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一回 抽死签下油锅

    旧时的天津有一种人,名为混混儿,又叫混星子。所谓“混混儿”就是把脑袋掖在裤腰带上混一天算一天,讲的是耍胳膊根儿、玩玩闹闹、提提讲讲,但凭一膀子力气、一派言语在社会上立足,自称是“来人儿的”。混混儿们也有组织,他们往往在闹中取静的地方,半租半借几间房屋设立“锅伙”。在民国时期,天津......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二回 三不管儿

    “好么!那边打起来啦!”不知是谁冷不丁喊了一声。紧跟着人群一片嘈杂过后潮水一般的往街道的另一头儿涌去,不多时就只剩下刘铁嘴“光杆儿司令”一个人了。此时,三不管儿街道另一头儿,有两个人正在吵架。“嚯!小刘三儿你是要疯是么?一个桃儿卖俩大子儿?你这是王母娘的仙桃儿是么?”老黑十斜楞着......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三回 桃卖的还真不贵

    三不管儿一带的混混头子是袁三儿,这袁三儿此时还没有加入青帮未成气候,只能算是一般的混混儿头。后文书张宗昌、褚玉璞等山东军阀占领天津,他机缘巧合拜了青帮二十二代“通”字辈的白云生为师,这才在青帮有了辈份。到了日伪时期他帮着日本人抓华工倒卖人口,并且接受了皇协军的任命成立了“袁部队”......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四回 卢大少爷

    上文书说道,小刘三儿趁着刘铁嘴吸引众人注意力,在人群之中开始偷东西,忽然之间有一个人抓住了他的手说了一句:“小兄弟儿,你胆子可够肥的!”。小刘三手一哆嗦水果篮子差点撒手,吓得魂飞天外脑子一片空白,完了被逮着了!可转念又一想,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不就是进局子待两天么,有嘛了!再说......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五回 青红帮

    “急嘛呀?谁告诉你就咱俩吃啦?我刚才让楼下的小伙计儿请人去了,你没看见是么?”“我还真没注意,我以为厨子又出什么新菜了,伙计那跟您介绍了。请的谁呀?这么半天都没露面儿,这是哪位英雄豪杰?架子还真不小啊!”小刘三急不可待,那模样儿跟饿死鬼韬生的差不多了都。“卢公子请客,老朽本应该是......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六回 龙蛇本是一家

    河东刘庄的宋三秃子是洪帮的老头子,遇到海河清淤工程这样的肥差,他能不抢么?可偏偏三不管的混混儿头子袁三儿也看上了这份差事,这才有我们第一回目里抽死签儿下油锅那一幕。九国租界几乎都在海河沿岸,民国政府为了讨好外国主子每年都得清理海河的河道淤泥。往年都是租界的洋人总揽工程中国人你别想......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七回 藏书阁奇遇

    “你的意思是杀死宋三秃子的是一条修炼五百年即将化成蛟龙的万虫之祖!”刘铁嘴战战兢兢脸色铁青的问到。“八成也差不多,书中记载这万虫之祖的唾液——虺涎为深绿色,人的血肉碰到即化为脓水。太阳光暴晒两个时辰过后,化为幽冥鬼火一日一夜方可消散。”卢一天详细的解释着全然不顾刘铁嘴魂魄出窍的窘......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八回 杜小仙

    “姑娘是?”卢一天这才仔细打量来人的身形。只见面前少女最多十六七岁的样貌俏皮可爱,头发黑亮黑亮的,前发齐眉后发披肩头梳日月双髽髻,身穿白色长衫颇有几分超凡脱俗之气,举手抬足如画中仙子一般。难道是天仙下凡?我这不是在做梦吧?“奴家并无名字,这姓么——就姓杜吧。”“那杜姑娘,深夜来访......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九回 三个条件

