严肃而平静地走了。那个喜眉笑眼的妇人跟在他后面;再后面,是那个姑娘。她无精打采,眼睑红肿。谢尔盖在船长室门口跪了好久,吻着门上的板,用额头在这板上碰着,叫唤着说:“饶恕我吧,并不是我的过错!这是t克西姆……”水手,茶房跟...  阅读全文>>
  • 第七章

    外祖父和外祖母又搬到城里住了。我愤愤地带着想打架的情绪回到他们那里。我心里十分难过——为什么人家把我当小偷呢?外祖母很亲切地接待我,马上去烧茶炊。外祖父照例嘲笑地问:“攒了不少黄金吧?”“任便有多少,都是我自己挣的,”我回答着,在窗边坐下。然后,俨然地从t袋里掏出一盒烟卷来,开始...  阅读全文>>
  • 第八章

    天开始下雪的时候,外祖父又把我带到外祖母妹子的家里去。“这对你没有什么不好,没有什么不好,”他对我说。我觉得,这一夏天经历了很多的事情,年纪也大了好些,人也变得聪明多了。可是在这中间,主人家里也更加枯燥乏味了。一家人依然因为吃得太多,闹胃病,依然彼此唠唠t叨讲着病情。老婆子,也依...  阅读全文>>
  • 第九章

    为这突然迸发出来的看书的热情,我受到了许多难堪的屈辱、侮蔑和恐吓,想起来真是又伤心,又可笑。我把裁缝妻子的书看得很宝贵,生怕被老婆子扔进炉子里烧掉,因此尽力不再去想这些书,每天早上我去小铺买下茶的面包,就在那里借一些五彩封面的小书回来看。店老板是一个一见t令人没有好感的青年,厚厚...  阅读全文>>
  • 第十章

    裁缝的妻子还没搬走的时候,我们主人住所的楼下搬来了一个眼睛乌黑的年轻夫人,带着一个小女孩和年老的母亲。母亲是白头发的老婆婆,一天到晚嘴里含着一支琥珀烟嘴抽烟卷。夫人是很漂亮的美人,样子威严、骄傲,用低沉而悦耳的音调说话;瞧人的时候昂着头稍微把眼睛眯着,好t别人站得很远,不大瞧得清...  阅读全文>>
  • 第十一章

    我又在“彼尔姆号”轮船上当了洗碗的。这是一条白色的、天鹅似的宽大的快班轮。这回是“打杂的”洗碗工人,或叫“厨房杂役”,月薪七卢布,职责是帮助厨师。食堂管事是一个肥胖而傲慢的家伙,脑袋光秃得象个皮球。他两手叠在背后,象猪猡在大热天寻找阴凉一样,整天在甲板上t步沉重地走来走去。在食堂...  阅读全文>>
  • 第十二章

    秋深了,轮船停航,我进了一家圣像作坊当学徒。第二天,和气的、微带酒气的老主妇,用弗拉基米尔城的口音对我说:“现在日短夜长,你早上到铺子里去打杂,晚上——再学。”她把我派给一个矮小,快脚的掌柜使唤,这掌柜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脸长得挺漂亮,甜甜的。每天早晨,t同他一起在晓寒薄明中走过...  阅读全文>>
  • 第十三章

    圣像作坊在一所半石造的大房子里,占两间屋子;一间有三扇窗向院子,两扇向园林;另一间一扇窗对园林,一扇对街。窗子都很小,四方形,装有玻璃。玻璃已经陈旧得模糊了,不大愿意地把淡淡的冬天的阳光,透进作坊里来。两间屋子都挤满了桌子,每张桌子边上坐着一个俯着上身的t像画工;有时候一张桌子坐...  阅读全文>>
  • 第十四章

    我在圣像作坊里的工作不算繁重。早上,大家还没有起来的时候,我先给师傅们烧好茶炊。他们在厨房里喝茶的时候,我同巴维尔收拾作坊,把调颜色用的蛋黄蛋青分好。做完了这些,我上铺子里去。晚间,研颜料,“学习”技术。开头我很有兴趣地“学习”,可是很快明白了,差不多每t工人,对于这个分工很细的...  阅读全文>>
  • 第十五章

    野外的雪融化了,天空的冬云化成湿雪,落到地面上消失了。太阳逐渐地延缓每天的路程,空气变得和暖了。快乐的春天好象已经到来,但象开玩笑似地躲在郊外什么地方的田院里,马上会涌进城市里一样。街道上都是棕红色的泥浆,水在步道边流动,囚徒广场上,化净了雪的地方,麻雀t快乐地跳跃,人们也跟麻雀...  阅读全文>>
  • 第十六章

    我同主人划着一只小船,经过市场的街道。两边砖造的店房,因为发大水,淹上了二楼。我划着桨,主人坐在后艄,笨拙地把着舵。后桨入水过深,船身拐来拐去地绕过街角,滑过平静而混浊的、象在深思一样的水面。“唏,这回水头真高,活见鬼。不好开工,”主人嘟哝着,抽着雪茄烟t烟发出焚破呢料的气味。“...  阅读全文>>
  • 十七章

    每天早晨六点钟,我到市场去上工,在那边遇上几个有趣的人:木匠奥西普,灰白头发的老头子,很象尼古拉圣徒,是一个灵巧的工人,幽默家;瓦匠叶菲穆什卡,是个驼子;笃信宗教的石匠彼得,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也有点象哪一位圣徒;泥灰匠格里戈里·希什林,他长着亚麻色的长胡t,是一个碧眼的美男子,脸...  阅读全文>>
  • 第十八章

    跟当时的司炉雅科夫一样,现在奥西普的形象在我脑子里变得高大了,遮住了一切的人。他有些地方跟司炉非常相象,但同时又使我联想起外祖父、鉴定家彼得·瓦西里耶夫、厨师斯穆雷。他一方面使我想起了所有深留在记忆中的人们,另一方面又在我的记忆里,留下自己深刻的影子,好t铜绿锈在钢钟上。可以看出...  阅读全文>>
  • 第十九章

    冬天,市场里差不多没有活儿干。我在家里,跟从前一样,担任各种打杂。这些杂务吞逝了白昼,只有晚间才空闲,我重新念一些对自己毫无趣味的《田地》杂志和《莫斯科报》上的小说给主人们听。到了夜里便读好书,学做诗。有一天,女人们出去做通夜弥撒,主人身体不舒服留在家里t他问我:“彼什科夫,维克...  阅读全文>>
  • 第二十章

    整整三年,我在死寂的城中,空荡荡的建筑物中当着“监工”,看着工人们一到秋天便毁掉笨拙的砖砌市房,到春天,又同样造了起来。主人舍不得把给我的五个卢布白花,设法要我好好地劳动,市房换地板的时候,我得在地板底下搬出一俄尺厚的泥土。要是另外雇流浪人来做这工作,就t花一个卢布,而我却不另外...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