    “名字也起完了,小仙儿,你给说说这虺的根基吧,怎么才能制服它?”卢一天一见博得了虫妖欢心,顺势赶紧进入了主题。“虺又叫地隐是我们虫族的万虫之祖,是唯一有机缘能化作神龙的虫子。虺修炼五百年渡过淫劫就可化形为蛟,这是先天的造化,像我这小小的蠹虫就是修炼万年也别想化成神龙。”杜小仙儿为......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十回 夜探三岔河口

    上文书说到,杜小仙儿要说出第三个条件之时突然眉头一皱,心想现在我要说出这第三条非吓死你不可。想到此处便随口答了句:“现在说这第三条还为时尚早,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吧!”。“这幽冥鬼火已经在你手上,以你千年的法力就是硬抢我这凡人之躯还敢阻拦不成么?何必多此一问呢?至于这偷元化形之法,卢......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十一回 南蛮子憋宝

    正在卢一天猜测此人欲意何为之际,海河水面一翻花儿从水里晃晃悠悠上来一物,月光照射下依稀可见居然是一只井盖儿大小的金色乌龟。金龟缓缓爬上河岸,开始望着月亮吐纳起来,一呼一吸阴阳之气循环罔替,六次吐纳之后还冲着月亮点三下头,卢一天顿时看明白了,这是“王八拜月”吸取月亮精华。那不伦不类......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十二回 绿毛龟之死

    这“南蛮子”也是混迹江湖多年之辈,见事不好一个上步闪身躲过了棍子,顺势使了一招“犀牛望月”手中的烟袋锅直奔卢一天打来。卢一天见暗算“南蛮子”没有得手,对方反应极快原来是个“练家子”,心中一沉。卢一天虽然平时闲暇的时候也练两下,可他的功夫绝对是不在二五眼以上也不在二五眼以下,正好二......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十三回 海眼不是空的

    上一回说到,绿毛神龟气性太大居然自*焚而死,三岔河口的海眼空了。海眼一空,四海之水必然会水淹津门,这可急坏了卢大少爷。此时,杜小仙却并不着急,神情自若的问了句看似无关的闲话:“公子,今天是初几?”“初七,己亥日。”那时,虽然洋人已经在天津卫横行霸道,但是公历年月日的时间运算方式还......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十四回 海饕餮

    此时,杜小仙儿已经跟那来历不明的蛇头恶斗起来。杜小仙儿依然是幻化出了那阵模糊飘逸的白光把蛇头包裹在其中。蛇头也不甘示弱,一张大嘴不停地撕咬着白光,暗红的芯子所到之处白光就是一道口子,待蛇头想挣脱而出的时候,那白光却又抚平如初了,看起来一时半刻分不出输赢胜败。正当卢一天进退两难之时......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十五回 被附体的刘铁嘴

    这刘铁嘴今天可是与以往不同,不仅举手投足快如闪电而且二目通红闪烁着金光,那“狮子吼”的功力也是比平时提高了几百倍,一语即出震得人骨膜生疼,海河水都快倒流了。只见他上嘴唇翻得盖住了鼻孔,下嘴唇压住了下巴,胸脯起伏之下一个“嚯”字呼出,眼看着平空就起了一道气浪,和饕餮的吸力撞到了一起......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十六回 老太太出事了

    一觉醒来,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睡眼,卢一天心念稍稍一动,几天前的奇遇就像放电影一般浮现在眼前历历在目,真是错综复杂惊险离奇,总算是从阎王爷眼前转了一圈又侥幸跑回来了。心中一阵阵的后怕,卢一天再也不敢多想,随即单手一撑翻身下床。这轻轻地一翻身竟然五米多高脑袋差点碰着房梁,惊骇之余就顺势......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十七回 巧遇五花娘

    “我现在急着去娘娘宫,你要是实在着急问就跟着来,咱们路上说。”卢一天肩膀一抖甩开刘铁嘴就跑了下去。刘铁嘴追了两步就看不见了卢一天的影子,心中狐疑这卢大少爷跑得也太快了,这还是人的速度么?好在知道目的地是哪,他也就不再着急,肥胖的身躯扭动着朝着娘娘宫方向跟了下去。放下刘铁嘴埋头追赶......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十八回 娃娃大哥成精

    小翠等众下人见老太太没有拒绝,也不敢跟随,就在茶馆外的空地上站定了,一边等候一边歇歇腿儿也落得清闲。可是谁也没留神,那要饭的小男孩儿也一瘸一拐的跟进了茶馆,孩童的身躯却没有一丝的顽皮隐约还带着一股怨气。这小叫花子或许是看准了卢老太太是乐善好施之人,五花娘和老太太喝了半碗茶的功夫他......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十九回 算天星

    娃娃精虽说修炼有成,但是对于红绒绳仍然是心有不甘,得知东门外媒婆五花娘常常接触各家各户的妇女。这才登门拜访,想托五花娘促成此事。可五花娘忙于一件大事,一直没有用心去办拴红绳之事。一来二去,娃娃精心生怨恨,便经常在五花娘保媒之时搅局捣乱,二人冤仇越结越深。今日,茶馆相遇更是大打出手......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二十回 数奇门

    “呵呵,公子,请坐。”算命瞎子呲着一口黄的像玉米粒儿一样的牙,做出了个难看的笑容。卢一天走到卦摊儿近前,坐到了八仙桌前的条凳上急忙问道:“先生既然知道我有难事,就请给说个破解之法吧。”“不急不急,小老儿既然敢自称算天星就必会给你一个说法,只是这卦礼。。。。。。”瞎子原来是个贪财之......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二十一回 刘铁嘴跪山门

    上文书说到,披发仙人与嫦娥飞到燕国长城上空互相发誓。只因这两句誓言,嫦娥投胎便转世为孟姜女,而披发仙人就是她的夫君万喜良。后一世,二人真的是夫妻一场,一个被秦始皇堵了城眼,一个哭倒了长城投入大海自尽。孟姜女与万喜良死后入地府轮回,阎王知他二人都是神仙下凡,劫数满后还是要回到天上位......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二十二回 藏书阁二妖斗嘴

    想起算天星所说,卢老太太已得贵人相助脱离危险,眼前又是这五花娘将老奶奶送回家中,卢一天认定五花娘便是那贵人无疑。心中也知道,老太太此次脱险必有蹊跷之事,随即将五花娘带到了后院藏书阁中详细询问。“卢家藏书阁果然名不虚传啊,不知有没有我们媒婆这行当的典籍呢?”五花娘本是庸脂俗粉,哪里......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二十三回 驴市口

    五花娘正说在兴头上,咽了口唾沫接着说:“老夫人真是福源深厚吉人自有天相,危急时刻天上飞射下一道金光,我功力太浅看不清金光为何物所化,只是感觉隐约有神龙之气。那老虺精与金光碰了几下,自知不敌便放弃了追杀逃走了。金光也随即消失,我也就背着老夫人回到了家中,这就是事情的原委,我可是一点......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二十四回 夜收駏驉

    五花娘虽说是妖精,但是腾云驾雾缩地成寸这些玄门高深法术还是不得而知,想去三百里外的蓟州盘山,自然是要先到“驴市口”雇脚力的。这五花娘一路沿着南大道出了西城,走到南头窑大街交口处,眼看转个弯就到“驴市口”了。突然,身边劲风响起,一条黑影嗖的一声与她擦肩而过。咱们上文书说过五花娘乃是......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二十五回 误撞日本浪人

    上文书正说到五花娘“想吃冰就下了雹子”,在“驴市口”夜收了駏驉神兽一路赶往蓟州盘山挂月峰。正走到北大关外的时候,忽然察觉身后有人跟踪,回头观瞧发现了一辆“胶皮”。“胶皮”就是人力洋车,最早是清末由日本传入中国所以叫“东洋车”,BJ叫“洋车”,SH叫“黄包车”,GD叫“车仔”。刚开......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二十六回 海光寺

    正低头琢磨着,后面又跑过来俩个子稍矮的日本浪人,扶起了先前摔倒的那个鬼子,几个人看了看卢大少爷,叽哩哇啦一阵日本话,居然跟卢一天擦身而过继续赶路了。这回卢一天可真的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今天这些小日本儿改脾气了?正当狐疑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卢少爷,诶!卢少爷!您......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二十七回 花姑娘遇险

    日本鬼子盯上了花姑娘,这煮熟的鸭子哪能让它飞了呀。三个日本浪人发觉前面的花姑娘脚步加快,顿时意识到她可能是要逃跑,眼看来到了海光寺宪兵队门前,已经是日本人的管辖地界,自然是有恃无恐。三个**色胆包天,稍微嘀咕了几句就朝小姑娘扑了过去。民国二十年前后,大部分女人还是缠足的,今天这位......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二十八回 火眼狻猊

    上文书说到,几个日本鬼子剑拔弩张,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卢大少爷,正在千钧一发之际,海光寺日本宪兵队着火了!海光寺一时间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日本兵见老窝儿走了水,赶紧呼喊着往回就跑,把卢一天和几个日本浪人亮在了当场。本来身陷重围的卢大少爷,看到日本兵撤走,心中暗道“天助我也!”,赶紧使......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二十九回 七十二沽分水牌

    无意中环视四周,突然发现墙子河中一道刺眼的光芒闪耀,卢一天心中疑惑赶快跑到近前,仔细观瞧。此时的墙子河刚刚被狻猊洗了火眼,河水被蒸发了不少,退出了一大片湿腻的河岸来。就在这刚刚显露的河岸中,有一物晶莹剔透在烈阳照耀下闪烁着五彩的光芒,走进一看,原来是一个小小的白玉牌子。卢一天施展......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三十回 齐蛤蟆吹铁管儿

    大清《天津县志》中记载,天津卫有混混儿青皮名康八太爷,此人是个江洋大盗,轻功了得擅使双枪,枪法极准。在京津两地做了不少大案杀富济贫,当时京城九门提督属下五房六司的捕快惧其武艺、敬其为人,所以康八太爷十几年逍遥法外。后来,这位爷居然劫了“皇杠”,官家请出了武林名宿形意拳天下无敌的尚......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三十一回 刷门脸儿

    乞丐锅伙儿的“刷门脸儿”可不是用油漆粉刷大门,那叫装修。他们的“刷门脸儿”是“小鸡儿尿尿,另走一路”,为了整治为富不仁“根毛不拔”的人家,乞丐们到茅厕弄来一桶屎尿,往大门上一泼,要是赶上三伏天大太阳一照,那味道——绝了,保证恶心得你,就是龙肝凤髓摆在眼前也吃不下去了,这叫“刷门脸......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三十二回 要饭的不在下九流

    这些典故卢一天是知道的,乞丐确实不在下九流。这要从乞丐的祖师爷说起,有人可能会说丐帮的祖师是北丐洪七公他老人家,一套打狗棒法加上降龙十八掌威震江湖。那我只能说,您是金庸的小说迷。实际上乞丐这一行当供的祖师爷叫范丹。有一段老《太平歌词》叫《太公卖面》,有几句是这样的“石崇豪富范丹穷......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三十三回 刘四海威震老西开

    第二十三回刘四海威震老西开“妈的,躲远点!闪开,闪开!”“活腻歪了?滚!快你妈滚!”“海爷来了!海爷来了!”几声咒骂突然响起人群一阵混乱,几个乞丐东倒西歪的摔倒在地,众人往两旁一闪让出了一条道儿来。顺着刚刚让开的道儿,跑进来两个混混儿,之所以一看就知道是混混儿,是因为这二人撇叱拉......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三十四回 孟瞎子没气儿了

    上文书说到,齐蛤蟆不知天高地厚跟刘四海叫板,大腿被捅了个窟窿立刻服了软儿,抽身想走。呵呵,你想走,海爷这回还不让了。刘四海叫住齐蛤蟆,直吓得齐蛤蟆出了一身的冷汗。“你叫齐蛤蟆?”“是。。。。。。是兄弟们给面子,给我起的绰号。”“诶!这外号起的,还真你妈好,你他吗就是只癞蛤蟆,没多......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三十五回 云罩寺

    “哎呦喂!我说刘先生你真是吓死人不偿命啊,我还以为孟瞎子诈尸了呢!”一句话脱口而出,卢一天心中立刻后了悔,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这下跟孟瞎子的尸首是想摘也摘不清了。刘铁嘴看着卢一天紧皱的眉头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卢公子你真以为这孟瞎子死了么?他骗得了你,可逃不过我的法眼,金、......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三十六回 降龙木

    “师傅,徒儿这条跛腿实在有些走不动了,难道治腿就非要来这盘山绝顶么?”小童子面露疲惫埋怨着。老和尚抬头看了看云罩寺,对着小童子说:“我已经用飞行之术带你到了半山腰,才走了这么几步你就受不了了?要练惊人艺,须下苦功夫,你这么偷懒可不行啊!”说着眼中金光一闪,压低了声音继续说:“再说......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三十七回 佛灯之火

    “那就有劳小师傅了”二人紧跟其后,老虺精心中暗自窃喜,这就算成功的混入云罩寺了。二人被安排到了厨房旁边的跨院禅房里,到禅房不久,果真有知客僧送来丰盛的斋饭,二妖吃饱喝足就开始商量如何夺取云罩寺之事。“明日,我就拜访本寺方丈,同他斗法,以他凡夫俗子的修为肯定不是我的对手,那时你就趁......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三十八回 二救五花娘

    上文书说到,娃娃精运足了五百年的道行要拔降龙木,山路上突然跑来两个人,一位正是梅花树成精的媒婆儿五花娘,另一位是个拉胶皮的车夫,从北大关外就一直跟着五花娘。五花娘在驴市口夜收了駏驉神兽为坐骑,一个拉“胶皮”的车夫怎么能跟得上日行五百里的駏驉呢?而且还一直跟到了盘山绝顶,这就令人匪......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三十九回 娃娃大哥被镇舍利塔

    蓟州盘山挂月峰上,老虺精正要生吞千里独行犆,如果吕二傻子真的被他吃了,那地隐化形为蛟的龙气就凑足了。千钧一发之际,天上一道金光射了下来,正砸在老虺精伸长的脖子上。老虺精疼得一声怪叫,收了真身变回驼背老和尚的模样,一屁股坐在地上伸手一摸,脖子被砸出了一道血檩子。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四十回 宝贝儿,尿

    龙生九子的负屃急中生智出奇招,用舍利塔镇住娃娃精,老虺精见势不妙跳了山涧借水遁逃走。这一逃,就逃到了兴*隆县境内,崇山峻岭之间有一潭黑水名叫“黑龙潭”,里面有个修炼千年的妖精正等着他了。可怜娃娃精被定光佛舍利塔这一压就被压下去两百年的道行。后文书张宗昌手下的大军阀孙殿英驻守渔阳古......  阅读全文>>
  • 《津门怪志之混混儿论》第四十一回 九河下梢尽是阴阳水

    孟瞎子无可奈何拉开了话匣子,一字一句的说起了这块分水牌的来历。要说这七十二沽分水牌,就要先从TJ卫何时有的七十二沽说起。嘛是沽呢?据说“沽”字是古时候北方少数民族的语言,称河流为“古水”,后来古水两个字合为“沽”字。到了后世,当地的老百姓把水边的村落也叫做沽。汉朝以前,TJ这块地......  阅读全文>>
本栏推荐